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十五章 找的是谁
    三人找了另一条路往板栗所在的地方走,路上遇到了一只袍子,晓儿果断地用石头砸它脑袋,然后倒霉的袍子华丽丽的晕倒。

    “哗,姐姐,你太棒了,太棒了!”景灏兴奋得直叫。

    景睿也是傻了,他怎么觉得晓儿自从受伤醒来过后,变得越来越厉害了?不过再厉害也还是自己的妹妹。

    而不远处,一位老者带着两个小年,见到这幕,也露出惊讶的神色。回过神来,三人也没打算上前,都转过身换另一条路下山了。

    晓儿若有所觉的看了一眼,见其中那位老者便是罗大夫,另两个小年华衣锦袍的,显然不是村里的人,三人故意避开大概也是不方便,晓儿便装作没看见了。

    而走远了的三人,其中一个少年突然惊叫出声:“我想起了,刚才那三个人里,最大那个不就上次我们再镇上看见那个?”

    罗大夫也是知道沈承耀一家的,前段时间还为晓儿疗过伤:“他们是山下村里的人,那三个小孩倒是乖巧,懂事,比其他村了的小孩好多了。他爹娘也是个好的。”罗大夫对晓儿一家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紫衣锦袍少年听了这话,表情都没变一下,显然不感兴趣。

    蓝衣少年就接地气多了马上将上次在镇上见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之前镇上胡府的人来抓人,李氏卖的是晓儿那丫头,但胡府的人却来抓李氏的女儿,原来是他们弄出来的。”

    “罗大人,当时是什么情况,快告诉我。”蓝衣少年也是个八卦的。

    罗大夫便将他听来的说了出来,末了还加了句:“他们也是聪明的,要是一开始就告诉自己的爹娘,那这事肯定成不了。”

    紫衣男子这时才开口:“大人觉得国师说的是否是他?”

    罗大夫听了这话就沉默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吧。”他在村里这么长时间,也没发觉有什么特别的人啊。唉,茫茫人海找一个人岂是容易的。

    另一头,晓儿和景睿将袍子的四只脚绑好,两人抬着袍子艰难地往山下走。

    “晓儿,板栗明天再摘好了,我们也拿不了那么多东西回家啊。”

    “哥哥,我想吃栗子鸡,咱们摘一点回家吧。”家里的板栗都吃完了,景灏想起栗子鸡的味道口水都流。今天又抓到野鸡,现在摘点回去,晚上就可以吃栗子炒鸡了。

    “那就摘一点吧。”

    结果他们还是将板栗都摘完了,装在一个麻袋里,景灏一路推着这袋板栗让它自己滚下山。

    到了山脚,晓儿接过景睿的背篓,让他回家叫沈承耀来帮忙将东西运回家,要是让他们三个抬回家,他们会累死的。

    沈承耀很快就推着板车来了,看见地上的东西,眉头皱了起来,语气很严肃山:“你们去了深山?”

    “没有,就是比平常进去了一点,上次子轩哥都带我们去过了,说那里也是比较安全的。”晓儿连忙解析,她可不想下次连进山的机会都没了,小孩子就是没自由,什么都得听大人的话。

    “对,我们没有,深山有老虎呢,我才不敢去。”景灏也保证。

    “爹放心吧,我不会带弟弟和妹妹去深山的。”景睿也保证。

    听了这话,沈承耀才松了口气,然后指着箩筐里的草药问:“这都是些什么啊?你们弄回来干嘛?”

    “爹,这是草药,姐姐说可以卖钱的。这是甘草,这是紫草……”景灏指着筐了的草药介绍。

    “晓儿什么时候知道这么多草药了?”沈承耀见景灏说得头头是道,很是意外。

    “我以前见罗大夫采过,问过,就记住了。”晓儿慌撒得面不红气不喘的。

    听了这话,沈承耀也不问了:“这袍子是别人家的陷阱里的?”他担心几个孩子不知道陷井里的东西都是有主的,一般来说,大家都不会动别人家陷井了的东西的。

    “不是,是晓儿一石头丢过去,刚好砸中它脑袋砸晕的。”

    “对啊,姐姐丢石头可准了,那两只山鸡也是姐姐砸晕的。”提起这事,景灏满眼都冒星星,他实在是太崇拜,太羡慕了。

    沈承耀听了就有点意外了,这些动物有多难抓,他是知道的,晓儿居然用石头就砸晕,这也太容易了吧,或者说晓儿也太厉害了,这都能砸中。他看了一见晓儿,还是自己的女儿啊,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难道真的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连这么难抓的猎物都轻松砸晕,还有上次捞鱼也是,这应该是上天给晓儿的福气。想到这,就觉得应该让刘氏到庙里拜拜,添点香油钱,多谢菩萨让自己的女儿大难不死。对,一定得赶快去还神,不然又将晓儿收走怎么办。

