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十二章 赋税与劳役
    晓儿回到家门口,碰巧遇上沈承耀,“爹,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

    “晓儿回来了,我刚从村长家回来。”两父女一同进了家门。

    刘氏见他们都回来了便摆饭,“赶巧,你们都回来了,咱们先吃饭吧。”

    晓儿洗了手和脸才坐到桌子旁,“爹去村长伯伯家是想为了请人开荒的事吗?”

    “嗯,村长答应明天帮我们说说,刚好明天村长也要召集村民说一说交赋税和服劳役的事。”

    “今年的赋税交几成?”刘氏听了便问。

    “也是和去年一样三成,这也是因为近两年年景不好,朝廷照顾百姓,明年应该便会提高赋税了。”沈承耀将村长说的话说了出来。

    “那服劳役呢?什么时候服?每家出几人?”

    “服劳役,有两个以下成年男丁的家庭,每家出一个男丁,有三个到四个成年男丁的家庭每家出两个男丁,五个以上成年男丁的出三个男丁。五天后就得出发,得去一个月。”

    “咱们盖房的日子都挑好了,那时爹刚好没空的,可以交银子顶替吗?”最近他们家这么多事情需要处理,要是沈承耀去服劳役了,那房子便不用盖了。

    而且服劳役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没有工钱拿,干的都是疏通水利,修路和建桥的事,这些活计都是利民的活计,所以没有工钱拿的,也会有修寺庙的,这就会有十文一天的工钱,因此很多人都不愿去服劳役,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是强制性的。

    “交银子要20两一个人。”沈承耀其实心里也很犹豫,这不去服劳役要交二十两实在有点多,他有点不舍得,但去吧,家中正好开荒建房,很多事需要他去管理。

    “即便是五十两咱们也得交,开荒建房家里离不开爹。”对于想不去服劳役的要交二十两一个人,想来国库应该是空虚了,想籍此从富人手中收回点银子,毕竟平民百胜谁舍得出二十两,得出去做多少工才能存够二十两。

    “咱家可以先不建房子。”

    “不要,我要住新房子。”晓儿听了沈承耀的话直接耍起小孩子的无赖来。

    “我也要住新房子。”景灏附议。

    “那就交二十两吧。”沈承耀见自家的孩子都不同意,便妥协了。

    “今天大哥一家也回来了,估计也是为了服劳役这事。”刘氏岔开了话题。

    “大哥一家,得出两个人去服劳役,大哥和文儿都没去过服劳役的。估计是回家商量怎么办。”以前但凡有服劳役的事都是沈承宗,沈承耀和沈承祖一起去的。大房的人从来没去服过。今年大房加上老爷子得出两人去服劳役,若是老爷子去,那沈承光和沈景文就得被人用唾沫星子淹死。

    果然吃过来饭,没多久,沈承耀便被叫去上房了。

    “爹,娘”沈承耀来到上房先和父母打招呼,然后又对着沈承光说:“大哥家来了。”

    “三哥来这里坐”沈承祖也被叫来上房了。

    “老三听说你买地盖房了,可以啊,没想到分家后第一个买地盖房的居然是老三,荒地买了一亩还是两亩,泥砖准备好了吗?”沈承宗说这话的语气可算不上好,可以说是尖酸刻薄,明嘲暗讽的。

    “不会说话就别说!”沈老爷子瞪了沈承宗一眼。

    对于兄弟的酸言酸语沈承耀也没往心里去,他在沈承祖身边坐下后便问,“爹找我们几兄弟来是有什么事商量吗?”

    “你大哥不是在镇上吗,收到的消息要快,这两天得开始交赋税和服劳役了,我就想问问你们有什么打算。”

    沈承宗托李氏娘家的兄弟帮忙做南北买卖,钱都投进去,便说,“我家没钱,都赔光了,当然只能交粮食和去服役了。”

    “幸好咱家华儿才13岁还差一年才够14岁,不用去服役。往年我去做了一个月,差点丢了半条命。”他故意看着大房一家幸灾乐祸地道。今年分家了,大房一家再不能逃开服劳役的命运。往些年,总是有老爷子护着,说读书人,虽然没考上秀才,但好歹是个童生,怎能去服劳役。

    “我家准备盖房离不开人,我想赋税就直接交粮食,而劳役就交银子替了。”

    老爷子听了愣了一下,然后又回过神来,大概沈承耀还不知道今年不想去服劳役的得交二十两,这往年用银子顶替服劳役只需五两就行了。

    “今年不去服役的话,得每人交20两。”

    沈承耀听了没什么反应,他早就知道了,沈承宗和沈承祖倒是意外。

    “今年为啥多了这么多银子,那赋税收几成?”沈承祖忙问。他家虽然人少,但按往年来算地里的出产交完赋税,足够一家温饱后,也只是少有余粮,若是增加赋税,那温饱都成问题了。

    “赋税没变,依然三成。”沈老爷子摇了摇头。

    沈承祖听了松了口气,“我也是打算直接交粮食和去服劳役。”二十两银子别说他家没有这么多,有他也舍不得出,这去外面打工,做一年都没有20两,别说做一个月了,只是去干一个月的重活而已,他也干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

    沈老头和沈承光见沈承耀没什么大反应都挺意外的,沈承光眼珠转了转,老三家发达了?20两银子都能拿出来。

    老头子叹了口气:“这分家也有分家的不好,往年服劳役顶天了每家出三个人就够了,现在咱家得出五个人。景文那还是个半大孩子,从小就读书,而且又是童生,万万不能去服劳役的,没得弄坏了身子,耽误了读书。你大哥也要管着铺子,也是去不了,大房也只能我去了。”

    “说啥了,你都一把年纪了,你去服一个月劳役,都不知道有没有命回来,生这么多儿子是用来干嘛的,让他们出点银子,你不就不用去了,他们要是不出,我立马到官府那里告他,”沈庄氏一双眼,凌厉地看着下面坐着的三个儿子。

    沈承宗听了这话不干了,“娘,这刚分家,你也知道我家分家那十两都赔掉给胡管家了,我家哪里还有银子,我是有心无力了,我要是可以分身,我立马二话不说就替爹去了!年轻人更是得去服役锻炼一下身子,让一个老人去,这以后也别想当官了。”说完这话他又看了沈承光一眼。

    “老二你说的是啥话,是我自己要去的,不关任何人的事。”沈老爷子听了这埋汰他大孙子的话不乐意了。

    沈承耀没说话,虽然他觉得大哥和大侄子打着这样的注意并不好,但他也知道他爹是从小将他们疼到心窝里的,而且大侄子去服劳役,他也觉得他干不过来,他爹要去,这还是正常的。自己一家人刚才也商量了,若是沈老爷子去,就出五两银子。五两银子以后再多点上山,很快就赚回来了。

    沈承祖也是为难的,但自己娘都这样说了,能怎样,分家后自己家那10两银子还没怎么用,也是有银子出了。唉,本来他也是打算再存多几两就盖房子的。现在看来盖房子的计划又得推辞了。

    “反正我是没银子出的了,爹你也是知道的,真要出就问老三和老四要吧,老三有银子买地盖房,难道还出不起十两八两吗?没一百几十两,哪敢盖青砖大瓦房。”显然某人忘记刚刚他还埋汰人家要盖泥砖房。

    “行了,老三老四你们一人出十两,没事都散了吧”沈庄氏懒得再听他们废话,直接下命令赶人。

    沈承耀和沈承祖听了都呆了,这是要他两家全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