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十八章 抢收完毕
    沈承耀见晓儿自己就能做好饭菜,心里又是欣慰又是心痛。卢氏本来还打算回来再做饭呢,谁曾想,晓儿一个半大的孩子也能将饭做好,两小的也知道烧水,熬姜汤,心里也是挺感动的。这个家有些人真的连孩子都比不上。

    几个大人也赶忙洗过澡,换过衣服出来吃饭。本来以为晓儿能煮熟那些饭菜便算好,没想到能吃到如此美味的饭菜。

    大家饿极了,都大口大口吃起来。刘氏和卢氏在沈家两人的厨艺算是好的了,但今天卢氏都有点自卑了,自己做的菜居然连一个小孩都不如。

    “晓儿,你这是第一次做饭吧,你娘真是教导得好,这饭菜做得比四婶都要好。”

    其实在调味料有限的情况下,菜能这么好吃当然靠的是空间水,那栗子是空间里种的,那小白菜和黄瓜也是晓儿借去菜园子摘菜,从空间里偷偷掉包了的。做饭的水用的也是空间水,能不香吗。

    “真的好吃吗?那以后多做点给四婶吃。”这时晓儿只能说一些小孩子得到认可都很高兴的话来糊弄过去了,第一次做饭就能做得这样好也是有点反常。幸好原主以前就经常帮刘氏做家务,没少看刘氏是怎样做饭的,刘氏也会时不时提点几句。

    “那四婶可是等着哦。”卢氏高兴地应道。

    “好吃,比你娘做的还好吃!”沈承耀边吃边点头。

    “爹是嫌弃娘做的饭菜不好吃吗?娘回来我要告诉娘!”晓儿开玩笑道。

    “爹哪有说你娘做的不好吃,你这孩子还学会了告状了!”其他人听了都笑了。

    几人有说有笑的将饭菜吃个清光。

    吃过饭,力气都回来了,几人连再坐一阵都不肯又下田抢收了。昨晚下了大风雨,将禾苗都吹倒了,谷穗都掉在田地上,如果不尽早收割,很快就会在地里出芽了,白白浪费了粮食。

    三姐弟在家也帮忙干着脱粒的活计,虽然慢,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样脱粒真心累,等下一季收割水稻,她一定得将脱粒机设计出来。

    晓儿将炕席卷起,将脱粒的稻谷放在炕上烘干,虽然她有空间,可以放在空间里,那就不用担心发芽,但有个办法烘干稻谷表面的水分,到时再将其他拿进空间晒干,这样沈承耀问起都有理由应对。

    炕这个东西,其实也是沈老爷子的爹,也就是沈老太爷从北方逃难过来,后来在这落地生根,冬天冻得受不了才建的,以前这里的人都是睡木板床的,但冬天穷苦人家,被子都不多一床,实在太冷了,便渐渐都改用炕了,毕竟柴上山砍就有了,有把力气就行,不像棉被棉衣得花银子去买。沈老太爷也是靠这手艺养家糊口的。

    沈承耀,沈承祖和卢氏白天在地里抢收,晚上又要脱粒。如此又忙活了四天终于将剩下的两家八亩上等田,四亩中等田的稻谷收完。天空这时终于放晴了。下了三天雨,对地里的庄稼肯定有影响的,晓儿家的因为收得最迟,所以有一部分都出芽了,幸好并不多。

    收完稻谷再收旱地里的花生,玉米,红薯,沙地的黄豆,芝麻。这时晓儿几个小孩也来帮忙,晓儿才发现这里的耕种方法有问题,红薯对土地的要求不高,应该将红薯种在沙地里,芝麻种植的土壤应该是地势高燥、土层深厚、土质松软、土壤肥沃的地比较好,下一年得改改。

    李氏真的算计得很精,本来沈老爷子和沈承耀都说先将田里的稻谷收了,再收地里的庄稼的,但李氏不肯说还是一家全收完再收第二家的,免得到时后弄乱了,又要重新分,然后收完自己一家就借故溜号。

    不过吃一垫,长一智。对于沈承耀和沈承祖两兄弟来说未必就不是好事。世上有很多人可以无条件去帮助别人,不求回报,但里面不包含算计和故意占便宜。任谁被算计多了,都不会再被你牵着鼻子走的,只会远离你。越是心善的人,越是将心比心对人。对自己好的人,他对对方一定会更好;对自己只是想着算计和占便宜的人,动机不纯的人,他不会同样算计你,只会对你远离,而你不知道的是让这样一个人远离你就是最大的损失。

