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十六章 回家遇刁难
    沈承耀回到街上,发现原来的位置已经是变成一个老伯在卖小狗了,刘氏和几个孩子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他便决定先去同德堂将草药卖了,然后再回来找她们。

    这次的草药没有上次的多,但因为已经晒**制过,所以卖了一千一百一十六文,以前农闲时他在外面做短工,累个半死不活的,每个月只是赚三百到五百文,果然知识就是财富,这懂得的东西多了,赚钱就容易多了,劳力是最不值钱的。

    沈承耀心里如是想,更是打定注意无论如何都要让自己的孩子读书,识字,他觉得他现在都有点理解他爹为什么这么执着一定要供出一个读书人了。

    景睿看见沈承耀远远地驾着牛车过来,忙挥了挥手,大声喊道:“爹!”

    沈承耀将牛车驾到了景睿身边,“你娘他们呢?”

    “娘他们在酒楼里面,爹,咱们先进去再说。”景睿指着镇上最大的一家酒楼品味轩说道。

    沈承耀驾着牛车来到酒楼门口,里面的伙计很有眼色地上前接过牛车,拉去后院保管了。

    “晓儿正在和上次在山上遇到的那两位公子在谈合作开玩具铺子的事,娘和弟弟都在楼上。”景睿简单地解析了一句,带着沈承耀进了酒楼上了二楼的雅间,轻轻敲了敲门,小福子打开了门让他两走进去。

    晓儿见到自己的爹进来了,忙站起来让开。

    沈承耀给两人抱拳行礼,上官玄逸轻轻点了点头,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上官玄逸能够点头回应他的行礼算是很给脸子了,这世上能够对他行礼的人多了去了,但能够得他点头回应的也没几个就是。

    就是这样,沈承耀也没人觉得他无礼,他浑身上下的逼人贵气,硬是让人觉得他就是不回应也是应该的,这大概就是刻在骨子里的高人一等。

    小福子就对自家主子这么礼遇这家人很是不解。

    “前辈,别来无恙。”狄兆维可接地气多了,笑着对沈承耀打招呼。

    “当不得公子称呼草民前辈。”被一个大家公子叫前辈沈承耀觉得不自在,这大概是古代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在作祟。

    “是不应该再叫前辈了,现在咱们也算是合作关系了,我就称呼你一声沈叔好了。你们也别公子公子的喊了,就叫我兆维好了。”

    上官玄逸是有意和晓儿搞好关系的,也点了点头:“我叫上官玄逸。”

    虽然他两是这样说,但他们怎么敢真的直接叫他们的名字。

    铺子的事情也已经谈好,沈承耀也回来了,晓儿便福了福身准备告辞:“两位公子,后天我会将第一批玩具设计图和铺子的策划书送过来,现在我们先告辞了。”

    “玄逸大哥。”

    晓儿:“什么?”

    “叫我玄逸大哥。”

    晕,晓儿觉得自己叫不出口,想了想便开口叫了声,“上官大哥。”

    上官玄逸皱了皱眉,但也没再说什么。

    叫出一次,第二次就顺口多了,“上官大哥,狄大哥,我们先告辞了。”

    “吃过饭再走,小福子。”

    “几位这边请,另一个雅间已经准备好一桌饭菜了。”小福子打开了雅间的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晓儿:……这人也太霸道了些,真是发号司令惯了,但自己又不是他仆人或手下干嘛要听他的,不过晓儿也不敢说出来就是,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不过自己的肚子正好饿了,不吃白不吃。

    几人来到了另一间雅间,这雅间没有刚才那间布置得精细,刚刚那雅间,里面的布置全是黄花梨做成的,布置得既可以作会客用,又可以用来吃饭,还放了一张贵妃塌,作为休息用,也放置了书台和书架,笔墨纸砚,样样都准备齐全,可以用作临时办公用。而现在这间仅供吃饭用的,桌上果然已经摆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看见一桌子的热饭热菜,几人都觉得肚子饿了。

    小福子将人带了过来便告辞:“沈公子,沈夫人,两位公子和小姐请慢用,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按铃叫人安排,小人先告退了。”

    “有劳了。”沈承耀回道。

    他们家还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所以吃饭的时候,沈承耀便问究竟发生什么事,景灏绘声绘色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沈承耀听了觉得好大一个馅饼从天上掉下来砸得他头都晕了,最近他家好事特别多,然后又想起刘氏对他说过云法大师的话,果然是享子女福吗,真是让他又喜又忧。

