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十章 不问自取是以为偷
    晓儿也随后跟了过去。

    果然,笼子里少了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景灏嘴一扁就哭了起来。他刚才回来的路上还拔了些野草和野菜,打算喂它们的,景睿虽然也生气但还是摸了摸景灏的头:“别哭,现在咱们去把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

    沈承耀也是无奈,几个孩子昨晚才说了要将这野鸡和野兔养着的,对于自己的嫂子爱贪少便宜和脸皮厚他都无法应对了,只能安慰孩子:“算了,爹下次上山再多抓几只回来。”

    晓儿不认同这种纵容的行为,若是次次都就这样算了,别人更是变本加厉了,她最是反感不问自取的人了,哼,敢偷她家的东西就要承担得起后果。

    这个世界就是有这样一些人,用亲情作为借口,觉得兄弟的就是自己的,自己的还是自己的,对于别人的东西,拿得比自己的还顺溜。不明白这个世界,除了你自己,谁也不欠你的,别人给你是人情,不给你是道理!而很多时候,人在乎的不是那么一些身外物,在乎的只是一份放在心里的尊重,而不问自取就是对对方不尊重的表现。

    晓儿拉住两人:“灏儿,咱们家遭贼了,你去晒谷场找娘回来,顺便说家里遭贼了,大声点说!”

    景灏应了声,用袖子一抹眼泪,跑了出去,沈承耀想拦着都来不及。这闹得人尽皆知,会影响家里的名声的:“晓儿,大家都是一家人,用不着这样吧,这说出去也太丢人了。”

    “爹,我们已经分家了,不是一家人了,别人还想卖我呢,丢人也不是丢我家的人。而且谁说就是家里人偷的。最重要的是你将这事当什么都没发生,那是纵容别人下次再犯罪。有时候这样的事纵容多了,别人就会觉得我家的东西就是他家的,以后人家将咱家的田地房子银子拿去耕了住了用了说成是他的,那你是给还是不给。而且啊,现在这样,万一以后堂哥们也学着这样,那不就给哥和灏儿添麻烦吗?做错了就该得到教训,吃一垫,长一智。”晓儿听了沈承耀的话,也知道他对谁偷了她家的东西,心里是门儿清的。

    “不至于吧。”沈承耀觉得晓儿夸张了,不过也没再坚持反对,有些东西自己倒没所谓,但会影响到自己的儿女那他也是不妥协的。

    晓儿并不觉得自己在危言耸听,蝼蚁之穴溃千里之堤,恶不积不足以灭身!不过一时半刻也是改变不了他的想法的,她只要这好了伤疤就忘了痛的包子爹现在别扯后腿就行。

    “哥,咱们进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丢了。”两人也不管沈承耀,回房了。

    沈承耀抓了抓头,这孩子们好像有点生他的气了,他觉得有点无辜,但也跟着出去了。

    两人将房间里的东西都查看了一下,发现屋里没有被人翻过的痕迹,也没有少东西,才放下心来。

    晓儿走到东厢房的厨房,见李氏正往鸡汤里撒盐,“二伯娘,在熬鸡汤?”

    李氏见晓儿进来有点心虚:“是啊,华儿今早在山上抓了只野鸡,这不,我就杀了,熬点汤给他们解解馋,你们天天吃肉我们吃菜,馋得你堂兄们口水满地的。”

    晓儿指了指地上放在笼子里的野兔:“二伯娘这兔子咱这么像我家不见的,该不会是二堂哥偷了我家的吧,刚好我家不见了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

    李氏听了这话也怒了,即使本来就是小偷的人也不会喜欢别人说她是小偷的,于是她凶巴巴地道:“谁偷了你家的野鸡和野兔了,这山上的野兔都长着一个样子,难道还能长着你的名字?该不会是你娘趁你们都不在家,自己偷偷杀了煮来吃了吧,中午我就闻到你们那里传出肉香。”

    晓儿也没和她争执:“不是你们偷了就好,我弟正去找我娘问问她有没有杀呢。没有的话我哥就要去报官了,现在年关将近,偷鸡摸狗的事提前出现了,家里东西丢了一定得报官,给小偷一个教训,不然今天丢只鸡,明天丢个狍子,后天丢点银子,那也够烦的,得给小偷一个教训,二伯娘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我对你娘个头,李氏在心里骂娘:“哎呦,哪家不是每天都丢点东西的,若人人都去报官,那官老爷都得忙死,而且听说报官是要挨板子的。”李氏故意吓唬晓儿。

    “我们不怕,皮厚着呢,怎么挨打都不会比那贼人多,做贼的都不怕,我怕啥!二伯母你说是吧!”晓儿又不是三岁小孩,哪会信她那套。

    “你这孩子怎么开口闭口就贼人,听着多难听。”李氏觉得晓儿说的话特刺耳。

    “不叫贼人难道叫善人,二伯娘怎么帮着贼人说话?”

