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十七章 过河拆桥
    一行人回到家,沈庄氏忙指挥李氏和杨氏去做饭,李氏还好点,毕竟早上她是故意去得迟点,只干了半个时辰的活。杨氏虽然是一边干活一边偷懒,她哪儿吃过这些苦啊,就是这样也累得不行,心里真是苦不堪言,但她有心在沈庄氏面前卖乖,一直以来都是乖巧听话的,这会儿不干就前功尽废了,所以也暗自忍了,心里祈求自己的大哥早点让人带口信来。

    做饭期间沈老爷子和几个男丁也不能马上休息,他们还要将拉回来的稻谷脱粒,再拿去晒谷场晒,当然这中午休息时间也干不了多少活,但沈老爷子是勤劳惯的,能干多少便多少。

    直到吃午饭,大家休息了半个时辰又开始忙活。沈承耀留下来脱粒,这活计比较辛苦,也都比较难,沈家除了老爷子,就只有沈承耀和沈承祖做得好,所以都是他俩轮流去做的。

    新收割的稻谷最好尽早脱粒然后摊开来晒,不然水汽重很容易出芽。

    下午割了一会儿,沈玉珠和沈宝儿都直嚷着头晕,晓儿见她们面色正常,眼珠乱转,哪有头晕的样子,分明是想偷懒。老头子也看出来了,但没说破,只是虎着脸叫她们回去休息。沈庄氏也说累得不行,回去休息下,晚上做好饭等大家回去吃。沈老爷子想着老妻年纪毕竟也大了,平时也少忙活,都是指挥儿媳干的,一下子干这么重的活,估计真是受不了,便应了,而蓝氏也借机说要扶沈庄氏回去,几人便相互搀扶着走了。

    下午的收割是越割越凉快的,所以割到天齐黑,沈老爷子才喊停。沈老爷子觉得自己还能再割一会儿,自己今年感觉比往年带劲多了,但天黑了,看不清,才作罢。

    回到家,饭菜已经做好了,热水也烧了两大锅,沈老爷子心下满意: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回到家,求的不就是马上有口热饭吃,有桶热水洗个澡,就这么一点温暖。恕不知几人是再也不想下地去受罪了,所以在家表现得好好的,为的就是以后不用下地。

    果然,吃过饭,沈老爷子便发话,明天她们几个早上去割一会儿,太阳出来便回家准备饭菜,下午就不用去了,时不时去晒谷场翻翻稻谷就行。

    几人听了心中一喜,李氏则暗暗后悔,想着明天也有样学样。不过沈老爷子没给她这样的待遇,只是让她去树荫下休息会再割。

    晚上吃过饭,其他人洗过澡便早早就睡了,只有沈老爷子,沈承耀和沈承祖还在晒谷场干着脱粒的活计。晒谷场也是热闹,很多村民都在脱粒。活儿干了一半沈承耀两兄弟便劝沈老爷子回家休息,剩下的他们干完就行。沈老爷子也是累了,便应了,两人一直到子时过后才忙完。期间晓儿用空间水熬了一锅粥送过来给他们补充体力,去问沈庄氏拿米熬粥时还被刁难了,还是沈老爷子开口才有米。晚上沈承耀留在晒谷场守夜,夜里晒谷场得留人守着,世上所有地方都会有那么一些鸡鸣狗盗之辈,或者贪小便宜的人,这是免不了的,所以家家户户都会留人在晒谷场守夜的。

    如此又过了两天,第三日沈老爷子他们下地回来,已经很晚了,家家户户饭菜飘香,让他们一行人更是饿得肚子咕咕直叫。个个都不自觉加快了回家的步伐,谁知道回到家冷锅冷灶的。沈庄氏和沈玉珠,蓝氏和沈宝儿都在睡觉,这几天太累,她们都睡死了。

    沈老爷子气得连指着她们的手指都抖个不停。直让她们明天一起下地,干脆大家一起回来后才做饭。本来就是一大家子最后一个秋收,他还想着全家一起干个活,给人留个团结一致,和睦友爱的印象,这一个两个都不配合!真是气死他了!