    “爹,有没有找到那位包工头?”晓儿想起沈承耀之前去办的事便问。

    “找到了,刚好他手头上的这份工还有两天便完成,大后天就能到开始帮我们建房子,尽量赶在年前盖好,咱们能搬进新家过新年了。”

    “那接下来便有很多事要忙了,爹明天得请人将要建房子的荒地清理出来,又要卖砖瓦,房梁,还要定家具……”晓儿一样样的说了出来。

    “咱们还没和爹娘说我们买地建房的事。”刘氏突然想起便说了出来。

    一家人默了默,然后又忙加快吃饭的速度,得赶回家忙活呢。

    吃过饭,刘氏也给小妹喂过奶,一家人离开酒楼准备去布庄,他们得买些布和碎布回去做玩偶。刘氏听了便说:“城里有四间布行,要不咱们将几家布行的碎布都收了吧。”今天早上她见识到用碎布做的绢花和玩偶可是很赚钱的,而且做些针线活也不累,现在晓儿已经和人签契约了,更是需要更多碎布来做样板。

    晓儿听了便说:“那爹和娘就驾着牛车去比较远的布行收碎布,我和哥哥弟弟就到上次那家布行买些布,你们收完就到那里接我们好吗?”

    沈承耀听了便同意了,将晓儿三兄妹带到了县城里最大的布庄,然后就和刘氏驾着牛车去其他三家布庄。

    三兄妹进了吉祥布庄,晓儿认真看了看这里的布,挑了一匹比较厚实的棉布准备做羽绒内胆,然后又扯了一人两身中等价格的缎子做外衫,晓儿自己挑了玫红色和淡紫色,给刘氏挑了紫红和秋香色,沈承耀则挑了藏青和普蓝色,两兄弟则挑了银灰和湖蓝色,然后又比着沈老爷子和沈庄氏的身材给两人一人买了一套成衣。

    掌柜的见晓儿买得多,笑得眼都眯了,最近生意特别好,年关将近,很多人都来买布做衣服,自家的成衣都卖了不少,看碎布都比平常多了不少就知道了,听到晓儿要碎布,五袋碎布只收了二十文,晓儿一共买了二十两三百三十六文,掌柜的见晓儿爽快也收少了六文。

    买完布,等了一会儿,沈承耀就驾着牛车过来了,车上装了十袋碎布,晓儿想到自己这里还有五袋,不禁想这买得也太多了吧?算了总有用处的!不过看来她们得顾辆牛车才能回家了,这是连坐的位置都没有了。

    布行的伙计帮忙将晓儿买的东西搬上牛车,沈承耀用麻绳捆好,让刘氏带着孩子去城门口坐牛车回家,便先走了。

    城门口一般会有一些有牛车的庄户人家,趁着赶集的日子,出来载客。一般是载来回镇上和县城之间那段路的人,每辆牛车可坐十个人,每人五文,那一趟就能赚五十文了。

    晓儿他们一行人到了城门口的时候,便有一辆牛车在等着,但车上已经坐了八个人了,他们一共四个人,刘氏想着有三个都是小孩,就想问下可不可以挤一挤,刚好牛车上有两个人是同村的,想着应该没问题。谁知道牛车上其它人都没有意见,村里那个年轻的妇人有财媳妇也没有意见,但同村的王大婶却死活不同意。

    “不行,车夫,这已经坐了八个人了,硬是要挤十二个,你是想把我挤扁吗?你们一共四个人,再加上背上的,可是五个人,都能坐半辆牛车了,你们就不会等下一辆吗?硬是要挤上这辆是想怎么样?万一把我挤出问题你负责吗?”王大婶双手撑腰,十足的泼妇骂街的派头。

    大家望了望城门口,这时候赶集的人都差不多走完了,哪里还会有下一辆牛车。

    “王大婶,这还不是因为这是最后一辆牛车我才想着挤一挤吗?”

    “没牛车,那就走路啊,谁让你们人多呢!”王大婶刚刚可是看见沈承耀驾着牛车经过,牛车上买了一大堆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她还看见了布料,可将她妒忌的不行,所以现在故意为难刘氏他们。

    车夫也是个老实人,虽然想多赚点银子,但毕竟是王大婶先上的车,也不好赶她下车,就没出声。

    刘氏见王大婶一副不肯相让的样子,刚打算对景睿说,让晓儿和景灏坐牛车回家,自己则和他走路回去。

    这时一辆马车靠边停了下来,赶车的是狄兆维的小厮,小福子跳下马车走了过来,对刘氏几人行了一礼,“沈夫人,两位公子,晓儿小姐,我家公子请几位上车,顺路载你们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