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十四章 再次上山
    闹完了这一出,已经到晚饭时候了,因为沈承耀买了肉回来,刘氏便包了晓儿爱吃的饺子做晚饭。饺子很香,大概是因为这个时代的猪吃的都是猪草,泔水,没有饲料喂养,没有任何添加剂和激素之类的,所以猪肉吃起来很香,比前世吃起来好吃多了,上辈子她就不喜欢吃猪肉。

    沈承耀和刘氏见晓儿吃得香才放下心来。

    吃过饭,晓儿回到自己的房间进了空间,想起刘氏说的已经失去一个女儿的话,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才知道,原来原主有个双胞胎妹妹,长得和自己倒不是很像,她比较像刘氏,而妹妹长得比较像沈承耀,倒和沈庄氏有点像。妹妹叫沈韵儿,四岁的时候大伯娘带妹妹去镇上的杂货铺玩,弄丢了,后来一直没找回来。小晓儿曾好长一段时间哭住找自己的妹妹,过了一年多才渐渐少了,慢慢长大也就忘得七七八八了。虽然在官府报了案,但在现代很多被拐的孩子都很难找回,更何况通讯落后的古代,这年代很多失踪了的孩子都是找不回来的。一开始沈承耀每个大集都会去衙门问问,两年后也去得少了,不过每次去县里都仍会去衙门问问。

    不知道为什么晓儿想到是蓝氏带妹妹去杂货铺玩被拐了就觉得不妥,而今日沈承宗说的话就更让她怀疑了。事情的始末究竟是怎样的,找机会得问问刘氏。或者妹妹并不是弄丢了也不一定,那找回来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想到一个小女孩四岁就离开父母身边,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经历过什么,晓儿突然觉得遍体生寒,听说双胞胎是有心灵感应的,不知道是否是这样。晓儿摇了摇头,先不想了。

    她将空间里的药材收获了,又种了一些新的。又将空间的稻谷,玉米,麦子和棉花等作物也收了,重新种了些,一小块地种,这几样一共才种了一亩。棉花还是空间花山里取的种子,收获的棉花又大又白。她还发觉空间里的稻谷比现代的杂交水稻产量还要高,想着春季拿这些种子去外面试种。然后又将空间里种的的蔬菜瓜果都收获了,最后将今天买的种子也种了下去。

    “主人,空间里的水稻拿出去种也只能保持一季高产的,在外面收获的种子再种也就变回原来的产量了。”白天适时提醒晓儿。

    “那倒和现代的杂交水稻一样,每年都要配种的。”

    等等,想到杂交水稻,就想到了杂交水稻不但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而且影响全世界。如果能够将现代杂交水稻的培育照搬过来,那也能造益这里的百姓。她记得高中课本有学过杂交水稻的,不知道在这年代能不能找到雄性不育的水稻。在这个物资短缺,生产技术落后的古代,如果能够研究出杂交水稻,也是一大善事了。

    不过这事太大了,不能急于一时,得等机会成熟。

    现在当务之急是赚钱,找财路。

    晓儿出了空间将今天买回来的碎布拿进空间进行分类,并试着做了几朵绢花,几个小荷包和几个动物布偶如流氓兔,米老鼠,小猪,毛毛虫等,里面填的都是空间里种的棉花。晓儿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都挺满意的,等做多点,拿到县里卖卖,试试市场。她做完这些就出了空间睡觉去了,明天得上山找些东西去县里卖,幸好空间里的时间过得慢,出了空间在外面也没过多久,不然一晚上做这么多事,她都不用睡了。

    第二日早上吃过早饭和刘氏说了一声,晓儿和景睿,景灏两兄弟又进山了。再次进山,晓儿走得比上次快多了,她的方向感强,记忆力强,认路的本领又高,很快就走到上次摘板栗的地方。树上的板栗全都熟了,裂开了口,地上都掉了很多。

    “哥,我们这次将所有的板栗都摘回去,然后做成糖炒栗子,后天大集到县里卖,挣点银子好过冬。”

    景睿听到可以将栗子卖了换钱,哪有不同意的,马上放下背篓,打算爬上树去摘。

    晓儿拦住了他:“哥,我们先到处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卖了换钱的,单卖一样东西也太单调了点。”

    “姐,上次那个猕猴桃捂熟了吃起来酸酸甜甜的,挺好吃的,我们也可以摘点去卖吧?”景灏想起猕猴桃的味道口水都流。

    “是可以,猕猴桃还是很多人爱吃的。”前世有些猕猴桃能卖几块钱一个,在水果中也算小贵的,毕竟猕猴桃的个头不大。

    “我带你们去摘!”景灏听见能卖钱很是高兴。大概所有小孩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当自己的提议得到别人的认同时,就觉得特别高兴,而这样的情况多了,这小孩就会越来越自信了,对这个世界也会越来越感兴趣,爱探索更多的事情,人也变得越来越聪明,反之亦然。

    “好,等一下走之前我们去摘,我们还得到处找找还有什么东西能卖钱,找到越多,卖得越多钱。”

    兄弟两人忙点头,是要挣多点钱,有钱好办事。不过景睿要三个人一起找,不能分散太远,怕走丢了,两人都点头答应了。

    三人又往里走了走,晓儿见到许多甘草,就喊上两兄弟一起用镰刀或树枝连根一起挖了起来,并告诉他们这叫甘草,到时候可以卖给药房,并编了个借口说上次见罗大夫挖过自己才知道的。

    甘草的根状茎物入药,灸用治脾胃虚弱,肺虚久咳等症,生用治咽痛,痈疽肿毒,小儿胎毒等。

    一路走过,又挖了一些三七,紫草,鸡骨草,车前草,土茯苓等中药,满满装了三背篓,三人才作罢。晓儿还捉了两只野鸡,一窝野兔,野兔足足有六只。

    晓儿见前面有些金黄色的小果子,想过去看看是什么:“哥,景灏我们去看看那一片野果能不能吃。”她用手指着不远处那一片野果树。

    待走近看见是金樱子,晓儿都有点惊喜的感觉:“哥,这是金樱子,甜甜的,既可以入药也可以酿酒”。

    景灏看了一眼背后的篓筐:“姐姐我们的背篓都装满了”。

    景睿看见满身是刺的果子,心里有点发毛:“这小小的一颗,还满身是刺,能吃吗?”

    “能,把刺擦掉就行了,我见别人吃过。”晓儿看了看三人身后的背篓,待会儿还要摘猕猴桃和板栗,再看一眼眼前的黄果子,决定明天再来摘,后天顺便在县里买些坛子回来酿酒。

    “我们明天叫上爹来一起来摘吧,到时候多带两个麻袋,咱们把它都摘完。”

    两人点头说:“好。”

    比起这长满刺的野果,他们更喜欢板栗,虽然板栗也带刺但都炸开了,敲下来就好。

    晓儿想往东面走走,但景睿死活不肯,说那片树林不吉利,那些树会哭。

    “树会哭?”晓儿想到某种可能。

    “对啊,那些树会流眼泪,大家都叫它会哭的树。”景灏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会流眼泪的树,应该就是了,但这里怎么会有这种树?真是奇怪!不过如果真的是,她就想到一个发财大计了,想到这里晓儿眼睛闪亮闪亮的,这只有面对很大的生意时才会出现。

    这座山真是处处是宝,她下定决心有空得进深山看看,反正她有空间,危险什么的都不怕,更何况她也不是吃素的。

    知道古人迷信,晓儿也没坚持要去看看,身上的背篓有点沉,感觉肩膀都有点痛,两兄弟应该更加痛才是,晓儿决定去将板栗摘了就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