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十四章闲话开荒
    沈承光黑着脸回了东厢房,沈老爷子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分家后,就连最老实的两个儿子也有了自己的心思,干出阳奉阴违的事。以前看着两个儿媳最是孝顺听话,现在看来也不是好拿捏的,起码这事别人干得你一点话都不能说。而且老三家一下子居然买了这么多荒地,他一个当爹的居然被蒙在鼓里,儿子为啥不敢对自己的爹说自己买了多少地?是担心被占了去?沈老爷子很是发愁,难道他一直以来先紧着大房,想着先让大房一家富贵了,再带动其他儿子的日子过起来的做法错了?

    话说,这次沈老爷子想多了,沈承耀之前不说是真的忙忘了,而那晚去说,说得模糊些也是因为觉得挑的时间不对,那时候距离沈庄氏大闹过了还不到一个时辰,而且一次买这么多荒地,连村长都不赞同,更何况自己的爹娘,他也是不想被骂罢了,而他心里觉得自己这次买的荒地肯定大赚,但这对自己孩子没由来的自信是说服不了他人的,只想着事实证明一切。

    沈庄氏见沈承光怒气冲冲地回了东厢房,沈老爷子也是一副苦大愁深的样子,便问:“咋啦?村长说什么了?”

    沈老爷子也没有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沈庄氏听了,气得立马扔掉手中的针线篮,准备下炕,去找刘氏和卢氏算账。

    沈老爷子拉住了她,“好了,你这是干啥,不管不顾的闹起来,丢的是承光和文儿的脸面!你这闹出去,承光刚圆过去的事又白做了,让大家知道文儿以后还当不当官了。”唉,这读书最是花费大了,老三家的咋就不懂得帮衬下自己的兄弟。

    沈庄氏还是很听老爷子的话的,只是心里的火也下不去,想到今天是轮到刘氏做饭,怎么着也得磋磨一下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有些村民过来问刘氏,现在开始开荒可不可以,刘氏点了点头:“可以,村头道路两边的荒地咱家都买了,大家现在就可以去开荒,不过得自带农具。五十文一亩,开完了,叫我检查一下,过关的马上可以给钱。”

    听了现在就可以开荒,大家也不再多说了,赶紧排队报了名就回家拿农具了,这先去的还可以挑块好点的地来开,还可以省点功夫和时间出来开更多的地。

    这个时代的村民,多数是不怕累,不怕苦,只怕没活干,没饭开的。他们认为,人的力气是使不完的,但是很多时候就算他们愿意出力气去赚钱也没门路。五天后几乎每家每户至少都有一个人去服劳役,现在他们更是抓紧时间干活,可谓是一家大小,老老嫩嫩都齐齐上阵了。

    刘氏和三个媳妇在一旁说话。

    “承耀媳妇,你家这工钱给得太高了点,要我说,给三四十文就许多人去做了,现在是农闲时候,最是多人闲在家里。”大石媳妇小声地说道,刘氏之前已经提过请她去帮忙开荒的,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工钱什么的并没有说,刚刚听到五十文一亩着实吓了一跳。

    大树媳妇也点了点头。“这么高的工钱,你们家太亏了,咱家两口子不收工钱给你们干几天,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刘氏笑了笑,“这哪能啊,其他人都给了,你们的我更不会少给,晓儿那丫头说工钱给得多点,大家干活更卖力点,咱们也能快点把地开出来,就当帮衬一下乡亲,积点福。”

    有福媳妇听了便赞道:“晓儿丫头心底就是好,又能干,嫂子你有福了。”

    “晓儿是个有主意的,小小年纪就这么能干,在咱村里是头一份了。”她们因为和刘氏交好,平常也会找刘氏一起去洗衣服什么的,所以知道她家买地的钱多是晓儿卖图赚的。

    “或者真的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之前晓儿摔了脑袋,差点没命,我还担心得几夜睡不着,没想到醒来后比以前更机灵了。”想起之前的事,刘氏就觉得心疼。

    “我看嫂子你的福气还大着呢,你们家景睿和景灏也不错,你看景睿刚刚说话的样子,一点也不紧张,比起你当家还要有模有样的。”

    “小孩子还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不像咱们大人总是抹不开脸。”

    这时有一个年轻的媳妇走到了刘氏面前弱弱的开口,“刘嫂子,我也想报名,可以吗?”

