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十五章 深藏不露的白天和天白
    陈总管诧异晓儿一个从乡村里长大的孩子说出的话这么有条理,再看看她的用餐礼仪,优雅,得体,完美到无一丝可挑剔的地方,说真的他的女儿是跟着小主子一起学习礼仪的,教育小主子礼仪的女官是从宫里出来的老嬷嬷,连她也赞女儿的礼仪规矩学得好,但他觉得和眼前的小姑娘比,她女儿简直被人甩出了一条街。

    小姑娘静静的坐在那里,微微扬起的嘴角,笑看着他等待他的答复,身着粗布衣裳,但丝毫影响不了那由内而外散发的淡定,从容,自信的气质,莫明的让人心安,让人信任,他觉得她一定可以种出那些花来:“小姑娘,那就拜托你了。”

    “陈总管客气了,我定尽心栽培。”晓儿微微一笑,作出承诺。

    几人有说有笑的一边吃,一边聊起了其他事。期间姚掌柜问起沈承耀刚才去干什么,沈承耀便说了想找人打探一下三年前因为女儿吃了刀豆中毒去了的那家人的下落,他有事问问他,不过没找到认识他们的人。姚掌柜听了便说帮忙打探下。

    吃过饭,陈总管留下了一小包种子给晓儿,便告辞了,他得赶回县里,府里每日一大堆事等着他处理。

    告别了姚掌柜,沈承耀带着晓儿驾着牛车离开,酒坛子姚掌柜说下午会安排人送过去。晓儿赚了这么多银子就想买东西,而且空间里那么多东西,她得找机会拿出来用。

    真是瞌睡了有人递枕头,沈承耀看见了他来镇上要找的人,马上将停在路边一颗树下,“晓儿在这守着牛车等等爹,我见到要找的人了。”交待好后就追了过去。

    晓儿将牛车牵到了一间杂货铺门口,快速的进去买了几个箩筐和几个麻布袋,然后又将牛车牵到一条僻静的巷子,想将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

    正有这想法,脑海便响起了天白的声音:“主人,有人可以看见你。”

    晓儿微微诧异,表面装着走错了路,就掉头出去了。

    “天白,你能看见附近有没有人?”晓儿心里惊喜万分,实在太好了有没有,这以后拿东西就安全多了。

    “我能感觉得到。”天白的声音又在脑海想起。

    “那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

    “你没问,我也忘了。”天白觉得这说不说并不重要。

    “那你还会什么?”晓儿觉得有必要问清楚,以后才能好好利用,免得资源浪费。

    “会预测天气算不算?”天白歪着脖子想了想。

    “算,怎么不算,简直太棒了!”这了没有卫星,没有天气预报,这项技能很好用好不好。

    “会感应到自然灾害呢?”晓儿觉得人生很圆满,“天白,你实在太给力了。”

    “白天你什么都不会吗?”

    “我会感应到宝物的存在。”

    “这么厉害?”白天傲娇地抬起了头望天,那当然!

    “还有呢?”

    “会飞,会隐形算吗”这话说得几乎让人听不见,这实在算不上本事吧。

    “算,怎么不算!”晓儿在心里对它们竖起了大拇指:“你们真牛!”

    为了验证下,晓儿便问“那附近有宝物吗?”

    “隔壁街有一间旧货铺,里面有一块宝玉。”

    “那呆会儿有时间去看看,现在哪里没人,我先将空间里的东西拿出一点来。”

    “刚刚那巷子现在没人了。”

    晓儿又快步牵着牛回去刚才的地方,左右上下看了看,没看见人,便变魔术似的,将每个箩筐都装满了水果,苹果,葡萄,各装了两大箩筐,芒果、火龙果、荔枝、龙眼、香蕉这几样一共装了一箩筐;然后又将棉花,鹅毛分别装了四大麻袋;蔬菜瓜果也拿了一些出来放在牛车上。等了一会儿再牵着牛车出去,在原来的地方等着沈承耀。

    晓儿远远就看见沈承耀的身影,神情有些兴奋。

    沈承耀走到牛车旁,如果不是晓儿坐在上面,他都不敢认这是自己家的牛车。

    “晓儿,这些东西你买的?”

    “是啊,爹,打探到什么消息。”

    “那家人说,那夫妇是万禾县,泰平镇沥头村的人,男的叫方大牛。爹明天出发去邻县看看。”

    “这些都是什么?买这么多干嘛?”沈承耀掀开盖在箩筐上的麻布袋,发现是苹果,又掀开其他几个箩筐看看,发现还是水果,沈承耀满头黑线:“晓儿买这么多果子吃不完啊,水果都是放不久的,烂掉就浪费了。”

    “爹你不觉得这些水果很漂亮吗?”

    “哦,是很漂亮。”沈承耀又看了一眼,“但漂亮不能当饭吃啊。”

    “我不是买了很多酒坛子吗,吃不完就用来酿酒好了。”

    “这些果子可以酿酒?”他只听过米酒,高粱酒,从来没听过果子酒的。

    “当然可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听了这话,沈承耀就不再说话了,坐上牛车开始回家。

    经过酒庄,晓儿又买了40斤白酒,然后指挥沈承耀往白天说的旧货铺去。

    “爹前面那旧货铺停一下,我买点东西。”

    “晓儿想买什么,可以买新的。”现在家里有点存款,就应该满足孩子合理的要求。

    “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旧货铺的东西便宜点。”

    晓儿走进铺子,掌柜的只是看了一眼:“客官想买什么自己挑吧,挑完拿过来给银子就好。”

    晓儿见掌柜的服务态度这么差,懒洋洋的,难怪有宝都不知道。

    她在旧杂货铺随处翻看着,拿起一支劣质白玉兰玉簪,玉是真的差,但胜在雕工超级赞,非常传神,仿佛上面真的盛开着一束花;接着又在一堆旧书中找到了一本《黄帝内经》;又继续东翻翻,西找找,才来到一堆石头前,拿起一块略看带点青的石头,其实这石头晓儿一眼就看上了,总觉得这石头透着古朴的气息,承载着浓浓的时光流逝而累积下来的厚重感。

    “岁星之精,坠于荆山,化而为玉,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如果真的是,那就真的捡到稀世珍宝了。按下心中的激动,晓儿又将地上那堆石头研究了一下,挑出了两块,又问白天这两块石头里面是不是有玉,白天给了肯定的答案。

    晓儿将三块石头和一本书,一支玉簪拿到掌柜的面前让他结算。

    掌柜看了一眼,“原石每块二两,玉簪:二两,书:五百文一共八两半。”说完又闭上眼。

    “这么贵!”晓儿咂舌,难怪这里没什么生意。

    听见晓儿的话,掌柜的眼皮都没抬一下,明显是管你爱买不买。

    晓儿只能放下八两半,然后抱着东西出去了。反正便宜她是占定了,

    等晓儿走后,掌柜的才睁开眼,眼里精光一闪,望着牛车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师傅,何谓有缘人?”

    “有缘人,于一眼便认出是为有缘。”

    师傅,等了这么多年总算等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