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三十四章 我会种
    “晓儿侄女以后若是再出新花样,可否只卖给我们昌盛?”姚掌柜厚着脸皮道。

    “若是以后彼此一直合作愉快的话,我肯定只卖给姚伯伯家。”晓儿点了点头,但也没将话说得太满。世上所有的合作都是因共同利益而生,同样也因为共同利益而亡。

    姚掌柜点了点头,他做了这么多年掌柜也不是白做的,经商之道贵在真诚,生意要做得双方都满意才可长久,“晓儿侄女,这两套瓷器你打算卖多少银子?”

    晓儿不清楚沈承耀和姚掌柜的关系到底去到哪里,做生意都会有友情价的,既然不知道就由着姚掌柜出好了:“姚伯伯你看着给吧,我也不太清楚这里面的行情。”

    姚掌柜见这丫头如此实诚而且对自己这么信任,很是高兴:“好,那我一共给五百两好了。”

    晓儿觉得比预期的要高,应该有感情因素在,晓儿又递出一套餐具的设计图,“谢谢姚伯伯,第一次见面没准备见面礼,这是我专门画了送姚伯伯的见面礼。”

    姚掌柜接过,快速翻看,又是惊艳了一把,“好,看上去实在是高贵典雅!侄女大才啊,姚伯伯谢过侄女了。”

    这时沈承耀也回来了,被店里的伙计引了进来,姚掌柜一见他,马上上前一拍他肩膀“承耀老弟,你不厚道啊,这么久才带侄女来见我,你以后就擎等着享福吧!”

    沈承耀一头雾水,为啥姚掌柜今日说的话他总是听不明白。这带晓儿过来和享福有什么关联?

    “姚伯伯刚刚哪三种酒坛子,我想每种订做成五十斤,二十斤十斤五斤装的。其中五十斤的各要两个,二十斤的各要两个,十斤和五斤的都各要十个。”

    “好,数量这么大,至少要一个月后才能做出来。”

    “没问题,今天我想先买五十斤装的四个,十斤装的的五个。姚伯伯先算算一共是多少钱。”

    “不用,姚伯伯都没给你见面礼呢,就当我送给侄女的见面礼好了。”姚掌柜大手一挥,侄女都给了他这么厚的礼,他作为长辈的还没给见面礼实在失礼。

    “姚伯伯,你这样是不欢迎我下次再来了,我估计以后我还是要订的,你不收钱我哪好意思再来啊。”

    “姚大哥,这不行,咱们不能白要,不然下次就真不来你这里了。”沈承耀和晓儿两人坚决拒绝。

    姚掌柜见了有没坚持,见面礼还是另选更加有心。酒坛子给个优惠价也行。

    “因为侄女要求二十斤,十斤,五斤的酒坛得做成青白瓷的,所以价格贵点,二十斤两百文,十斤:一百五十文,五斤:一百文,至于五十斤的六十文一个就行了,另外现买的四个五十斤,五个十斤的酒坛,一共两百五十文,两单加起来共计就是十六两八百一十文。”

    姚掌柜这价格其实已经等于半卖半送了,姚掌柜拿出四百五十两银票,然后又拿出三十三两两串钱给沈承耀,“多的10文给侄女买糖吃。”

    沈承耀没有接过,他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不明白姚掌柜怎么反过来给他这么多银子,遂望向晓儿。

    晓儿便解析:“爹,我卖了两套瓷器的设计图给姚伯伯。”

    “承耀老弟,你这女儿不简单啊。”姚掌柜将图纸拿出来翻给沈承耀看,沈承耀看得眼都直了,里面的餐具和茶具,他不懂得形容,只觉得很漂亮,很精美,一定很值钱。这是晓儿画的,晓儿什么时候会作画了,然后又想起晓儿那神秘的师傅,就不奇怪了。