    “我只是叫你留点口德。”李氏讪讪的道。

    “我又没诅咒那贼,怎么没口德了?二伯娘知道那贼是谁吗?怎么处处帮着他说话。”

    “我怎么知道,我不和你瞎掰了。”李氏眼神闪躲,想溜号了。

    这时,景灏带着刘氏率先跑了进来,后面跟着沈老爷子,沈庄氏,沈承宗,沈承祖夫妇和一些村民。村里有人遭贼也是大事了,现在年底了,说不定那些小偷想过个好年,开始东偷西摸的,万一那天偷到自己家就麻烦,对于这样的事,村里人都觉得绝对要团结一致,将小偷抓住。

    “晓儿,咱家遭小偷了,丢什么东西了?”刘氏拉着晓儿急急的道。

    “咱家丢了一百文。”晓儿故意将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折算称铜板来说。

    “丢银子了?老婆子你也快去屋里看看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沈老爷子听了也着急了,前段时间才赔出去几十两,现在又丢了银子的话,他都得哭了。

    沈庄氏还没等沈老爷子说完就往屋里跑了,卢氏也回自己屋里了。

    “哪了有丢一百文,不就是丢了一只野鸡和野兔。”李氏忙解析道,这丢银子可是不一样的,她拿走老三家的野鸡野兔可以说是孩子贪吃,想着做三叔的肯定舍得让出一只野鸡和野兔给侄子吃。但谁家的钱银都是藏起来的,那得进屋里翻出来才能拿走,分家文书上都写了不能私下侵占分家兄弟的财产的,这到了官府就真的是偷了。她是觉得除了钱银不可以拿,其他东西都可以拿去用,当然这套理论只对三房和四房适用,这是典型的欺善怕恶。

    “二嫂怎么知道我家没丢银子,只丢了一只野鸡和野兔?”刘氏刚回屋里看了看,的确是什么东西都没丢。

    “刚刚晓儿那丫头跟我说的。”

    “我只说我家刚好也丢了一只野鸡和野兔,可没说没丢一百文,二伯母怎么那么肯定我家没丢?”晓儿咄咄逼人。

    “我不知道,我以为你的意思就是没丢银子啊!我随口说的。”李氏不停地摆手,见这么多人看着她,也有点紧张了,再加上她的心虚,让人一看就觉得不对劲。

    大家见她这样有奇怪有猜测的。

    而沈庄氏从屋里出来见李氏这样,又闻到院子里鸡汤的味道哪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是李氏偷杀了老三家的野鸡熬的鸡汤,心里更是看不上她,这李氏专门做这些道德败坏之事。心念一转,不禁心生一计,哼,我让你藏私房钱!让你挖陷井害我!沈庄氏佯装紧张的大喊出声:“不得了了,老头子,我今天早上放在柜子里的一两银子不见了。”

    沈老爷子听见真不见了银子,本来猜测这事是李氏干出来的心思也没了,他知道李氏的人品不怎么样,但要说到偷家里的银子还是干不出的。那只能是真遭贼了。

    这时卢氏也出来了,沈承祖问她有没有丢东西,她摇了摇头。

    “爷,既然家里丢了这么多东西,咱们得报官啊!得让官府来查查,最好是把贼人抓去大牢,不然不知道下次贼人会偷啥,或者去偷哪家。”晓儿故意危言耸听。

    望着李氏整副不好了的紧张表情,晓儿心里冷笑,就不怕你不承认。

    村里其他人听了也觉得有道理,都支持报官。

    “不要报官,不能报官,这么小的事,不用报官吧!”李氏见大家都说要报官,心里更加慌了。

    这时沈承宗双手一拍大腿大声道:“哎呦,瞧我这记性,今天早上志儿说想吃鸡,我就到老三你家后院抓了只,想着回头再上山抓一只给老三,当时忘了跟三弟妹说声了,误会误会,不用报官啊,都是误会。”沈承宗打着哈哈,但这事已经闹了半天了,现在从出来说忘了,谁会信。

    李氏也忙说:“对,是误会,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