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十六章 都是水果惹的祸
    旧货铺对面有间文渊书斋,晓儿想起要买些纸笔回去记账:“爹,我想买点纸笔回去记账。你再等等我。”说完便跑过去了。

    晓儿走进书斋,书斋的伙计见晓儿穿着粗布衣裳便有些失望,但还是迎来上去:“小姑娘想买书吗?”

    “我想要一些启蒙的书有吗?”既然现在有银子,那景睿和景灏读书就不成问题了,趁过年沈子轩休假的时候请他教教他们,而且沈承耀也是识字的,有空也可以教教他们认字。

    “有的,《三字经》和《千字文》这都是启蒙用的,一两银子一本。”伙计没有急着去将书找出来,他觉得晓儿没有银子买,等着她听了价钱自己走人。

    “我就要这两本书,另外你们的笔墨纸砚放在哪里,我去挑挑。”晓儿拿出10两放在柜台。

    掌柜的立马站了起来,瞪了伙计一眼:“还不快去拿书过来。”然后又堆满笑脸对晓儿说:“小姑娘,我带你去挑笔墨纸砚。”

    晓儿将银子放好,来到放笔墨纸砚,晓儿挑了一些中下等价格的笔墨纸砚,每样买了三份,加上两本这就花了11两银子,真心贵,晓儿咂舌。

    回到家中,刘氏已经将金樱子全都擦掉毛刺,清洗干净了放在后院里凉干水。酒坛也送过来了,刘氏刚好清洗干净。

    她见两父女又买了一牛车东西回来头都痛了,这两父女咋每回出去都买一车东西回来,这样的话,银子那够花。

    “孩子他爹,晓儿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家里现在也没缺什么,咋又买了这么多东西回来?”

    “娘,我买的这些水果是用来酿酒和酿果醋,等酿出来就可以卖了赚钱了。”

    沈庄氏刚好从上房出来,听了这话,嗤笑了一声,“米可以酿酒我就听说过,果子可以酿酒,简直天下奇闻,等败完了那十两,没银子吃饭,可别来找我!”

    刘氏也是没听过果子可以酿酒的,不过她又想起晓儿有个神秘的师傅,便将信将疑了。

    听了沈庄氏的话,晓儿倒没有生气,她拿了个篮子,每样水果都挑了一些,装了满满一大篮子,递给沈庄氏,“奶,这些水果给你和爷尝尝。我知道奶奶也是担心我们以后会饿肚子,我们以后肯定注意,不乱花银子了。”

    晓儿觉得对待沈庄氏得用顺毛策略,把她的毛梳顺了,事情就会好办点。

    沈庄氏听了这话接过篮子,脸色和语气好了不少:“知道就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对,所以大家才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奶奶和爷爷就是咱家两大宝山呢。”

    李氏听见动静拉这沈景志走了出来,看见满院子的水果,既水灵又新鲜,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晓儿这果子哪能酿酒呢,浪费了多可惜,不如分些给二伯娘,反正你们也吃不完。”

    “娘,我要吃这些果子。我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果子。”

    沈庄氏刚被晓儿哄得开心了,哪能让看不顺眼的李氏欺负了三房,狠狠地呸了一下:“败家的婆娘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和睡,这果子你见过了吗,认识吗,连是什么果子都不知道,你知道不能酿酒?别在这添乱,快去做饭,我都饿了。”

    晓儿也拿过一只篮子,挑了一篮子水果给李氏,“二伯母拿去给堂哥们尝尝。”

    李氏见篮子里的水果比沈庄氏的少多了不满意了,她家比两老家伙要多人得多呢,怎么还给得更少“这么少,够谁吃呢。”

    景志见晓儿递给她娘,马上就伸手拿了一只苹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嚼都不嚼就往下吞,然后继续不停地咬。

    “嫌少,那别要了,给我吧。”沈庄氏听了伸手去拿走了一串葡萄。

    沈景杰见了也不吃了,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黑心肝,烂下水的老东西,赔我果子,要不是我爹出去打工挣银子,去下地种田,我看你有没有这么多银子用,有没有饭吃!我以后叫我爹不给银子你”

    沈庄氏听了这话气得扬起手甩了一巴掌给李氏,并夺过李氏手中的篮子:“走,带着这狼崽子滚回你娘家,我沈家要不起你们!也不敢要!”

    “娘,你听我说……”

    “滚,快滚~~”沈庄氏用尽全身力气大吼,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李氏吓得拉着景志跑回屋里了。

    沈承耀,刘氏都吓得不轻,忙上前给她顺气。晓儿跑去厨房,倒了碗空间水出来,“奶奶,别气了,先喝口水。”

    刘氏接过水,递到沈庄氏嘴边,沈庄氏就着碗沿喝了一口,顿觉舒服了点,就将整碗水都喝完了。

    沈老头听到动静也出来了,担心地看着自己的老妻,这刻他对李氏也厌恶到极点,将好好的孙儿都带坏了,气得老妻差点缓不过来。

    喝完水沈庄氏脸色好了很多,沈承耀和刘氏将沈庄氏扶回上房,躺着,晓儿跑去叫大夫。

    罗大夫家位于山脚,房子是青砖大瓦房,是村里最大最好的房子,晓儿在朱漆大门上敲了敲,一个老婆子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谁啊?”

    “我是沈仁贵家的孙女,我奶奶病了,想请罗大夫去看看。”

    “咯吱。”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个半头白发精神抖擞的老妇人,“是晓儿啊,等等,我去叫主子。”

    晓儿透过门看见这房子的前院空地上种着的都是草药,一行一列的规整得很好,可见料理它的人很是用心。

    晓儿在看风景,二楼今天穿着一身银色通体平绣云样花纹织锦箭袖长袍的上官玄逸也在二楼的窗户看她。

    晓儿似有所觉,往他的方向望去,晓儿见是他也没意外,只是福了福。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暗处的暗卫见了,都惊讶极了,自己的主子什么时候会回应一般人的行礼的,简直比天下银子还要让人惊讶。

    罗大夫很快就走了出来,晓儿对他说了一下刚才沈庄氏的情况,罗大夫又进屋去拿些药材和银针了。

    晓儿再抬头,发现上官玄逸已经不在窗户边了。罗大夫再次出来后两人便快步往沈家走去。

    二楼书桌前的上官玄逸,打开了今天早上飞鸽传书过来的字条,“不能监视,不用查探,只需安护,全力配合。”

    上官玄逸便招来了一个暗卫,你负责全力保护好拿姑娘就行了

    “是。”说完暗卫一下就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