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十七章 琉璃要术
    刘氏本想拒绝的,小福子似是猜到她会拒绝便说:“夫人我家主子说铺子里还有些事情不明白的,需要和晓儿姑娘再商量下,请夫人上车吧。”

    这时马车的窗帘子也掀开了,露出了狄兆维阳光俊美的脸,他看都没看牛车上的人一眼,只对晓儿说“丫头,快上车。”

    这话狄兆维说得一点也没有客气,仿佛晓儿就像自己的妹子一样,事实上,他也很喜欢这丫头,嗯,当成妹子也不错,那丫头懂得也太多了,认做妹子也是自己占便宜了。

    晓儿不是一个扭捏的人,也没推辞,“娘,咱们上车吧,再不回家,小妹该又快饿了。”

    待几人上了马车后,马车便扬长而去,留下一牛车的人目瞪口呆。

    王大婶回过神来,呸了一声,心里妒嫉得咬牙彻齿,刘氏居然认识这么富贵的公子,一想起那辆马车,比她以前见过的县令家的还要豪华,心里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想到那位年轻俊美的公子对那臭丫头说话一副熟念的样子就觉得妒忌,然后她又想到了什么,心里冷笑了一声。

    话说另一头,晓儿一家坐上了马车,发觉马车很是宽敞,即使多了他们四个人,也没觉得挤,反而刚好。马车上摆着一张案桌,桌上放着一个玉壶,两个杯子和几本书,上官玄逸手上正拿着一本游记,预示着他之前正在看书。

    “咦?”晓儿看见桌上一本《琉璃要术》心下诧异。

    上官玄逸和狄兆维见她瞪着那本《琉璃要术》一脸诧异,两人更是惊讶,异口同声地道:“你知道《琉璃要术》”?

    晓儿见他们激动的样子,心里好笑,她当然知道啊,看来又得开始编故事了,好吧,她觉得为了掩饰她是穿过来的,现在她说谎话几乎随口就能胡说,想都不用想,“我知道啊,我听我师傅提起过。”

    “你师傅是怎样说的。”狄兆维直了直腰,准备洗耳恭听。

    “他说,他去过海外一个国家,见过一些金发蓝眼的人,他看过他们做琉璃,还说琉璃怎样的漂亮,怎样的晶莹剔透。”

    这就没错了,他那本《琉璃要术》就是同黄发蓝眼怪人买的。

    “那你师傅有没有和你说过琉璃是怎样做出来的?”上官玄逸和狄兆维望着晓儿的眼神很热切,仿佛她就是沙漠中的绿洲。

    在这样的目光下,晓儿淡定从容,前世在商场,她经历过的人和事多了去了,镇定,从容几乎成了本能,她故意偏了偏头,想了想,“有说过,不过我没见师傅做过,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你们是想做琉璃?做出来了吗?”

    狄兆维望着那本《琉璃要术》咬牙彻齿的道,“没有!”

    这本书是他花高价从外族人手中买来的,只是译得并不全,很多细节都没有,他们试着做了两个月都没做出来,花大价钱买了本废物,想想就气人。

    “丫头你能做出来吗?”

    “我还没试过,不过肯定能做出来。”晓儿微微抬起头,眼里满是真诚的自信。

    刘氏听了不禁低声喝道:“晓儿说话注意点分寸,没做过怎么敢说肯定能做出来?”

    上官玄逸见晓儿一副大言不惭的样子,忍不住拿纸扇轻轻敲了敲她头,“你这丫头口气倒大!本事就有待商权了。”

    晓儿抬手轻抚被敲过的地方,微微嘟嘴,小女儿姿态自然流露,连她自己也没发觉,“到时候我做出来你们就生知道了”。

    见她这样子,上官玄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都变得柔软了不少。

    “好,要是你能做出来,也算技术入股,咱们就像玩具专卖店一样分成怎么样?”

    “一言为定。”又多了一条财路,晓儿笑得眉眼弯弯的,那眼睛的光彩渲染开来,将快乐传染给身边的人。

    “晓儿丫头什么时候有空去试做琉璃?”上官玄烨望着晓儿巧笑嫣然的样子,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丫头明天有空吗?”狄兆维被这琉璃弄得快疯了,他想快点做出来,最重要的是他和人打赌,曾夸下海口说三个月定能做出来,现在都已经两个月过去了,这做不出来事小,失了脸子事大啊。

    晓儿想了想便点了点头,“没问题。”

    “那明天我派人来接你。”狄兆维觉得心情美妙了,直觉告诉他,晓儿一定能做出来,他赢定了,也不知他从那里来的自信。

    几人交谈间,时间不知不觉流逝,马车已经超过沈承耀的牛车飞驰而去,因为牛车上的东西堆得太高,驾车的两人都不知道那辆牛车就是沈承耀的。

    到了村口,四人便下车了,而马车则继续往罗大夫家去。

    几人一回到家就听见上房传来一阵骂声,晓儿心里有些厌烦,这些人日子过得太闲了,三天两头便弄出一点事来,让人不得安宁。

    刘氏心里有些发怵:“这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景睿似乎听见了景杰的哭声,“是奶奶在骂杰儿”。

    “咋们也去看看吧。”四弟一家帮衬自己不少,自己可不能将他们的事视而不见。刘氏则刚想往上房去,小妹被吵骂声吵醒,开始哭。

    “娘你先回去喂奶,我们去看看。”晓儿觉得小妹一个下午下来怕是饿了,而上房的事恐怕没那么快。

    刘氏点了点头,谁知沈庄氏听见小妹的哭声,大声喊道:“老三家回来了?到上房来!”

    晓儿和景睿双互看了对方一眼:又关他们家啥事?叫他们干嘛。

    几人一起进了上房,刘氏轻声道:“爹,娘我们回来了。”

    沈老爷子点了点头,“老三呢?”

    小妹在刘氏怀中哭闹不已,刘氏轻声哄了哄。

    “我爹还在路上,一会儿就到了。”晓儿见小妹哭个不停便回道。

    “老三家的我问你,杰儿手中的布偶是你给他的吗?”沈庄氏一脸兴师问罪的样子。

    刘氏看了一眼卢氏和杰儿,她不明白给一个布娃娃给自己的侄儿有什么问题,卢氏对刘氏投去了一个抱歉的眼神。

    晓儿见两位长辈完全无视小妹的哭闹,还在那里为了小小的布偶打算大闹的样子,心里也有气:“奶,那是我做的布偶,杰儿见了很喜欢,我就送给他了,姐姐疼爱弟弟,这有什么不对吗?”

    “你这个赔钱货,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一边去!”说完又骂刘氏,“你看你教的好女儿,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这传出去,没得被人说咱家没教养,老沈家的脸子都被你丢光了,没大没小,没规没矩,影响了咱家其他闺女的名声,你担当得起吗?”

    这话说得也太重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