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十一章受伤
    日子悄无声色地在时间的轨道上划过,最近沈承耀一家可以说是忙得脚不沾地,荒地已经全部开出来,除了结算工钱外,沈承耀还用晓儿做的鱼饵到河里捞了一大桶鱼,每家给了一条两三斤重的鱼做为谢礼,后果便是开完荒后的几天,河里特别热闹,都是拿着箩筐在那捞鱼的人。而结果可想而知:败兴而归。

    今日是沈老爷子的生日,沈承耀天没亮就去镇上买鸡鸭鱼肉等菜回来了,现在天井里刘氏和李氏正围着一个大木盆给用开水烫过的鸡鸭拔毛,卢氏在杀鱼,蓝氏在洗青菜。

    李氏看了一眼晓儿往后院菜园子走去的身影,发现那丫头分家后长高又长胖了,皮肤白里透红,水嫩光滑,心里震惊不已,这才分家多久,分开吃食也没几天,那臭丫头就长得这样好了!再看看刘氏背上的小妹,更是粉嫩粉嫩,圆嘟嘟的煞是可爱!在沈家,就算是以前的沈宝儿也没这小丫头长得白胖可爱!心里更是妒忌得不行,凭什么比自己还不如的人,过得比自己好!她想起那天王大婶的话和最近村里的流言,因为妒嫉心里不好受,便想让人也不好过,“三弟妹,你家晓儿真是越来越妩媚了,难怪能招惹上富家公子。小小年纪真是好手段!”

    刘氏听了这话,将手中拔了一半毛的鸭子用力丢回木盆了,溅了李氏一脸腥臭的鸡毛水。

    “啊……刘氏你发什么抽疯?”

    “李氏你再胡说八道的话,我溅你一脸水是轻,你看我撕不撕了你的臭嘴!”刘氏心里气得不行,什么叫晓儿越发妩媚,招惹富家公子!这话传出去晓儿还有没有脸做人!

    “我可没胡说,村里都传遍了!你家女儿要是没勾引人家富家公子,人家会请你们坐马车,哎呦,丫头丫头的,叫得可亲热了!还有,最近你女儿不是三天两头的坐着马车出去,之前还过了一晚,第二天才回来,都不知道干的是什么事!可别败坏了名声,连累了我女儿!”李氏被溅了一身烫毛水,鼻端充满腥臭的气味,也火了,嘴巴更是不饶人。

    “啪!”刘氏冲上前用力甩了李氏一个耳光!“我们家和那两位少爷只是玩具生意上的来往,人家纡尊降贵来和咱家的人交往,是看上晓儿做的布偶有新意又讨喜,就买了晓儿全部的构思去开铺子,晓儿每次出去都是去看一下玩具铺子装修和生产的事!很快那家铺子就在县里开张了,你到时候睁大你的狗眼去看看!晓儿那天是去了府城,一天来回也赶不上,他爹也是陪着去的,什么不知道干的是什么事!你不清楚情况就不要乱说,胡乱败坏我家晓儿的名声,你还是她二婶吗?”

    李氏想上前去拉刘氏的头发,但卢氏拉着她,不让她上前,“二嫂有话好好说!”

    “卢氏你死开!这不关你的事!”

    蓝氏:“二嫂,女儿家的名声可不是随便污蔑的,你没有证据就别胡说!”

    刘氏皱眉,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不对。

    “王大婶亲眼看见,亲耳听见那给车上的公子叫晓儿丫头,可熟念了!”

    沈老爷子和沈庄氏听到动静从上房里出来,“都给我住手!”

    李氏见状也不管满地的鸡毛鸭血,直接往地上一坐,亮出她的绝招:双脚乱踢,双手拍打大腿嚎哭:“救命啊,杀人啦,刘氏这是要打死我啦,相公你快回来啊,你不在家我都快要被你兄弟家家欺负死了!”

    刘氏见李氏这样也恢复了理性,但她并不后悔这样做,女儿家的名声何其重要,晓儿这样小就被李氏这样埋汰,若是以后有人拿这事说,她还怎样立足,哪有什么好人家敢要她!

