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十一章 赶集
    刚刚分家,很多生活用品都不齐全,而镇上逢四和十的日子便是集日,这是小集;大集是在县里的,逢二和八日是大集。

    今天是十月初八,正好是大集,沈承耀一早就套好牛车,带上三个强烈要求一起去赶集的小不点往县里去。现在天还没大亮,十月早晨的天气已经很凉了,大概是这个年代没有污染,没有温室效应,所以晓儿觉得这时候的天气要比前世同样时候的天气冻多了。

    三小孩坐在牛车上,都穿着旧得发白的棉袄,冻得瑟瑟发抖。晓儿决定呆会儿说什么也得买新布,做件羽绒服。

    刘氏忙拿出一条棉被,将三人裹住:“不让你们去,偏偏要去,将被子裹好,别着凉了,到了县里要跟紧你爹,别到处乱跑,走丢了,被拐子抱走就见不到爹娘了。”

    “娘,我们知道了,你快回屋里吧,外面太冷了,我会看好弟弟和妹妹的。”景睿拉紧被子的两角,催刘氏回屋。

    “孩子他娘,放心吧,我们出发了。”沈承耀甩了甩牛鞭,牛车便缓缓前行了。

    到了县城,天已经大亮。城门口已经有很多人排队进城了。沈承耀交了二文钱直接驾着牛车进城。不驾牛车进城是不用交钱的,但一样要交一文钱将牛和牛车放在保管处保管。今天他们买的东西多,晓儿又说坐在牛车上裹着被子没那么冷,沈承耀才驾着牛车进城。

    他们先去了铁铺,他打算多买两套农具,分家时只分了两套,但现在景睿和晓儿都能帮忙干活了,便多买两套给他们用。又在铁铺买了两把菜刀,一把柴刀,一把斧头。铁铺也是有铁锅卖的,还比杂货铺便宜,晓儿觉得家里应该多买一个大铁锅,专门用来烧水洗澡的,用炒过菜的锅烧水,水里总是有一层油,这洗澡不就等于没洗,洗完还满身油。

    沈承耀被晓儿缠得没办法,便买了,200文,想想便心痛。

    在铁铺买完了东西,又去杂货铺买些碗碗碟碟之类的东西。在杂货铺门口,沈承耀让三个孩子先在铺子里挑些碗,他得将家里新收的粮食拿去磨坊里磨。

    晓儿看了一下杂货铺的碗,指着一种质量中等的碗问:“掌柜伯伯,这碗怎么卖?”

    掌柜并没有因为进来的是三个孩子就懒得打理,也热情地招呼:“小妹妹是想买碗吗?这碗三文一个”。

    “三文太贵了,买多一点可以便宜点吗?”

    “买得多的话,可以两文半一个,我家这碗的质量很好而且隔热。两文半,我都是成本价卖了。”掌柜的一副为难的样子,仿佛小了半文就割了他一块肉一样。

    晓儿才不相信他呢:“掌柜的,两文半这不等于没便宜,两文吧。”

    “两文不行,两文这种碗就行。”掌柜指了指旁边另一排碗。

    “那两文半,再送我十个勺子?”

    这掌柜的想,勺子两文钱三个,十个也只是四五文左右,拿货更便宜,便答应了。

    晓儿见掌柜的答应得爽快,觉得这碗两文半一个肯定还是贵了,便指了指旁边的竹筷:“掌柜伯伯,你这筷子都是竹子做的,也不值几个钱,也送我两扎吧。”一扎筷子有10双。

    筷子一扎要三文钱,两扎便六文了,这下掌柜的不答应了。

    “这筷子一扎要卖文钱。不能再送了。”

    “两扎才六文啊,我买这么多碗,你都不送,我到别家去买,你就亏了。”

    掌柜的见一个小孩砍起价来还煞有其事的,碗卖得多,每个就能挣1文半就答应了。而且在县里竹筷并不好卖。

    晓儿沿着店铺走了一圈,发现还有种子卖:“掌柜伯伯,你们这里有什么种子啊?”

