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十五章 开荒
    几人来到了村头,荒地上已经有很多人,有些人拿着竹篙在丈量,那竹篙很长很直,是专门用来丈量土地的,它的长度刚好是一亩地的边长。有几个心急的汉子甚至自己跨步来量,量出来也是差不多的,因为土地对他们来说太熟悉了,他们几乎每天都和它打交道,然后又一代又一代的传承。

    晓儿对农事的认识,只有理论,没有实践,她见大家带的农具各式各样,有锄头,犁,镐,耙等等,有人想用火耕,但被一些老人否定了,现在风干物燥,用火将荒地上的草烧了是方便很多,但这么一片烧起来,现在风又大,太危险了,万一风将有火星的草木灰吹到了五神山,那就闯大祸了。

    晓儿点了点头,深以为然,要求大家只能将每亩地拔出来的草堆在一块集中起来烧。

    刘氏也没闲着背着小妹和四婶,许文慧一起开一亩地,晓儿则带着景睿和景灏四处走走视察环境,挑选建房的地址和研究一下这片荒地的水利灌溉规划。

    她家买的这片荒地,因为地势比较高,离水源远,所以村里的人都不愿意开荒,毕竟单是灌溉就是一件麻烦事。即便是现在村民也是一边开荒一边说沈承耀是傻的。但晓儿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她可以装筒车,水车,将水运到高处,远处,没有不方便之说。

    三人来到了两座山的山脚下,这两座山是并排的,山头后面有一条小河,河水很急,河的另一边就是五神山的山脚。晓儿抬头望了一眼山顶,目测不高于三十米,看来得用得用高转筒车来送水。她一边视察环境,选取建筒车的地方,一边和两兄弟说自己的打算,或者问一些简单的问题,让他们思考,顺便教他们学习怎样利用自然地势。

    选好了两个建筒车的地方,她又带着两兄弟爬上了山顶,又问了两兄弟一些问题,像是:“这山地应该整理成什么样子才能有更多的空间种庄稼?”“若是有水能够从山顶上往下流,那又应该怎样设计水流的路线,让整座山的庄稼都能灌溉上?”

    景睿和景灏也很认真学习,一路上用晓儿教的方法视察环境,一边又思考着她提出的问题。

    三人登上山顶后,晓儿望着远处的景色,甚是惊喜,不远处的大山上一条瀑布倾泻于山石间,就像一匹永不断头的白色玉练长绢,又似一团团的浓烟在滚滚下坠;湖面上溅起的水花,如散珠喷雾,云漫雾绕。现在已经是秋末初冬,漫山红黄色的树叶,让那薄雾萦绕的大湖更似一湖在红红烈火中沸腾的水。

    好一片湖光山色,好一处风景如画。

    “哥,灏儿,咱们在这山顶建栋房子,夏天来避暑或者读书可好。”晓儿迫切地想在这山顶上建一栋别墅。

    “好!”景灏大声地道,他虽然不是第一次爬上来看这风景,但他每次看见都觉得这里很优美,看着那瀑布心情都好了不少。

    “好,等以后家里赚到了银子,肯定第一时间在这山顶上建房。”

    “嗯,先将荒地和这两座山开出来,不急,慢慢来的,等银子赚够了才能建座更好的房子。”她打算建一座混凝土结构的别墅,这样才够牢固,现在水泥就是一个问题,所以不急。

    “银子倒不是大问题,赚就有了。”晓儿打量着这山顶,大概大半亩左右的样子,到时候建一栋两百方左右的四层别墅。晓儿看着远处的风景,心里描绘着别墅的蓝图,越来越向往。

    三人下了山又爬上另一座山的山顶,这里看不见瀑布,但是俯瞰山下的田野,村庄,风景一样秀丽,不过晓儿并不打算再建一栋别墅,怎么着也要挖一个水塘蓄水,用来灌溉,顺便养珍珠。