    刘氏见是她忙热情道:“是文慧啊,当然可以啦,回头我算上你一份。”

    “多谢刘嫂子,那我现在就去开荒。”许文慧说得很小声,但刘氏还是听到了,便点了点头。

    “唉,可怜的孩子,还这么年轻,真是委屈她了。”刘氏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怜惜道。

    这位年轻的媳妇叫许文慧,成亲两年就和相公和离了,原来她嫁的是一个秀才,成亲两年后就考上了举人,被一个大官相中,打算招为女婿。秀才娘听说了,便以成亲两年无所出为借口休了她。但许文慧不同意,闵泽皇朝规定,成亲三年无所出才能休妻,她不同意被休,但是愿意和离,秀才同意了毕竟休和和离对他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许文慧回到了娘家,哥嫂容不下她,唯一的娘亲也是因为她的事既伤心又生气,本来就不好的身子更加坏了,不到一年就去了。然后她就被嫂子赶了出门。也是村长可怜她给了她一块地,并叫上村里的几个男丁给她盖了一间茅草房和围了一个院子,她才有了一个容身之所。平常她就靠着做些针线活和在茅草屋的院子里种了些菜拿去卖来维持生计。

    现在她也才十九岁多,二十岁都不到,就开始过着寡妇的生活,村里的人因为她的和离的名声,也很少和她接触,而在她大嫂大肆渲染她怎样懒,怎样小偷小摸之下,她更是日日过着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所以胆子也越来越少了。

    “和离这事她本来就没错,以前也是很好的一个姑娘呢,都怪命不好,要不然嫁个好的,也不会这样。”大石媳妇摇着头感叹了一句。

    “她之前那个相公真不是个人!”有福媳妇气愤地道。

    “女子家人就是第二次投胎,咱们以后给女儿挑夫家,一定得打听好了。”大树媳妇想到自己的女儿也十岁了,不禁警醒了一句,三人听了都点头同意,可不是吗,一辈子太长了,若是嫁个不好的,怎么过。

    四人又转开了话题说着其他事,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插了进来:“哎呦,三弟妹,你瞒得可紧啦,买了这么多地,少说也得两三百两吧,这请人也给出五十文一亩的高工钱,你这是发了啊,在家怎么总是藏着掖着的?”

    “二嫂说的是什么话,孩子她爹已经和爹娘说过咱们买了荒地准备开荒和盖房子。”

    昨天她也是知道三房一家买了荒地准备盖房子的,可是不知道买了这么多啊,这八十多亩的荒地,再加上两座山头,加起来起码两百多亩,这得两三百两才能拿下吧,老三家哪来这么多银子?真是让她羡慕妒忌得一阵抓心搔肺的。

    “谁家有银子不是藏着掖着的,难道你家的银子是拿出来分的?”有福媳妇最是看不惯李氏这种人,以前也和她有过一些小过节,所以忍不住刺回去。

    “我和刘氏说话关你什么事,一边去,别再多管闲事。”

    “这不是我们先在这说话你插进来,我才路见不平吗!”

    ……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这时,晓儿拿了一张报名的名单和景睿走了过来,“娘,大家都报好名字了,咱们去村头看看情况吧,几位婶子,你们去吗?”

    “去,咋不去。”有福媳妇大声回道,说完便看都没看一眼李氏先走了。

    “二嫂你去吗?”刘氏问刚刚拉开驾势准备开骂的李氏。

    李氏见有福媳妇走了,哼了一声,“不去!”

    李氏见王大婶和村里的几个妇人不知在说什么,打算去听听,那几个人可是村里的八卦能手现在说得起兴或者又有新鲜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