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十三章 害人终害己
    沈庄氏气得肺都炸了,恨不得上前撕烂李氏的嘴,听了沈老爷子的话虽然不再骂人,只是用恨不得杀了李氏的眼神看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估计李氏都能死几回了。

    “胡管家,咱们沈家是耕读人家,即使穷得揭不开锅,也不会卖儿卖女的,都是娶妻不贤惹的祸。你看我们按契约赔你银子怎么样?”

    胡管家也是不想将事情闹大,而且他也只是来求财的,按契约来,那李氏就得赔他一百两银子,哪有不应的道理,“行,那你们赔我一百两这事就算了。”

    沈老爷子叫李氏和沈庄氏将银子拿出来。沈庄氏只拿了二十两,李氏只拿了三十两,一共才五十两。

    “还有五十两呢?”沈老爷子问李氏。

    李氏望着沈老爷子手中的五十两很是心痛,诺诺地道:“这是分家前的事,而且当时娘也是答应了的,所以这钱应该由公中出,即使公中不出,娘也应该出一份。”

    沈庄氏听了气得跳脚,气指着李氏厉骂:“你这个臭婆娘,丧了良心的,你这是要我的命啊,这样子害我!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老二,休了她,不然我都要被气死了!”

    “爹,景华他们也是你的孙子呢,现在刚刚分家,我们啥也没置办,样样都等着银子来买,我哪有那么多银子来赔。”李氏也真的哭了,她全部身家也没有五十两来赔啊。

    沈老爷子没出声,他在想怎样解决这件事。

    “我呸,你自己闯的祸,就该自己收拾。没得让人在你后面擦屁股!”沈庄氏呸了一下。

    “爹爹,我的头好痛。”晓儿抱着头喊痛。

    “怎么了,晓儿,头很痛吗?”沈承耀稍微将晓儿抱开点,紧张地将晓儿前前后后查看了一遍。

    刘氏也不哭了,红着眼用手摸了摸晓儿的额头:“晓儿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会头痛?不要吓娘啊!”

    因为晓儿这边的动静,其他人都看了过来。

    晓儿故意摇了摇头,做出让自己清醒一点的样子,然后说:“爹,娘,我想起来了,我之所以会在溪边跌破了头,是因为二堂姐推的,因为我听到二伯娘和二伯说的话,她故意推我的。”

    沈贝儿和李氏听了这话吓得脸都白了,李氏率先反应过来,指着晓儿怒斥:“你这个臭丫头,不要胡说八道,你自己不小心跌倒,就想嫁祸给我家贝儿。”

    晓儿故意往沈承耀怀中躲了躲,弱弱地开口:“我没有,我听到你和二伯说要将我卖给胡府做丫鬟,二伯还说那胡府买丫鬟都是为了调教好再送去聚花楼当花娘的,还听到了你说你们存了二十三两私房钱!”

    “娘,花娘是做什么的?”晓儿故意装作不懂问刘氏。

    沈承耀气得青筋突起:“李氏,以后你不是我嫂子,我没你这么好的嫂子!”

    刘氏将小妹递给景睿,上前一把扯过李氏,扬手就打了一巴掌:“这巴掌是为了你要卖我女儿打的!”

    然后又反手打了一巴掌打在还在吓傻状态的沈贝儿的脸上:“这巴掌是为了你差点害死我女儿打的!”

    然后拿起墙角边的扁担,用膝盖一顶两手一用力将扁担掰断用力扔在地上:“我告诉你们,以后有谁想害我儿女,甭管是谁,我都不放过你!”

    李氏和沈贝儿吓得声都不敢发出来。

    晓儿差点为刘氏鼓掌了:娘亲威武!

    沈庄氏第一次见刘氏生气,都吓傻了,差点以为她拿扁担是要打自己。见她只是掰断扔地上,暗暗舒了口气,然后又想起晓儿的话,好个李氏,居然藏了这么多私房!又开始拉开战火。

    “好啊,李氏,你不但卖侄女,还存了这么多私房,整天吃得最多,干得最少,黑了心肝的臭婆娘,你心机咱这么多,这么毒,你既然这么多银子,你自己赔吧,甭想我出一文钱!”说完又拿回了刚刚拿出来的二十两,这动作她想做很久了,现在终于有借口做。

    李氏这下悔得肠子都青了,沈承宗见自家婆娘,闹了半天还越赔越多不禁急了:“爹娘,你不能不顾你儿子和孙子的死活啊,这么多银子,我们哪里拿得出来,我们都不用活了!”

    “你不要叫我娘,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没心肝的不孝子,你不出,难道要我出?咱们已经分家了,你们闯下的祸,你们自己解决,甭烦我,黑了心肝的。”沈庄氏听力这话怒火中烧。

    “既然没银子赔,那我就拉沈贝儿回去做丫鬟了!不然我唯有报官了。”胡管家见闹了半天,拿出的银子越来越少,也是不耐烦了。

    沈贝儿哭着抱紧李氏:“娘,我不要去做花娘。”

    这胡府招丫鬟实质是找花娘的事从来都是背地里做的事,还没人敢当面说破的,现在被人一再提起,胡管家也是怒了:“要给银子就快点,不然马上见官,一百两,一文也不能少!”

    李氏吓了一跳哭道:“可是我真的没这么多银子啊!”

    沈承宗想起自己抓住了自家大哥的把柄,问他要银子,他肯定得给,便说:“胡管家,我大哥在镇上开杂货铺的,他那里肯定有一百两,我带你去拿。”

    “沈承宗,你敢,你要是敢去你大哥那拿银子,今天我就打断你的腿!你大哥那也没那么多银子。”沈老爷子听了这话也怒了。这忤逆子,居然想拿这事来烦自己的大儿,文儿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呢。

    “爹,我可是知道大哥一个秘密,我去问他,他肯定凑得出银子给我。”沈承宗痞痞地说道。

    “不要烦你大哥,既然这事你娘也有参与,这钱就你出一半,你娘出一半。”沈老爷子闭了闭眼,不孝子,顶趾鞋,无法治!

    “老婆子你拿五十两出来,不够的先从玉珠的嫁妆里垫上吧!以后再补回玉珠好了。”

    沈庄氏听了狠狠的刮了一眼沈承宗两夫妻,但他听老爷子的口气又不敢不拿,一般沈老爷子用这种口气说话,事情就是没得转弯了。

    “剩下的50两,你们也够出了,再多我和你娘也是拿不出的。”沈老爷子转身有气无力地对沈承宗道。他实在是失望透顶。

    晓儿听了沈承宗的话不禁转动着脑子,究竟是什么秘密?沈老爷子和沈庄氏也知道?不然他们应该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她又看了看沈承耀和刘氏,两人都满面疑惑,这是不知道。又看了看沈承祖夫妇都是茫然,看来都是不知道的,难道是自己家的事?

    事情就在李氏也拿出五十两后解决了,后遗症就是李氏不禁让晓儿一家讨厌上,更是让沈庄氏和沈玉珠记恨上,以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沈庄氏但凡有什么活计都使劲使唤二房一家,弄得二房的人,个个苦不堪言。不可不谓一句,李氏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