    晓儿从后院跑了回来,“娘,怎么了?”

    刘氏一见晓儿就抱紧她,双眼通红,摇了摇头。

    孩子就是刘氏的逆鳞,谁敢伤害她的孩子,她就会爆发母亲保护孩子的本能天性!像老母鸡一样,竖起浑身羽毛来对抗老鹰!

    沈老爷子见李氏头发凌乱,衣裳也东湿一块,西湿一块,一边脸肿得高高的,皱起了眉头,真是不省心!

    “老二家的,有什么起来再说!像什么样子!”

    “爹,你得为我做主,刘氏欺负我,我不就说了两句话,她就动手打我,欺负我男人不在家……”

    “你起来再……”

    “我让你欺负我娘!”这时谁也没注意到沈景志从厨房的大锅里勺了半桶滚烫的开水泼向抱在一起的两母女。

    “啊!”几声尖叫同时响起。

    门口一个紫色的身影快如闪电般扑向晓儿将热水挡下。暗处一道黑影几乎同时也闪身而出,为紫衣男子挡去了一大半热水!

    “主子!”小福子大叫出声,跑了过去。

    院子里的人都被这幕吓傻了。

    “表哥!丫头!”

    晓儿刚好回过头,脸上只是被几滴水珠溅到,却也感觉痛得厉害,她见上官玄逸半个手臂都湿了,而一身黑衣的人更是整个后背都湿了。

    “快,快把手泡到冻水里,你!你快把衣服脱掉,捂着伤势会更重的!”晓儿拉过上官玄逸将他半只手臂放在水桶里。

    黑衣人动都没动,看着上官玄逸的泡在水桶里的手,对自己身上的还冒着热气的衣裳似乎一无所觉。

    沈承祖将一桶冻水泼在他身上他才回过神,冷冷地看了一眼沈承祖,吓得沈承祖忙丢掉桶:“我,我只是想帮你降温!”

    上官玄逸看见晓儿脸上几个被烫红的地方,眉头皱得死紧,心中翻腾的怒火宛如随时喷发的火山,欲将一切都烧毁,声音因为刻意压抑的怒火冰冷得仿如从地狱深处传来。“拖进死牢!”

    黑衣人提起沈景志的衣领就出去!

    沈景志吓得大哭,不停地挥动双手双脚!“娘,救命啊,娘……”

    黑衣人一个手刀劈落,他便软下去了。

    “志儿,志儿……”李氏这次是真的吓哭了,她爬到黑衣人身边:“大侠饶命,大侠……他只是小孩,不懂事……不是故意的!”

    黑衣人踢开李氏,继续往外走。

    李氏跪着走到上官玄逸面前磕头,“这位少爷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他不是有心的,他知错了,以后都不敢了!”

    刘氏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听见上官玄逸要将沈景志关进死牢,这让她心里觉得愧疚,“上官公子,志儿他小孩子不懂事……”

    “夫人他烫伤我主子,就是死一万次也难辞其咎。”小福子简直恨不得拆他皮,剥他骨,伤了主子,这全部人都以死谢罪也是不够的。

    晓儿觉得沈景志罪不致死,但小小年纪,心肠歹毒,需要受点教训,不然以后更是不得了。

    “上官大哥,如果我能帮你治好你和你护卫的伤,你能不能……”

    “丫头这种人不值得你求情!”

    上官玄逸看了晓儿一眼,打断她,“他用开水泼你!”

    他不在乎自己的手,但如果让这开水泼在她身上,她整个人肯定都被烫伤,毁容是小,若是伤口溃烂,丢命是大!

    “我知道,可是他怎么说也是我堂哥,如果我帮你找药治好你的伤,你能不能饶他不死?”

    上官玄逸看着晓儿,他明白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听到这,李氏仍在磕头,“公子,你饶了他吧,他真不是有心的!”

    “再求情,你也一起去受罪好了!”狄绍维看了一眼这蠢货!

    听了这话,李氏不敢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