    想到养珍珠,晓儿便想到河里捞鱼,她得找借口拿几个空间里的河蚌和珍珠出来。

    临近午时,日头越来越灼热,三人便回家去了。

    刘氏因为要喂小妹喝奶,所以比较早回来。

    三人回来的时候,刘氏刚哄小妹睡着,准备去上房给沈老爷子和沈庄氏做饭。晓儿听了拦着刘氏,“娘昨儿大伯娘不是回家了吗?平常大伯娘不在咱们去给老人做饭是孝顺,但终究咋们已经分家了,大伯娘又在家,你贸然去做饭这是喧宾夺主,这不是让人笑话。”

    刘氏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她这是习惯了还没分家的模式,既然这样她也不去上房了,先将自己家的饭做了。

    隔了一会儿,上房便传出了沈庄氏的怒骂,“老三媳妇,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滚出来做饭?黑心肝的白眼狼,想饿死爹娘,图个清静!都什么时候了,还是冷锅冷灶的,只顾着自己的肚子,不用管我和你爹的了,没良心下作的家伙!”

    刘氏听见沈庄氏的声音,忙跑出厨房,准备去上房,晓儿拉住了她,“奶,大伯娘昨天不是家来了?我娘是不敢抢了大伯娘的工劳呢,孝顺爷和奶,那是人人都上赶着去,这不是担心抢了大伯娘的功劳,大伯娘不高兴,毕竟咱们已经分家了。大伯娘不在时,平时帮着大伯娘照顾爷奶那也是应该的,但大伯娘回来了总得让大伯娘孝顺一下爷奶吧,不然别人知道了该说大伯娘不孝了,大堂哥以后当官有个不孝的娘也会被人说道。”

    蓝氏在东厢房里听了晓儿的话忙跑出来,“娘,我刚才忙着指点宝儿绣嫁妆一时忘了做饭,我现在就去做。”

    沈庄氏今日心里不痛快,刘氏阳奉阴违就算了,买了这么多地盖房开荒都瞒着,这是防着她呢,她想借刘氏做饭时好好出口气,“咋啦,让你娘做饭给我吃就不行了?我还吃不得你娘做的饭了?”

    “不是吃不得,平常奶吃我娘做的饭多了去了,但大伯娘做的饭,奶也没吃过几回吧,现在大伯娘在家当然就该她们一家来孝顺了。”

    “娘,你先回上房吧,我做好饭就喊你。”蓝氏心里叫苦,但脸上不显,还满脸笑容的。

    沈庄氏哼了一声,“老大媳妇,是你的活计就认真放在心上,我和你爹现在年纪大了,饿不得,承光开铺子,文儿读书,两人的饭点是耽误不得的。”

    沈庄氏这话说的算客气了,毕竟大儿媳妇是秀才家的女儿,而大孙子马上又要考秀才,她还是得给她留点脸子的。

    蓝氏磕磕碰碰地将午饭做完,晓儿一家已经吃完饭了,沈承耀才回到家里,他一进门又听见沈庄氏在上房骂骂咧咧的,回到西厢,刘氏见他回来,忙打了盆水进来给他梳洗,晓儿则将温着的饭菜搬到炕桌上。

    “孩子他爹,事情都办好了?”刘氏服侍完沈承耀梳洗,又递给他一碗水。

    沈承耀接过水,“办好了,梁大哥认识人,材料都是他带我去买的,比平常要便宜了一点。”说完一口气将整碗水都喝完了。

    “爹,先吃饭吧。”晓儿摆好了饭菜。

    沈承耀点了点头,又问刘氏,“娘怎么了,又在骂谁?”

    “大嫂应该是把饭烧糊了,大米饭呢!”沈庄氏应该是很心痛,烧糊了的饭粘在锅底那可是厚厚的一层。

    “菜也没洗干净,有沙子。”景睿将自己听到的补充道。

    “油放多了,盐也放多了。”景灏不明白连自己姐姐都能做好的事,大伯娘为什么做不好。

    沈承耀听了没说什么,他其实认为这些都是很基本的家务活,一个持家有道的妇人都应该会做,做不好,被骂也是应该。他低下头匆匆忙忙地吃饭,打算吃完就去村头看人开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