    “晓儿,这些图,也没花什么银子就得来是吧,咱们不好要姚伯伯这么多银子,你觉得呢?”他用商量的语气对晓儿说,姚掌柜对他多有照顾,几张纸他怎好意思收这么多银子。

    姚掌柜摇了摇头,“这东西可比银子值钱,它会生银子,好了,其中有一套是侄女送我的见面礼,她可比你知道当爹的会做人。要说这全白送我,我也不好意思收,没得被人说我占小辈的便宜。”

    听了这话,沈承耀就放心了,然后又说“这银票既然是晓儿赚的就给晓儿吧。”当将来用来做嫁妆,这话他没说出来。

    晓儿对沈承耀先和自己商量的行为很满意,这说明他是一个民主的父亲,不会不管不顾就做了孩子的主,更是不会以小孩子不懂事的理由占有孩子的钱财,简直十佳好父亲。

    姚掌柜听了便将银票和银子递给晓儿,“侄女拿着更安全”。

    晓儿便接过,将银票放在衣襟里,银子放在背篓用东西盖了起来,实质全放到空间里了。

    事情办完两人便告辞回家,但姚掌柜硬是要留饭,“我已经叫你嫂子准备好了,你们不吃就走,你嫂子肯定得骂我一顿。来,咱们去后院,客气个什么,来我这里不吃饭就走怎么说也说不过去,你这是不当我是你大哥。”

    沈承耀推辞不过,只好作罢,三人刚走出账房,就见伙计带着一个三十出头,身穿灰褐色锦袍的男人走了进来。

    姚掌柜带着两人迎了上去,“陈总管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没事就不能来你这里了?”陈总管显然和姚掌柜很熟。

    “你通常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来,这位就是我常提起的结拜兄弟沈承耀,这小姑娘是我兄弟的女儿。”

    “陈总管久仰。”沈承耀抱歉行礼。

    “陈总管安好。”晓儿跟着福了福。

    陈总管是听姚掌柜提起过沈承耀,也抱拳回礼:“沈兄弟久仰大名。”作为侯府的大总管他能够给一个平民百姓回礼也是很给脸子了,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

    姚掌柜招呼众人去后院吃饭,陈总管也没有客气,跟着一起进去了。

    吃饭虽然讲究食不言,但今日几人都没讲究,晓儿因为年纪小也安排在沈承耀身边坐下,菜很丰富,清蒸鲈鱼,猪手炖莲藕,糖醋排骨,烧鸭,烧鸡,姜葱炒蟹,椒盐虾,鲍鱼,青椒炒牛肉,上汤油菜,凉拌黄瓜,虾仁韭菜,人参鸡汤。

    这是晓儿来到这里第一次吃到这么丰富的午餐了。

    “陈兄今日过来所谓何事?”

    “来挑几个花盆回府,侯爷新得了一些海外的奇花异草的种子,试着种了多次都都种不出来,就顺便过来看看你这边有没有认识懂得侍弄花草的人。”

    晓儿听了心中一动。

    “花盆我就卖得多,但还真没留意过这方面的人。”然后想到沈承耀到处打短工,或者认识也不一定便问:“承耀老弟认识吗?”

    沈承耀刚想摇头说不认识,晓儿拉了拉他的衣袖,他诧异的转过头望着自己的女儿:

    “晓儿你认识?”

    “我会种。”沈承耀又想到晓儿的师傅了,心里不禁感叹她师傅懂得真多,连花也会种。

    不过作为女儿的爹他也得提醒女儿:“那些种子从海外来的,或者在我们这里见都没见过,很是珍贵,不能浪费的。”

    空间在手,什么都有!她都种不出的东西,估计这世上就没人能种出了。晓儿给了沈承耀一个放心的眼神,又开启撒谎技能:“我认识一位老人,他的老伴是个花痴,种花很厉害,什么花都能种生,我听她说过很多种花的知识,陈总管若是不嫌弃,可以每样花的种子给我一两颗,我试着种种,就算种不出来,一两颗种子也不算什么损失,若是种出来了,那怕只有一种,也算是赚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