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十二章 中毒
    晓儿将上官玄逸和狄绍维带进了西厢房。

    “你们先坐坐我去拿些药给你。”

    晓儿回房间后马上就进空间,摘了一片无忧树上的叶子,“白天,这叶子能治烫伤吗?”

    “可以,不过你最好不要直接给他吃一片叶子,不然一下子好了就麻烦。”

    “那我把叶子捣碎,让他分开十天吃好了。”

    “再加滴池子里的无忧水,对他有用。”

    无忧水是解毒用的,白天说无忧水对上官玄逸有用,那就是说“他中毒了?”

    “慢性毒,毒性会突然发作,发作时会导致短暂失明,幸好他发现得早,没再吃那毒药,不然早就是一个瞎子了。”

    短暂失明!若是遇到危险情况,短暂失明就足以丢掉性命了。

    虽然和上官玄逸认识了不久,但人与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怪,有些人你和他只是说了几句话,你就会感觉和对方很熟悉,就像知己一样,这大概就是一见如故,晓儿对上官玄逸的感觉就是这样,莫名的感觉他值得她信任,仿佛认识了很久一样。

    她摘了两片叶子分别捣碎,然后往其中一片叶子里加了一滴无忧水和一些珍珠粉搅拌均匀,搓成了大小一样的十颗小丸子,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只是少加了无忧水将另一片叶子也制作了10颗小丸子,然后拿纸包好,便出了空间。

    回到上官玄逸所在的房间,只见沈玉珠,沈宝儿,沈贝儿围在两人身边,晓儿挑了挑眉。

    沈承耀和刘氏一脸尴尬,景睿和景灏则捂脸,简直丢脸至极!

    “两位姑娘请离我家主子一米外!”小福子伸手挡着两人。

    “公子你的手还痛吗,我帮你吹吹就没那么痛了。”沈玉珠从来没见过这么貌美的少年,她终于遇到理想的夫君了。

    “公子我这里有上好的烫伤膏药,我帮你上点药吧,被这么烫的水烫着那该多痛!”沈宝儿一副娇柔软弱,心痛无比的样子。

    而沈贝儿则捧着一个茶杯递到狄兆维面前,“公子请喝茶,这茶叶是我舅舅从南边买回来的,我爹可爱喝了!”

    上官玄逸打量着这间屋子,将两人视为无物,狄兆维满脸不耐,看见晓儿出现在门口,马上站了起来,撞翻了沈贝儿捧着的茶水,“丫头,你可回来了!”

    幸好,茶水不烫,不然她该受罪了,看着湿了一片的裙子,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晓儿。

    晓儿很无辜,这是躺着也中枪,不过沈贝儿的眼神算什么,她不痛不痒的,谁在乎她啊!

    “我去拿个药,也就几句话的功夫,你别说得我好像去了很久一样。”

    “这几个疯婆子哪来的,快赶出去,那劣质脂粉的味道,闻到我想吐。”

    疯婆子?劣质脂粉?沈宝儿听了这话脸红了,心里觉得一定是沈玉珠和沈贝儿连累了她,于是她便脸露委屈,眼泪停在眼眶里将流不流,那梨花带泪的样子,真让人我见犹怜。

    “公子~”那声音媚得狄兆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我受不了了,先走了。”说完飞一般跑了出去。

    “公子~”沈贝儿学着沈宝儿的叫声,追了出去。

    晓儿忍不住笑了,上官玄逸见晓儿笑,忍不住用扇柄敲了一下她的头,“很好笑?”

    立马惹来两道x光射线,晓儿忍着笑摇了摇头,“咳咳,没有,这是给你的治疗烫伤的药,一天一颗,吃十天就好了。这是给你护卫的,也是一天一颗,两包药别搞混了。”

    “两包药不一样?”

    “不一样,你的好多了!”

    ,上官玄逸将那包差多了的药给了小福子,“给右翼,一天一颗。”

    而他则打开自己那包药,拿了一颗便放进口里。那动作优雅得身旁两个花痴口水都流出来了。

    小福子想拦着,“主子,这外面的药哪能随便就吃!”

    “无妨。”药入口即化,同时手上的痛感也没了,上官玄逸心里诧异,这药效也太快了吧,这丫头能将如此好的药给自己,也没枉费自己对她这么好。

    见他如此信任自己,晓儿心里也觉得高兴,给他一滴无忧水总算是值的.

    “我们得回帝都了,有什么事你知道怎样能找到我的。”上官玄逸站起来,看了晓儿一眼,便往外走。

    晓儿点了点头,“记得吃药。”

    沈承耀夫妻,“上官公子慢走。”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就走出了沈家,而从他进沈家以来一个眼神都没给过沈家三房以外的人。

    小福子挡住两个花痴少女,“两位姑娘,别再妄想靠近我家主子,不然我就不客气了!”然后又忙里偷闲地对晓儿一家说“沈三爷,沈三夫人,晓儿小姐,我先告退了!”

    上官玄逸走后,晓儿和刘氏便继续忙活刚刚未完成的活计,今日是沈老爷子的寿日,除了自己一家人,还请了沈老爷子的大哥,村长一家来吃饭的,听说和沈宝儿定亲的县丞二公子也会过来,所以老爷子特意吩咐饭菜准备得丰富些。

    蓝氏和李氏都围着刘氏和晓儿打听上官玄逸和狄兆维的事,而两人对她们的问题一概只回,“他是买我们布偶开玩具铺子的人,其它我们也不知道。”两人问来问去也问不出什么才作罢。

    沈玉珠回到上房直接对沈庄氏说,“娘,我想要刚才那位紫衣公子做我夫君!”

    沈庄氏对沈玉珠向来是有求必应的,“好,娘去打听打听他是哪家公子,依我看,他也勉强配得上我的宝贝。”

    沈老头听了呵斥:“胡闹,那人一看就身份不凡,岂是我们能配得起的!我家女儿断断不能去给人做妾。”

    “玉珠哪里配不上他了,我的玉珠长得花容月貌,哪位大家公子看了不想求回去的,不是世家的我还不要呢。”

    沈老爷子摇了摇头,懒得浪费口水。

    沈宝儿回到房里,将自己定亲的对象和上官玄逸对比了一番,发觉越对比,县丞二公子越是不堪,简直连别人的手指头都比不上,心里有点后悔,若是早点遇上他便好了。

    现在自己都定亲了,怎么办!

    沈玉珠似乎也对上官公子也有兴趣,这是又想和自己争!想起上次定亲宴沈玉珠对县丞二公子抛眉眼就生气,突然又心中一动,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