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十三章 不能再惯
    沈承耀和沈承祖带着这个结果回到自家的屋里,卢氏直接哭了,然后看都没看沈承租一眼,拉过杰儿就往三房去。

    “三嫂,你说这不是欺人太甚吗,以前紧着大房也就罢了,这分家后分得的十两银子也想着办法,变相的要回去。若是大房真的没人能去又拿不出银子,要老爷子去就罢了,他们明明什么都有,为啥总想着压榨自己的兄弟!”卢氏想起这些年的一切,泪流得更凶了。

    她生杰儿的时候难产,生完孩子后大夫便说得开药吃上几个月,将身子调理回来才有机会再怀孩子,沈庄氏硬是不舍得拿出一点银子来买药给她调理身体,弄得这几年她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最近因为分家手上有十两银子,她便找大夫看了看,现在正在调理身子,这药才吃了一个月就用了二两银子,还得再吃上两个月才行,分家后的十两都用了几两了,沈承祖每个月在打铁铺做工也才只有五百文一个月,这比起其他工还算是多的了。她们家哪里还有十两拿出来,大房一家简直就是吸血鬼!一下就能将人抽干!

    刘氏心里也不好受,每次好事没自家的份,吃苦受累出钱出力的就总是他们两家出头,分家了也不能幸免,这也就罢了,还专打她孩子的主意,这也是她心淡的原因。“她奶那人,你不依她,又总是说你不孝,闹着要去官府,咱们还要脸面呢,能怎么办。”

    晓儿心里也看不起大房一家,真是不能再惯了,惯得成习惯了,以后总是不负责任,想方设法的算计自己家,那就真是自找麻烦。

    “爹,娘,要是真的是爷必须要去服劳役,那这银子其他几兄弟都没有钱银出的话,我家全出了,我也没二话,但现在不是,是大伯和大堂哥不想去,又不想拿那么多银子出来,才算计咱们,而爷和奶也帮着他们,这种行为本来就不对的,哪能惯着,这惯成习惯了,以后还有完没完?以前没分家,咱们不计较,能做就做了,但现在已经是两家人了,就不能按没分家时那样解决事情,更何况大伯在镇子上开着杂货铺真的连40两都拿不出来吗?我上次给家里人每人扯了两身布,再加上爷和奶的两身衣裳就花了二十多两,那大伯一家穿的衣服料子比我上次扯的还好,他们一年换多少衣服,我就没见过他们回来穿的衣服有过重样的,这说明了什么?”

    “他们有银子却不想出!”景睿握拳答道。

    其他人都沉默了。

    “所以这次咱们两家最多只能出五两,其他不管。”景灏暗暗点头下定决心。

    “可是我们都已经应下了。”沈承耀和沈承祖互望了一眼,刚才沈庄氏闹着要去官府告他们时,他们就答应了。

    “下次再这样的话,你直接让她奶去官府好了!”卢氏赌气道。

    晓儿想到了一个办法,明天他们可以不用出一个铜板,她将自己想到的方法说了出来。除了沈承耀两兄弟没出声,其它人都同意了。

    连溪村的村子中央有一棵大榕树,树下放着两张石桌,几张石椅,还有几排石凳,农闲时,很多村里的老人带着孙子在这里聊天,玩耍。

    村长每次要召集村民都是到大榕树下敲锣鼓,村民听到锣鼓声就知道村长有事要召集大家了。

    大约一刻钟左右,村里的每户人家都来人了,村长就将要交赋税和服劳役的事情说了出来。

    村民听了都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有人嫌弃赋税高,家里总是吃不饱饭,有男丁多的人家则问服劳役可不可以只去一人。

    “大富,你如果不把一半粮食换成银子拿去赌,你家的粮食估计明年都吃不完。”有一个村民笑道。

    “我去你的,老子去赌关你啥事,少管闲事。”李大富是村里出了名的好赌,家中曾经几十亩田被他输剩几亩,还不知悔改,赌输了就喝酒,喝醉了就爱拿他媳妇出气,村民经常看见他媳妇被打得眼青脸肿的。

    “不想去服劳役的,二十两一个人。”村民听了一阵唏嘘,这也太多银子了,往年才五两,怎么一下子变成二十两了。要是去外面打工一个月能赚二十两就好了。

    村长又敲了一下锣鼓,让大家安静下来,“好了,大家就不要再啰嗦了,这两年赋税已经很低了,至于服劳役,年年都如此,干的又是疏通水利河道和修路的事,朝廷也是为了百姓好,这些做好了,咱们自己也方便,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现在赶紧商量谁去服劳役,待会儿到我这排队报名,还有不去的最晚明天也得把银子交了。”

    “还有一件事,沈承耀家买了村头那些荒地,现在想请人开荒,一亩地五十文,要求是地里的草根,石子都清理得干干净净,并犁上一遍。谁家有兴趣的待会儿报名去服劳役时也可以顺便把名字报了。”

    村里人听了这话都炸开锅了。

    “一亩地五十文,这是真的吗?”

    “沈老三家这是发大财了?什么时候买的荒地,怎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请人干活?一亩五十文?到时候干完了不会出不起工钱吧?”

    景睿上去站在村长旁边,这是昨晚大家商量好的,沈承耀今天一早得去订砖瓦,请人的事就让景睿去说,虽然景睿只是八岁的孩子,但是在现代许多八岁的孩子,参加电视节目或者国际性比赛都能淡定无比了。现在家里事情多,沈承耀一个人忙不过来,有些事又不适合妇女来出面的,让景睿出面,在大庭广众下请人干活,也是锻炼他交际演讲口才一个很好的机会。

    景睿这些日子跟着晓儿又是卖东西又是谈生意合作,见识早已不同以往,而自己妹妹所表现出来淡定从容的谈吐举止,早已深入他心,他早就暗自认真学习了,现在他暗自压下自己的紧张,淡定地走到村长旁边,将昨晚一家商量好的说辞说了出来,末了又说自己一家会先将五两银子放在村长那里代为保管,用来发工钱,让大家不用担心他们家出不起工钱。

    刘氏顺势拿出了五两银子交到村长手里。众人见刘氏真的拿出五两银子,都涌上去报名了,而平时与刘氏和沈承耀交好的人家早就上去报名了。

    刘氏拿出五两银子后,又拿出三十两交到村长手里,“村长这三十两有二十两是我家当家不去服劳役交的银子,还有十两是我家替孩子他爷出的。”

    “我这里也有十两,也是替孩子他爷出的,这样孩子他爷就不用去服劳役了。”

    人群又再次议论起来。

    “沈仁贵家不是已经分家了吗?他不是跟着他大儿过的吗?为啥还要分家出去的两个儿子交银子,其它儿子干什么去了?”

    “沈承光两父子就可以去服劳役啊,为啥还要沈二老去?”

    “沈承光不是在镇上开杂货铺吗?为啥连跟着自己过的爹去服劳役的银子都不出,要两个弟弟出。”

    “沈承耀大概是发财了,但为啥不全出了。”

    “沈承耀那点小钱怎能和沈承光比……”

    “沈承光一家还是读书人呢,居然让老爷子去服役,幸好沈仁贵还有两个好儿子,不然一把老骨头还不折腾没了!”

    人群中的沈老爷子和沈承光听着村民的话,脸都黑了。沈承光忙挤开众人来到村长面前“村长,误会,误会,哪能让我爹去服劳役,我弟妹们也是不清楚情况,这是我和景文服劳役的银子。”沈承光心痛地拿出五十两银票。

    “沈二老你家到底是谁去服役?”

    “当然是承光和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