    天晴后,晓儿和另两个小不点也跟着下地帮忙拔花生了。三岁的景杰帮不了什么忙,但他自己在地里找乐子,也不会让大人担心,阻碍到大人干活。

    前前后后加起来忙了差不多一个月,终于将地里的庄稼全部收完。但还没完工,还要晒干,脱粒,入仓。沈承耀和沈承祖两夫妻熬得瘦了不小,也黑了不小。这还是在有晓儿空间水帮助下才这样。有些人因为冒雨抢收都病倒了,幸好村里住着个罗大夫,医术高明,收费又便宜。

    刘氏也已经出月子了,沈承耀打算去接她回家。自己刚提出来,几个孩子也想跟着去。沈承耀想着几个孩子也还是过年的时候回过外婆家,便答应了。

    沈承耀套好牛车,一家子便开开心心地往县城的方向赶去。刘氏的娘家刚好与镇子相反放向。反而靠近县里。所以他们村的人一般不来镇上赶集,都是去县里的。

    牛车在晓儿觉得自己快被摇散架的时候,终于到了桂树村,景灏率先跳下牛车,往外婆家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外婆,我来啦。”

    刘氏的娘家在桂树村的村尾,靠近官道。刘氏的娘刘林氏在屋里听见了,忙从屋里出来,见真是女婿带着外孙来,很是高兴。接住一头往自己怀里冲的景灏:“哎呦,我家景灏一个月不见,好像长高了。”

    “真的吗?长高了?难怪我觉得我的裤子短了。”沈景灏听了很是高兴,他很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那样便可以帮爹娘干更多的活,他们便不用这么辛苦了。

    沈承耀也下了牛车:“娘,我来接敏玲回家的。这段时间麻烦你了,”一边说一边卸下牛车。

    “说的是什么话,自家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姥娘。”沈景睿和晓儿也跳下牛车跟刘林氏打招呼。

    “哎,姥娘的乖孙,渴了吧,快进去喝点水。”刘林氏将沈承耀手中的绳子接过来,将牛牵到后院系好绳子。

    沈承耀将牛车推进院子里,然后将车里的东西搬下来,沈承耀带来了一袋新收下来的五十斤稻谷,五十斤花生,十斤黄豆,一斤芝麻,两斤板栗干,这还是晓儿之前从山上摘的,刘氏之前在家时担心吃不完,自己在床上躺着也没事,便将剩下的剥了壳和外衣,将里面的板栗晒干了来保存起来。

    这时晓儿的舅娘谭氏和刘氏听到动静都走了出来。一家人自是亲亲热热的打过招呼。

    沈承耀将带来的东西搬到厨房,刘林氏和谭氏都直说不用带这么多东西过来,太破费了。

    “这都是家中新收下来的新粮,都带了一些过来给娘,大哥和嫂子尝尝。不用花银子的。”以往没有分家,每年过年沈庄氏也就给个20文他们准备年礼,而且一年到头,也就过年才能送,但自己的丈母娘从来没甩个面子,他都觉得很愧疚。今年自己分家了,便多带了点东西过来。

    听到不用花钱,刘林氏才放心,而女婿有心,她也是很高兴的,倒不是贪这点东西,而是那份心意,而这也间接说明他对刘氏的重视。这才是她最高兴的。

    刘林氏也是苦命的,成亲三年都没有所出,受尽了婆婆的冷言冷语,磋磨使唤,各种刁难。后来婆婆给自己的丈夫抬了个平妻进门,一年就生下了长子,她更是过着丫鬟也不如的日子。后来总算怀上了相继生下晓儿的大舅刘敏鸿和刘氏,但都被人使唤惯了,而一家子人也使唤惯了,刘林氏也是软绵性子,便连儿子女儿都跟着过苦日子。直到刘老爷子过世,被平妻静身扫地出门,还是靠谭氏的娘家借了一间以前的老屋给他们才有地方容身。后来刘敏鸿就到县里的木材铺做学徒做了好十几年,每个月由几十文到现在的五百文,日子才渐渐好过了点,但因为家中没田地,只靠开荒开了两亩地,所以日子其实依然艰难的。

    舅娘给几人都端了碗水,沈承耀喝过水,便抱着差不多一个月没见的女儿逗弄着,半天不愿撒手。刘氏也由着他,自己则去帮嫂子做饭去。

    景睿,景灏则跟着双胞胎表弟刘志文和刘志武去河边钓鱼。晓儿被自己的表姐刘静姝拉着去摘枣子吃。晓儿外婆嫁的门前种了一棵枣树,今年结的果,又大又甜。

    晓儿想去钓鱼呢,顺便偷渡点鱼进空间:“表姐,我想去河边捞鱼,我们回来再摘枣子吧,我哥爬树可厉害了,让他爬上树摘。”

    “原来你也是个泼皮猴,行,咱们先去钓鱼。”刘静姝是一个性格很爽朗的女孩,今年14岁,样貌清秀,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像天上的月亮。平时文文静静的,但玩起来也是很放得开的,该怎样形容她好呢?晓儿想到了一句话:静如处子,动如脱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