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十二章 胡管家抓人
    来到布庄,晓儿也知道自家现在的经济情况,便问掌柜:“掌柜,请问有没有实惠点的布,譬如过时啦,受潮了之类的。”

    掌柜见几人都是粗布衣裳,也知道家境不好,正好早上清出两匹细棉布积压了几年受了潮,一匹蓝色有点发霉,一匹白色的则发黄了,便拿了出来:“这两匹布都受潮了,只要60文一匹。原价可是几百文的。”

    这个时代的棉花产量非常低,所以棉布也是很贵的。麻布,粗布就便宜多了但那些好的都要一百多文一匹。

    前世许多穿越女主不都买布头,做头花之类的,晓儿还真在角落看见两袋布头,便问掌柜:“掌柜这布头怎么卖?”

    “你要啊?十文全拿去好了,里面还有两袋。”里面两袋的布要好点,多是丝绸,缎子之类的。这布庄是东城胡府开的,胡府做善事可是出了名的,所以很多时候都会给一些家境差的人提供一点方便。不会要价,甚至有时候会比同行都低一点。

    将东西放在牛车后,几人又去卖猪肉的地方买了十斤板油,一斤五花肉,一根大骨头,出城前,沈承耀又给三个小孩一人买了两个肉包,自己买了两个馒头,在路上吃。

    三个小孩都很自觉,让出一个肉包给沈承耀,就算沈承耀不吃,也没吃,留给在家的刘氏。几人有说有笑的回家,,期间景灏说到晓儿在杂货铺杀价的事,说到杂货铺掌柜见晓儿只买20只碗他却送出去一堆东西,直说“亏了,亏了”时,几人笑到肚子都痛了。

    回到村里,远远就看见家门口围了很多人,沈承耀心里诧异,甩了一下牛鞭,让牛加快脚步。

    晓儿猜到了什么事,和景睿景灏对视一眼,都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

    牛车很快就到了家门口,村里人看见是沈承耀回来了都很自觉让出一条路,让他们通过。沈承耀下了牛车问:“发生什么事了,大家怎么都围在我家门口?”

    “老三回来了啊,你们家最近怎么啦,一直不分家突然又分家,刚分家又卖女儿。”村里一个出名的大嘴巴梅氏拉着沈承耀挖八卦。

    沈承耀一头雾水:“怎么回事?什么卖女儿?”

    梅氏见自家人都不知道更是激起她讨论八卦的欲望:“你不知道?镇上胡家的管家来你家领人,说你二嫂卖了她女儿沈贝儿去胡府做丫鬟。可是你二嫂硬是说卖的是你家晓儿,不是贝儿。现在他们正在为此事争执呢!”

    真是大新闻,嫂子卖侄女,侄女的亲生父母都不知情,更重要是还弄错了,卖了自己的女儿。若不是还想看看事情怎么解决,梅氏都想快点去找她的好姐妹说道说道这事儿。

    “胡说八道,我家晓儿什么时候要去做丫鬟了。”沈承耀听到事情牵扯到自己女儿身上也不客气了。

    “这话可不是我编出来的,是你二嫂自己说的。”梅氏见沈承耀生气了,忙留下一句话就退到后面,找了个人挡着,继续看热闹。

    沈承耀找了一个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兄弟:“大石,你先帮我将牛车赶到村长家,我晚点再去拿东西。”

    林大石应了一声便赶走牛车走了。

    沈承耀抱起晓儿带着两兄弟挤开人群走了进去。

    晓儿一进去就提醒沈老爷子:“爷,外面很多人在呢”。

    沈老爷子这才想起要关上院门来讨论这事,忙让沈承祖去关门。门是关了,但门外的人都没走。爱看别人的热闹是很多人的通病。

    沈贝儿此时正伏在李氏身上哭,李氏也一边哭一边大声嚷:“我没卖贝儿,是胡管家故意骗我的。”

    沈承宗在和胡管家争执。

    沈庄氏也在骂骂咧咧的,说李氏骗她说是二十两,原来是五十两。

    刘氏抱着小妹在抹眼泪。

    沈承耀来到刘氏身边:“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说要卖晓儿去胡府做丫鬟?”

