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十三章 昌盛瓷窑
    “这……”不可能吧,沈承耀想这样说,但心里都有点相信晓儿的话了:“我明天去问问大哥。”

    “无论是与不是咱们也得去找找那家人。”刘氏现在又觉得有希望了。

    “不能问大伯父。”景睿直觉不能问大伯父,问了妹妹可能更加找不到了,这是经历过上次的事件得出的经验。

    晓儿给了景睿一个赞赏的眼神,如果事情真的是她猜测的那样,那么冒然提起多年前发生的事,就是打草惊蛇。

    “爹,你悄悄打探一下他们家在哪里,咱们私下去看看妹妹是否在,等确定妹妹是在那里再从详计议。”

    “对,孩子他爹,不能问。问了,事情是真的,那打草惊蛇就糟了;若没有这回事,那冤枉了大伯就更不好。”

    “对,咱们得拿到证据,不能随意行事,在未有证据之前,所有结论都只是猜测。”

    “好吧,我明天去镇上打探下。”

    “我明天想去镇上买酒坛子。”

    “行,那爹明天带你去瓷街,你在那里买,买完了也在那里等我,我去找人打探一下。”镇上晓儿去过很多次了,镇上的道路都熟悉,而且离连溪村只有半个时辰的路程,秋收时她也独自都去过,所以沈承耀还是很放心的。

    “好。”晓儿点头应下,她想起黎哲伟说明天要来家里吃饭,于是又对两兄弟说:“哥,灏儿明天你们去河里捞点鱼,黎公子可能要来家里吃饭,我一会儿做点鱼饵出来。”

    两兄弟都应下了,明天他们都想去找子轩哥玩,到时候一起上山打猎一起下河捞鱼。

    第二日,沈承耀带上晓儿就往镇上去了,镇上有一条街专门卖瓷器的街叫瓷街,在整个县都挺有名气的,但晓儿觉得她现在所处的地方不是jx不是景德镇,她猜测应该是现代js地区,但她也不敢肯定,原主的记忆对外面的世界知道得实在太少了,或者说几乎没有。

    瓷街顾名思义就是整条街两面的铺子都是卖瓷或瓦类制品的,这里的店铺建筑古色古香,充满浓厚的文化气息,每家店卖的东西品质不一,无论你是富贵还是贫穷都可以在这里买到适合自己的东西,总之就是总类多,品种齐全,花样百出,可以零售,可以批发,所以小有名气。

    中国自古瓷器便在世界享誉盛名,晓儿坐在牛车上用心地欣赏两边店铺的古董,真心觉得古人的智慧无穷,看看摆在显眼地方的镇店之宝,简直美轮美奂,让人忍不住想抱回家收藏,这放在现代都是无价之宝!看到这么多精美艺术品,弄得她心里也在考虑等以后有银子了开个瓷窑作坊,她作为一个千年后的人,从图片到实物见过的瓷制品简直枚不胜举,如果不开瓷窑作坊她都觉得浪费,美好的东西应该让更多人都能欣赏到,也应该遗传下去。

    沈承耀将牛车停在一间名叫昌盛瓷窑的铺子面前,这铺子在街头,但因为他们是从街尾过来的,所以算是将整条瓷街都走过了。

    昌盛瓷窑在这条街算是数一数二的店铺,沈承耀刚停下牛车,就有伙计从里面出来:“客官是来买东西的?”

    “我们想买些酒坛子,姚掌柜在吗?”沈承耀将晓儿抱下牛车。

    “在的,我帮客官将牛车拉到后院,客官进铺里慢慢挑挑。”

    “不用,我马上就得走了,我女儿挑就好。”沈承耀带着晓儿进了店铺。

    “好的,客官请进。”

    姚掌柜见走进来的是沈承耀立马热情的迎来上来:“承耀老弟,可算盼到你来看看老兄了。”

    伙计见掌柜对沈承耀这么热情,不禁诧异,看这客官的衣着打扮又不像掌柜平日交往的人。

    晓儿也同样好奇自家老爹和这位掌柜的故事。一般来说当得这么大一家店铺的掌柜,必然有点来头,而他不计身份对沈承耀称老弟,那就表示两人关系很好,但晓儿没有从原主中找到这号人物。