    掌柜走了过来,介绍了一些种子,都是些常见的蔬菜种子,自己家里也有留种。掌柜的见晓儿没有兴趣,便指了指另一排架子上放的种子:“那些是从海外带回来的种子,我家东家有船出海,今年新带回来的种子,这两年开放海外通商,很多种子流入来,虽然成功种植了不少,像番薯,玉米,不过依然很多人不敢种,有些人种了也不知道怎样吃,怎样用。而且价格又贵,所以并不好卖,不过这些东西很多大家族都有试着种植。”

    晓儿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自己现在所站的土地属于一个叫闵泽国的国家,根据原主所知道的微薄知识,她猜到这是取代北宋结束五代十国而存在的,太祖皇帝叫上官傲闵。现在的皇帝是建国后第二代皇帝,国号为昊。不过红薯和玉米可不是宋朝就传入中国的,应该是再明朝。历史不知道哪里出错了,现在就已经有玉米和红薯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别人不认识的东西,她作为一个拥有几千年后的灵魂的人认识啊。

    晓儿看着这些种子,说真的,认不出什么来,只认出了番茄和土豆,她决定一样买一小包,回去种到空间里,看看是什么。

    “其实虽然种这些种子会有点风险,但种出来后,如果有用处,那也算是金贵的东西了。到时候拿出来卖,肯定会大赚。”

    “那就承掌柜贵言了。”晓儿也觉得掌柜的说得对,毕竟新鲜的东西很多人都会想拥有,想试试的。

    晓儿又买了一些盐,糖,酱油,菜籽油和八个木盆,八个木桶。景睿景灏见了忙阻止:“要这么多桶和盆干嘛?一个就够啦。家里还有。”

    “一人一个用来洗面洗澡的,共用不卫生。”

    结算的时候,掌柜见晓儿只挑了20只碗,有点傻眼:“姑娘不是说要买很多吗?”

    “对啊,我买了20只碗还不多吗?我家一共也就只有6个人而已。”

    掌柜都无话了,只觉得一群一群的乌鸦飞过。直说:“亏了,亏了。”

    不过既然已经讲好价,他也没出尔反尔,他信奉做生意讲究诚信。

    掌柜结算了一下,一千四百九十文,差十文就两百文,晓儿听了顺手拿起一个二十五斤装的坛子,大方地对掌柜说:“掌柜伯伯,那十文不用找了,再加这坛子,刚好一两半银子。”

    掌柜的无语了,那坛子可是卖15文的,不过他觉得晓儿比同龄的小孩要聪明伶俐很多,很得他喜欢,便挥了挥手算了。

    待沈承耀磨完粮食回来,看见晓儿买了一大堆不急用的东西,都有些傻了:“买这么多木桶木盆用来干嘛?”

    “每个人一个木盆洗脸,一个木桶洗澡,剩下两个洗菜,装水,刚好,不多啊。”

    沈承耀听了苦笑:“这洗脸,洗澡共用一个就行啦。”

    景灏抓紧机会说:“爹,姐姐说公用洗浴工具不卫生,影响健康。”

    景睿也说:“我都说买多了,不过妹妹说她听罗大夫说过这些东西最好分开用,万一有人有皮肤病之类的也不怕传染给其他人。”

    沈承耀听了便算了,反正买都买了:“这样子啊,那就分开用好了,健康更重要。我家晓儿懂得真多。”担心晓儿以为他刚才是在责怪她买了这么多东西,不忘表扬一下晓儿,以示安慰。

    晓儿心里自是领情的,故意撒娇道:“那当然,以后你们都要听我的。”几人都笑开了。

    沈承耀准备再去买点肥猪肉,回去熬油,便回家了。晓儿想到一家人的过冬衣服都是穿了很多年的,一点都不保暖,便说:“爹,咱们去布庄买点布回去吧,很快就要下雪了,衣服都不够暖,棉被也不够暖。”

    沈承耀听了可心痛了,以前每一年过冬天,看着三兄弟姐妹冻得手脚通红,,他都想着一有银子就给几个小孩买一身新的棉衣棉裤。现在有了十两银子,虽然以后等着用钱的地方很多,但他都毫不犹豫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