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十九章 准备建房
    吃过晚饭,一家人商量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晓儿想起还没对沈老爷子和沈庄氏说自己一家准备盖房子的事,便说:“爹,我刚才给爷和奶一人买了一身衣裳,你给他们送去吧,顺便说说咱们买地盖房的事。”

    沈承耀想起晚饭前发生的事,现在又要去上房,心里有些发毛,这是要去挨骂的,“晓儿要不你跟爹一起去?”

    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应对自己的爹娘比他有办法多了,他面对自己的爹娘很多时候都只能低头无言的。

    “我还要画玩具的样式,没有时间啊。”

    沈承耀看了一眼景睿,景睿低下头,假装在数今日卖布偶赚的银子。又看了一眼景灏,景灏笑咪咪地道,“爹,我不去。”

    刘氏看沈承耀这样子忍不住笑了:“只是去和爹娘说,咱家买地盖房了,这是好事,你还得找伴啊。不知道的以为你去龙潭虎穴呢!”

    晓儿心里暗笑,可不就是龙潭虎穴。

    沈承耀听了也觉得对,自己买地盖房,是好事,自己的爹娘见自己家出息了,肯定高兴的,他是怕啥啊,“行我去,这不是担心爹娘还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不过估计知道我们买地建房也该高兴了。”

    沈承耀拿着一个包袱去了上房,“爹,娘!”

    “老三,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沈老爷子正坐在炕上吸烟,他习惯临睡前,先抽一下烟。

    沈庄氏正在纳鞋底,看那鞋底的大少,应该是给老爷子纳的,听见沈承耀的叫喊,头都没台一下。

    “今天咱家去县城卖东西,赚了点银子,孩子他娘给你们买了一人一身衣裳。”沈承耀将包袱递了上去。

    沈庄氏这才抬起了头,接过包袱,一边拆开一边问:“赚了点银子,赚了多少?”

    “也没多少。”沈承耀也不知道,刚在景睿还在数呢。

    “怎么,现在分家了,我就不是你娘了,连赚了多少银子都不敢对我说了,是担心我问你要吗?”沈庄氏一双眼锐利地瞪着沈承耀。

    在这样的注视下沈承耀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娘,我没这意思,我,我也不知道,还在数。我就先把衣服给爹娘送过来了。”

    “刘氏现在在数赚了多少钱,是她让你过来送衣服的?”听了这话沈庄氏更加生气了。

    沈承耀都不明白自己的娘为什么看上去更加生气了,难道是怪刘氏没一起过来?

    “她在给小妹喂奶,所以我就自己过来了。”

    “不是我说你,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蠢蛋,刘氏故意在数银子的时候叫你送衣服过来,她是想昧下咱们老沈家的银子啊!”

    沈庄氏见两身衣裳都是缎子做的,而且款式和做工都很好,脸色才缓了缓。

    “她不是这样的人。”更何况他的银子,不也就是刘氏的银子,有谁会自己昧下自己的银子的,而且那银子也是她回晓儿日夜赶工做出来的,不过他也没蠢到将自己这想法说给沈庄氏听。

    “她不是?她可精着呢!”沈庄氏递给老爷子属于他的那套衣衫:“老头子,你试试合不合身,不合的话我再改改。”

    沈老爷子接过衣服,直接脱了外衫,试了起来,大少刚好适合,好像量身定做的一样。

    “老三媳妇是个有心的。”如果不是将他们两老放在心上,哪能买到这么合身的衣裳。

    “爹,我们买了块荒地,准备盖房子。”

    沈庄氏本来还拿着衣服往自己身上这比比,那比比的,听了这话,也不比了,用力将衣服扔回炕上,“咋啦,现在的房子不能住了,是嫌弃我和你爹了,这么上赶着盖房搬出去!”

    “不是,是家里的孩子也慢慢长大了,趁现在手头宽松点,就买了些荒地,顺便将房子也盖起来,免得孩子大了分房时也没房子。而且现在开荒还可以免四年税,养四年的地,总该是能够养肥点的。”沈承耀直觉不能将买了多少荒地的事说出来,便含糊道。

    沈老爷子想到老三家的孩子多,而且个个勤快,估计是手头有了点少钱,但又不够钱买良田,就打算自己开荒,这是好事,看到自己的儿子懂得量力而为地为将来考虑,他也是高兴的:“买地建房是好事,到时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叫喊爹一声,爹还有一把力气,总能帮上你一点忙的。”

    听到沈老爷子这样说,沈承耀很高兴,自己的爹果然也是替自己高兴的。

    其实作为孩子,得到父母的肯定都是高兴的,这连沈承这么大一个人也不能幸免。父亲在一个孩子眼中是用来崇拜热爱的,有谁不希望得到自己崇拜热爱的对象的认同的。

    好吧,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沈老爷子和沈庄氏都认为沈承耀一家顶天就只能买上五六亩荒地,然后用一两亩地来盖房子,大概十两左右就能搞定,分家也就有十两,最近她们又是上山挖草药卖,又是卖布偶的,应该也赚了点银子,但不会多。沈老爷子觉得都已经分家了,银子也是用到了正处,房子的确需要建,早建晚建不也一样,而荒地早开早好,就不管了,等到真正开荒建房时,他才知道他错了。

    沈承耀回到西厢房,晓儿正在画房子的设计图,景睿见沈承耀回来便问:“爹,没被奶骂吗?”

    沈承耀瞪了一眼景睿,“说啥话,有什么好骂的,买地建房是好事,你爷也替咱们高兴。”他不知道自己的娘高不高兴,但没反对,估计也是乐见其成的。而他也没将他娘开始说的话说出来,免得大家不高兴。

    刘氏听了这话,也放心了,建房子是大事,一个人一辈子可能就只能建一次房子,所以最好就是一家人能和和气气的,和气生财。

    “爹,你过来看看,这是我刚才征集众人意见画的房子设计图。爹你想建怎样的房子,我也可以酌情考虑加上去。”

    沈承耀觉得房子不都这样的吗,除了用料的区分还能有什么不同,便说,“咱们一次盖好一点,就全盖砖瓦房好了,其它你们喜欢就好。”

    “我也觉得应该往好里盖。”

    “嗯,现在手头宽松盖好了,以后也省事点。”

    晓儿将效果图画好了,又认真地画起施工图来,“爹,我将图画好,明天你就拿着图去买材料吧,不用担心银子花太多了。我有办法赚回来。”

    沈承耀点了点头,“咱们开荒是请多少人好?”

    刘氏想了想便说,“现在农闲,村里也有很多人有空,就请村里的人好了。”

    晓儿听了便说,“咱们请人按劳分配好了,每亩地将所有的草根,树根,和石头都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就给50文,不包吃。”

    “而盖房子,咱们给30文一天,包一顿午餐,怎么样?”

    “这工钱给得会不会太高了?镇上的工钱最高也只是25文一天,还不包饭的。”刘氏听了觉得给得太多了。

    “也不算高了,只是别人给得太少罢了,咱们就当积福吧。而且啊,咱们给的工钱高,别人干活也更仔细卖力,那不就更快就把房子建好,算起来也差不多,要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那是不行的。”

    刘氏听了这话也觉得有理,便不说什么了,一家人又商量了一下请人的细节和明确每个人明天要做的事后,便各自回房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