    沈承耀抱拳行了个礼:“姚大哥,小女想买些酒坛子,我就带她过来了。”

    晓儿见提到自己,便用小孩的方式乖巧的福了福:“姚伯伯安好。”

    “好,好,承耀老弟,你女儿可比你会做人多了。”姚掌柜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然后又问晓儿:“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沈承耀摸了摸头笑了笑,他都不明白姚掌柜怎么会这样说只能附和:“姚大哥说的是。”

    榆木疙瘩,真是块木头,姚掌柜摇了摇头。这小姑娘就不同了,行礼的时间把握的刚刚好,不用大人提醒,称呼亦恰到好处,虽然第一次见,却没有称呼他姚掌柜,而是称为姚伯伯,可见是从两人的相互称呼中知道他们关系好才这样叫的,多有眼色的一个人。

    “我叫沈晓儿。”

    “晓,慧也,快也,智也,明也!果然人如其名!”姚掌柜赞道。

    “姚大哥,我有事,晓儿便先在你这挑几只酒坛子,呆会儿我再来接她。”

    “好,去吧,呆会儿在家里吃过午饭再回去,我叫你嫂子做好饭等你。”

    “再说吧,我先走了。”沈承耀走了,他实在着急韵儿的事。

    “晓儿侄女想要多大的酒坛子?”

    晓儿想了想:“50斤装的想要四个,姚伯伯这里的酒坛子可以定做吗?”

    “可以,不过时间久一点,大概要一个月后才能拿到。”其实定做一般需要五十个起订的,但沈承耀和他的交情,他怎么会拒绝恩人的一小点要求,只能安排工人抽空做几个,时间上就多了不稳定因素,所以才说一个月后。

    “姚伯伯有纸笔吗?我想画个图样出来。”

    “侄女会画画?那就更好了!”姚掌柜甚是惊讶,他对沈承耀家的情况也是了解的,但怎么女儿会画画。

    “我从小就爱画东画西,总是捡大堂兄不要的毛笔在地上画。”晓儿见姚掌柜诧异,便解析道。

    “来,咱们去账房,那里有纸笔。”姚掌柜将晓儿带去了账房,准备好笔墨纸砚,就被伙计叫出去了。

    晓儿想了想便提笔画了起来。她将酒坛画好后,又多画了两套餐具,一套茶具,打算卖设计图,赚点银子。

    姚掌柜进来的时候,晓儿已经画好了,她将酒坛子的图片递给了姚掌柜,酒坛是一般酒坛的外形,她画了三种坛子,分别画了三种水果的简笔图案上去,有金樱子,葡萄和苹果,然后每个酒坛都有静福庄园四个字,坛子底部也有一个独特的图案,晓儿要求每个酒坛里面底部都得刻有一个沈字,这是预防假冒伪劣的法子。

    “侄女的画工不错,而且这在酒坛里面刻字可是个好法子。”姚掌柜看了便赞道。苏家的酒就做的很好,所以经常有人假冒苏家的酒,让苏家烦不胜烦。后来还是发出告示说苏家酒得到指定地点购买,其他地方购买一律不是真的才算少了很多麻烦事。

    “姚伯伯谬赞,姚伯伯你看看这套餐具和茶具。”晓儿递给姚掌柜两套瓷器的图纸。

    姚掌柜接过看了一眼就惊艳了,然后快速翻看了起来,然后又慢慢将图纸都认真仔细地研究,完了抬头问晓儿:“侄女这两套瓷器的可否卖给姚伯伯?”

    “姚伯伯不嫌弃的话,我也正有此意。”晓儿笑道。

    “不嫌弃,不嫌弃,侄女大才啊!这可是上乘之作!”姚掌柜又将几张图纸翻看,一边看一边赞口不绝。

    自家的瓷器在闵泽国已经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无论是款式,花样和品质都是上乘的,能够与之匹敌的只有欧家,若是这两套瓷器推出,一定能将欧家甩出一段距离,成为闵泽国第一瓷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