    沈承耀没再说其他,赶紧将东西都弄到车里,然后抱他们上车,推着板车快步回家了,他得赶紧和刘氏说说这事。

    将东西放回家,沈承耀又去晒谷场了,刘氏带着小妹在晒谷场忙活。粮食从地里收回来,但后面的晾晒也是需要很多功夫的,所以现在村里家家户户几乎都在忙,忙给玉米脱粒,忙将花生摘下来,忙着晒红薯干等等。

    景灏找了个笼子将兔子一家六口关了起来:“姐姐,咱们把兔子养起来好吗?等以后养得更大,更多,就能卖更多的银子了。”

    “好啊,不过养兔子一定要勤快,兔子的便便都要及时清理,而且兔子吃的蔬菜都要洗干净,晾干水。”

    “要不把野鸡都养了吧。”景睿想到野鸡能生蛋,到时候又有鸡卖又有蛋卖。

    “可是我想吃鸡肉。”景灏听了不乐意了。

    “不是有两只吗?吃一只,养一只好了。”家里都没有鸡,景灏还是想养鸡。

    晓儿见袍子的肚子有点大,她估计那袍子应该是怀孕了:“我们把袍子养了吧,它肚子有点大,不会是怀宝宝了吧?”

    两人听了都望向袍子的肚子,是有点大,但是从来没人养过袍子啊:“这袍子怎么养?”

    “应该是牛怎么养就怎么养吧。”晓儿也不知道,不过她有空间,空间有牧草啊,她是一点都不担心养不活。

    “先养着,养不活再算。”晓儿说完便去翻篓筐里的草药,然后偷偷将空间里的苹果和橙拿了点出来,放在筐底。

    又将空间里的草药偷偷拿了些出来,这一对比差别就明显出来了,空间出品质量杠杠的。

    晓儿拿出两个橙给景睿和景灏一人一个:“刚才你们在挖土茯苓时,我去追野兔时看见了这橙子,把熟了都摘了,吃吧。”

    景睿和景灏拿着橙左看看,右看看,他们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橙,放在鼻端闻了闻,好香,他们都舍不得吃了。

    晓儿没管她们,自己拿出一个,去厨房洗了把刀将橙一开四,就吃了起来。走了一下午的山路,又累又渴。

    景灏见晓儿这就吃了起来,依然不舍得吃掉手中那个:“姐姐,这橙这么大,我们分着吃好了,剩下一个给爹娘,其他的拿去卖钱。”

    “对,这橙长得真好,肯定很好卖。”景睿也舍不得吃。

    晓儿也没去说服他们,以后有的是橙给他们吃,现在舍不得就舍不得吧。

    “好啊,那分着吃吧,我吃饱了,你们吃,吃完果核埋到菜园子了,要是能种出来,以后咱们就有很多橙吃了。”

    景灏听了忙小心地将核吐了出来,他一定会天天浇水,让它快高长大。

    三个人分吃,还有一块橙子剩下,景灏不愿再吃,景睿也只想让给弟妹吃,自己不吃,晓儿想到了景杰:“灏儿,你把这块橙子拿去给杰儿吃吧,还有多拿两个给四叔四婶吃。”

    景灏爽快地答应了,景睿也说:“晚上咱们不是杀鸡吗?顺便叫四叔四婶晚上过来咱家吃饭好了。”

    晓儿觉得两兄弟被教育得真好,兄友弟恭,知恩图报。自己都舍不得多吃一块,但送给对自己好的人就毫不犹豫,还想办法多付出点,这在小孩子中也是难得的,很多时候小孩子都是贪吃,护食的。她都不得不为这两兄弟点赞。

    景睿帮着晓儿的忙,一起杀鸡做饭。傍晚时分,家家户户炊烟四起,晓儿今晚熬了个玉米鸡杂粥,摊了几张葱油饼,应景灏要求炒了个栗子鸡和一个蒜蓉菜心,凉拌黄瓜,还将鸡胸肉剁碎了做了点肉酱,用来抹在葱油饼上吃,可香了。

    李氏从晒谷场回来就闻到西厢房的厨房飘出阵阵肉菜香,便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