    刘氏抹了一下眼泪:“二嫂将咱家晓儿卖给了胡管家,谁知道文书上写的是沈贝儿的名字,胡管家来领人,她不肯,说文书弄错了,卖的是沈晓儿不是沈贝儿。”

    沈承耀听了怒火中烧,握紧了拳头:“简直欺人太甚!”

    他刚想上前去讨回公道,沈老爷子大吼出声:“都闭嘴!”

    听到吼声,大家都停了下来望向沈老爷子。

    沈老爷子舒了口气才开口:“胡管家,你可以将事情的始末详细交代出来吗?”

    胡管家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当然隐瞒了沈景睿去找他的事。每年胡府都会买新的丫鬟的,但多数都不会在附近买的,都是到更偏远的山村去买。因为胡府的猪肉一般都帮李氏娘家买的,他就对他爹提过最近他要去找几个新的丫鬟的事。第二日,李氏就找上门,对他说自己家孩子多,地少,顿顿吃不了饱饭。她的弟媳又刚刚生了个女娃,又多了张口吃饭,而家中余粮不多了,所以打算卖掉一个女儿。当时他想着李屠户都是认识多年的了,她的女儿应该不会骗自己,便应下了,并交了10两定金。但他做事是个稳妥的,还是让人打听了一下沈承宗一家,知道李氏的女儿叫沈贝儿,当时李氏只说打算卖掉一个女儿,他以为卖的是她的女儿,晓儿是她女儿的小名,而且她的女儿年龄对得上他的要求,所以文书上他就写了沈贝儿的名字。

    说完胡管家就问道:“难道她家的女儿不是叫沈贝儿?沈晓儿是侄女还是女儿?谁家卖人都是亲生父母做主的吧。”

    “当然是侄女了,我可是叫我二伯娘叫伯娘,唤我亲娘才是唤娘的。谁卖人,你便找谁要她的孩子就行了,更何况我们已经分家了。”晓儿大声道。

    “对,我可是绝对不会做出卖儿卖女的事的!”沈承耀将怀里的晓儿抱得更紧了。

    “二嫂,我自问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而且家务活,你说有事做不了让我帮你做的,我也从来没二话都帮你做了。你咋能干出这种事?你咋能问也不问就打算偷偷卖掉我女儿?你的心咋能这么黑?我已经失去一个女儿了,你怎么能忍心让我又失去一个?”说着说着刘氏抱着小妹蹲在地上呜咽起来。

    已经失去一个女儿?晓儿疑惑,但现在没时间追究。

    沈承耀也是想起这事,眼睛都红了,也蹲了下来唤了声刘氏,便没说话了。

    “这事娘也答应了的,她都收了10两银子的定金了,还说会对你们说的。”李氏忙推卸责任。

    沈庄氏听了这话就大声骂道:“你这个黑心肝的婆娘,咱不遭雷劈呢?你自己昧下了三十两,还想嫁祸给我?故意挖个陷井我跳,说成是东城胡府买丫鬟,谁知道是西城胡府买花娘!而且故意在秋收前跟我提这件事,哄我答应你了,然后又忙得忘了跟老三一家说。你这是害我被人截背梁骨!咱家怎么咱娶了你这个丧门星,败家的婆娘呢。”

    “娘,拿银子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可高兴了。你要是不同意,我怎么敢把晓儿卖了。”李氏不管,反正她是咬定沈庄氏了,有沈庄氏做帮凶,到时候老爷子也不能将她怎样。事前就想到将沈庄氏拉下水,现在她银子都拿了,说什么也是辩驳。

    “你这黑了心肝,烂了下水的婆娘,你......”

    “好了,不要吵了,先解决问题。”沈老爷子拦住了沈庄氏。这两人最近天天吵,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场合,他都烦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