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十七章 谎话说得没完没了
    紫衣男子来到沈承耀他们面前:“多谢两位出手相助。”

    晓儿没想到男子的声音如此好听,清亮又带点磁性,温润中又极具穿透力,抬头看了一眼,少年墨黑的眼眸宛若仲夏夜繁华薄澈的星空:静寂,神秘,白皙的面容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高挺的鼻子,英挺的剑眉,那轻抿着的完美的唇,修长的身材,处处都张扬着高贵和优雅。

    比她前世的三个哥哥还要俊美,若是放在现代的娱乐圈,简直的大红大紫的节奏,可惜了。

    晓儿又看了一眼靠在树上的蓝衣少年,面如冠玉,英气逼人,浓密的眉毛,古铜色的肌肤,处处透着阳光帅气。此时他也抱拳道谢:“刚才谢谢前辈和小姑娘了。”

    沈承耀见两人衣着华丽,一身贵气,也猜到两人身份不一般,抱拳回礼:“两位公子客气了,当不得谢,这是应该的。”他可做不出见死不救的事。

    “得快点将附近的血迹都埋了,免得引来其他猛兽。”紫衣少年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皱了皱眉头。这里不是深山,时有村民上山,若是血腥味惹来猛兽就麻烦了。

    几人听了,都忙拿着手上的刀刀剑剑开始挖坑,将染有血的土,树叶和狼都埋到坑里了。

    蓝衣少年是个话多的,一边挖坑一边问晓儿:“小姑娘小小年纪身手了得,实在令人佩服,不知道师承何人?”

    “白云深处有人家。我不知道师傅是谁,我问他是哪里人时,他就说了这么一句,你们知道白云深处的人家是谁吗?”晓儿知道自己必须编个师傅出来,毕竟自己刚刚的表现绝对不能说成凑巧的。为了不用说更多的谎话,她也只能将师傅说得神秘点了,让他们自己脑补去吧。

    白云深处有人家?白云深处,他想到国师说的天外来人,莫非这就是……紫衣少年深深地看了晓儿一眼,然后转开视线,目光放在远处。

    晓儿察觉到紫衣少年对自己的关注,心里暗暗喊倒霉,不会真的有这么一人吧!

    蓝衣少年显然也想到了一处,心中那个激动:“小姑娘,你师傅现在在哪?可以带我们去见他吗?”

    晓儿心里默默流泪,真有这人啊,随便说说就遇上别人正好要找的人,要不要这么倒霉,她心里虽在吐槽,面上却是不显,并露出一副伤心的表情:“我师傅一年前就去世了。”去世了世上就没有这人了,随便他们去查,别来烦她就可以了,她可不想没完没了的说谎。

    “去世了?怎么会去世了!”蓝衣少年惊讶地道。

    晓儿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师傅说,人老了就会死了,每个人都会死。一年多前,我师傅说他已经到了油尽灯灭之时,只剩一个月命了,狐死首丘,他也要回去他的家乡,让我别伤心,别挂念,每年记得在一个月后那天向天上拜祭一下他就行了。”晓儿瞎说一通,面上也尽显悲伤。

    两人:……

    沈承耀心里也诧异万分,晓儿什么时候有师傅的,他怎么不知道。

    景睿和景灏才明白原来那一石头砸晕野鸡的本事是有人教的。

    忙完一切,紫衣男子递给沈承耀一个玉佩:“大恩不言谢,若是有事可以带着玉佩到罗大夫那里,就说上官玄逸给你的玉佩,他见到玉佩会帮你的。”

    蓝衣少年见状也拿出一块玉佩:“我叫狄兆维,你们也可以拿着玉佩到府城侯府,将玉佩给侯府的人看,他们会通知我的。”

    待两人离开后,沈承耀也带着三个小的回到之前藏金樱子的地方,砍了一颗小树做担干,将三袋金樱子分成四袋,担着下山。一路下山都没再见到什么动物,大概是刚才的狼嚎将动物都吓得躲起来了。

    回到家,沈承耀将东西放好,关好门,将几兄弟姐妹都叫到炕上,刘氏见沈承耀满面严肃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晓儿,你什么时候有师傅了?”沈承耀严肃地看着晓儿。

    晓儿是谁,一个前世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在一家人的注视下淡定的开口:“我三岁的时候在外面玩,遇见一个老爷爷在找东西,我帮他找到了,他说我和他有缘,他认了我做徒弟教我本领,不过不可以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那你师傅都教你什么了?他真的去世了?”

    “去世了吧,走之前没有,但后来他都没来找过我了。教我射箭,飞镖,做菜,种田……他教了很多啊,一下子说不完,以后爹娘就知道了。”晓儿很无奈,她懂得的东西很多,怎么说,她可是有过目不忙的本领的,前世快三十岁的她博士学位都拿了三个了。

    “姐姐的师傅真厉害,今天姐姐在树上一把柴刀丢过去,整个狼就被砍飞了,头都砍掉了。”景灏想起当时的情况还心有余焉。

    刘氏听了大惊失色,“狼?你们进深山了?有没有受伤?”

    沈承耀,景睿和晓儿都瞪了一眼景灏,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景灏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缩了缩脖子,像鸵鸟一样躲在刘氏身后。

    “有两位公子在深山里抱了一个狼崽子,被狼紧追不放,我遇着了也不能见死不救。那两人也只是两个大孩子”沈承耀简单地说了一下,没说有几只狼,也没说晓儿是在什么情况下砍飞狼的。

    “那两位公子为答谢我们,留了两块玉佩,说是有事可以去找罗大夫,或者去府城侯府找人。”沈承耀拿出两块玉佩递给刘氏。

    “小孩子不懂事,狼崽子也敢抱,幸好没遇见狼群。你们可不能学他们,深山绝对不能去知道吗?”四人互看了一眼都不敢多说,忙应下。

    刘氏拿着玉佩看了一下,一块玉佩是上等的红玉,正面雕的是麒麟,背面刻着龙飞凤舞的上官二字。另一块是长方形的上等墨玉佩上面雕着一些花鸟,“这两块玉,成色真好,那两人应该是大家公子吧。咱们救人也是应该的,可不能随便拿着这玉佩去麻烦人。”说完便将玉佩放在放银子的地方藏好了。

    晓儿见大家的注意力被转移暗暗松了口气,当真是说一个慌就要准备好说千千万万个慌来去完它啊,简直没完没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上官玄逸和狄兆维回到罗大夫家,罗大夫见两人身上都有血迹,吓了一跳:“主子怎么受伤了?有刺客吗?”

    “在山上遇见狼群了,轻伤,不碍事。”上官玄逸淡淡地解释,他眉头微皱,还在想着晓儿的话。

    “怎么遇到狼群了?”罗大夫望向狄兆维。

    “大人,快拿点药出来,我腿被狼咬了一口,痛死了。”他怎么会说是自己见到狼崽子起了贪念,想抱回家养。那些狼也是可恶,嘶,痛死了。

    “肯定是你惹的事!”虽这样说,罗大夫也没耽搁,快步跑去拿药了,顺便吩咐人准备热水给他们梳洗。

    待他们梳洗好,上好药,上官玄逸才开口:“罗大人,上次山上见到的那家人得查查,那小姑娘身手了得,我总觉得国师说的人就是她。”

    晓儿怎样都不会想到,自己瞎编的话就将自己暴露了。

    “好。”罗大夫没多问,对这位主子他是绝对信服的。

    “她只是个小孩不会吧,应该是她师傅。”狄兆维觉得一个小孩子,能有多大本事。

    上官玄逸没说话,望向天际,那只是一颗新星,现在的光芒微小而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