    沈庄氏见老爷子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反驳,只能将气撒到蓝氏身上。蓝氏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真的恨不得马上就收拾包袱飞回镇上。

    前三晚,沈承宗三兄弟都守过夜了,今晚轮到沈承光守夜,第二日醒了,发现被偷了两麻袋稻谷,气得沈老爷子头顶冒烟。但又不好在人前发作,毕竟大孙子以后是当官的,得给他爹留点面子。唯有自己忍下脾气,苦着脸更加卖命干活仿佛能将丢了的稻谷收割回来。

    一家子下地干了一会儿活,蓝氏苦苦盼着的人终于出现了,来人说蓝氏的大哥临时有事得去一趟县里,不能继续帮忙看顾铺子,让他们明天务必赶回镇上。

    沈老爷子听了后,下午就让大房的人回镇上了,反正他们也干不了多少活,捣乱倒还行。他都还没从被偷了两袋稻谷中走出来,他们走,眼不见,心不烦。

    如此又忙活了三日,二房家的地也收完了。傍晚回家的时候李氏走着走着突然崴了脚,还得沈承宗背她回家,晚上洗澡的时候沈承宗又跌了一跤,说摔着腰了,起不了床。二房一家人,不是这痛就是哪伤的,到了第二天更是没一人起床下地去干活。沈老爷子气得不行,沈承耀和沈承祖也有点失望,倒也没多气,都习惯了,只让沈老爷子在家休息,他们去收就行,沈老爷子没答应,也跟着下地了。

    晓儿更是那个后悔啊,早知道前几天就不去干活了。吃过一次亏,她绝对不会有下次。

    沈景睿和沈景灏则气得恨不得将之前的收的粮全种回去。

    今天先收沈承祖家的地,因为他家的地比较靠近村,分家时,沈承耀特意选了离家最远的最差的田地,也是想着将比较好的留给这弟弟。

    第二日天快亮时居然下起了大暴雨,晒谷场的人忙将一袋袋的稻谷搬去祠堂。晒谷场就建在祠堂门前,这也是预防下雨,粮食连个遮雨的地方也没有。

    雨下了一夜,第二日照样在下,只是没那么大,或间歇停一阵子。沈承耀和沈承祖昨晚担心得一晚都没睡,第二日起床冒着雨也去收割,沈老爷子本来是想着一起去的,但两兄弟这回说什么都不同意,万一沈老爷子因为帮他们收割病倒,那他们都会后悔死的,沈老爷子才作罢。

    晓儿和景灏也没能跟着去,景睿说自己是长子,年纪也不小了,硬是要去,沈承耀掰不过才作罢。

    既然不用下地,晓儿也没打算闲着,她想着按沈庄氏那性子,估计也是不再会准备他们的饭菜了。昨天二房一家没去收割便让他们自己吃了,现在沈老爷子也没去,估计连他们的饭也不会再管了。

    她让景灏照顾好只有三岁的堂弟景杰,自己则去刘氏放银子的地方拿了一百文,趁着雨停了先去镇上买点米,回来后又上山看有没有野鸡,野兔。

    还真是幸运,没走多远便抓了两只野鸡,最近秋收,上山的人少,而雨又下了一个早上,山上的鸡也是刚出来觅食。好倒霉就让晓儿碰上了。

    晓儿抓了两只鸡便走了,天阴沉沉的,估计又要下雨。果然半路又下雨了。

    回到家上房已经吃过饭了,二房的人也自己做了饭吃了。景灏和景杰在西厢房的厨房正在烧火,锅里正烧着热水。

    看见晓儿回来景灏很高兴:“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和景杰烧了一锅热水,你先洗个澡?”

    晓儿摸了摸俩人的头:“灏儿杰儿真乖,姐姐先不洗,我抓了两个野鸡,姐先把鸡杀了,把饭做了,爹和四叔四婶他们该回来了。”

    晓儿回房间将湿衣服换下来,重新穿上干净的,然后又来到厨房将鸡杀了,景灏和景杰想帮忙拔鸡毛,晓儿便切好了一些姜丝,放在瓦锅里,加入空间水,让两人在小炉子里熬姜汤。

    自己则将鸡杀好,剁好,又将米下了锅,让景灏看好火,然后又去菜园子摘了一些小白菜和黄瓜回来,洗干净。这时饭差不多熟了,便让景灏退了火,让余温将饭焗好。

    她打算做三个菜:栗子鸡,蒜蓉小白菜和鸡杂炒黄瓜。

    菜做到一半,沈承耀他们便回来了,几人都是全身湿透。晓儿让他们先去洗澡:“爹,四叔四婶,哥,你们先去洗个澡,水景灏好景杰都烧好了。他们还熬了姜汤,你们洗完就喝碗姜汤,去去寒气,然后再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