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十三章 退亲
    发生了沈景杰被抓的事,沈老爷子本打算取消寿宴的,但沈承光说县丞家会来人,沈老爷子才作罢。

    李氏虽然心痛自己的儿子,但她也做不出陪着儿子一起受罪的事,只能跪在沈老爷子面前求他救自己的孙子,李氏也知道自己去求三房,三房一定不会答应,但沈老爷子说话了,三房若是不答应就是不孝。

    沈老爷子直接看向晓儿,他也看出了那两位公子是冲着晓儿来的,“晓儿丫头,你看,能不能求求那位公子,放过你堂哥?”

    “爷爷,刚刚我已经求过了,那位公子身份高贵,只是将三堂哥关进牢里一头半个月已经算是轻的了,上官是国姓,那位公子可能是一个皇亲国戚,一个弄不好,咱们全家都有可能一同赔罪的!”

    沈宝儿,沈玉珠听了这话心中更加激动不已。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也是怕了“老二家的,志儿的脾气日渐见长,心思也不正,借此机会吸取教训也是好的。我不拦着你去给志儿顶罪,但要一大家子人一起去赔罪却是不行的。”

    李氏听了这话不哼声了,如果烫到的真的是皇亲国戚那诛九族也是有可能的。

    时辰已将近正午,屋子里村长一家和沈仁富一家早就等得既有点尴尬又有点不耐,县丞家的马车终于来了,沈老爷子见人来了也是松了口气!

    县丞二公子明治杰率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捧着寿礼的小厮,沈承光见他走进来立马站了起来,因着是县丞的儿子,大家也都站了起来。

    明治杰一进来就给沈老爷子行了礼,然后又向沈承光行礼,再一一向村长和沈仁富沈承耀等长辈行礼,即便是同辈也行了个平礼。

    “没想到在此能见到子轩兄。”

    “来为族中叔公贺寿的,我知道治杰兄要来,早早就来这等你了,不曾想等了半天才等到。”村长也算是沈老爷子出了五服的侄子。

    听了这话明治杰的脸微微发红,又行了一礼,“家中突然有事耽搁了,让大家久等了。”

    沈承光让明治杰坐在他本来坐的位置,明治杰推辞了,坐在沈子轩身边。

    晓儿看着这个传说中的沈宝儿定亲对象,相貌堂堂,七尺之躯只是略显瘦弱,头戴方巾,白色织锦长袍,典型的文弱书生。沈子轩和他似乎很熟,而他一进来就纡尊降贵对大家行礼,没有因为家世上的优势而高高在上,反而有些斯文和腼腆。沈宝儿还是挺有眼光的,不过……想起早上的一幕,某人似乎并不满意,欲另攀高枝了。

    吃饭前,沈宝儿亲自给大家端了碗鸡汤,明治杰见沈宝儿站在他身边将汤放下,脸就忍不住红起来,“谢谢,宝儿姑娘。”

    晓儿见了暗自摇了摇头,可惜了。

    女桌上晓儿的身边坐着沈子轩的妹妹沈妮芮,而沈妮芮的身边则坐着沈贝儿,沈宝儿将鸡汤端给了沈妮芮后再端了碗给沈贝儿,然后就拿着托盘出去了。

    沈贝儿见沈妮芮的汤比她的多了一块鸡腿肉,便用手碰了碰正在和晓儿说话的沈妮芮,“妮芮姐,我爱吃鸡腿,我和你换碗汤好吗?”

    沈妮芮听了便亲自将两碗汤换了过来,沈贝儿对她笑了笑,便吃了起来。

    因为沈贝儿担心被沈庄氏骂,问得小声,桌上大家都顾着吃喝,倒没有人留意到这一幕。

    “妮芮姐,快喝汤吧,鸡汤凉了就不好喝了。”晓儿也没将这事放在心上,沈贝儿性格像李氏,爱贪少便宜。

    沈宝儿回来见沈贝儿将鸡汤喝完,又看了一眼男桌,明志杰也正在喝便放下心了。

    沈贝儿饭前李氏在厨房偷了很多肉菜到房间给她吃,所以她很快就吃饱了,避免呆会儿要收拾碗筷,便留下一句“大家慢慢吃”就赶紧离席了。

    沈宝儿见状心里暗自高兴,计划成功一半。

    沈妮芮饭吃了一半,肚子就痛,半途离席去方便也是不雅,她忍痛匆匆吃完饭留下一句,“大家慢慢吃,我吃饱了”就往茅房跑。

    隔了一会儿,明治杰也离席了。

    蓝氏正好从厨房走出来,见明治杰出来便奇怪的问道:“治杰这么快就吃饱了?”

    “我饭量比较少,伯母请问茅房在哪里?”

    蓝氏指了指后院,“我刚从茅房出来不久,顺手将门关上了,免得有异味飘出来。”

    明治杰点了点头便快步往后院去,想起蓝氏的话,便直接推开了门。

    “啊……”沈妮芮刚方便完将裤子穿上正想好裤带,门便被人推开了,吓得她下意识尖叫出声。

    明治杰立马将门关上,满脸通红,站在门外不知所措,“姑,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里面没……”

    听到尖叫声,蓝氏第一个跑进来,“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听见喊声?”

    随后在沈宝儿的带领下,上房在吃饭的人也过来了。

    “有一位姑娘在里面,我,我不小心推开了门,我以为……”此时的明治杰腹痛难耐,没心思多思考,再加上刚才是蓝氏告诉他,她刚从茅房出来,顺手将门关了,他才直接推开门的,所以没经思考就说了出来。

    “你看到了里面的姑娘在如厕?”蓝氏用力压抑心里的喜悦,面上则露出了担心和愤怒的表情。

    “没有!”明治杰用力摆手加摇头。

    “那你看到什么了?”蓝氏紧张地逼问。

    听了这话明治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怎么能说他看见里面的姑娘在绑裤带,只是脸色像熟透了的苹果,很红很红。

    在场的人见他脸红成那样子,都以为他看见了不该看的。

    沈宝儿直接哭了出来,蓝氏见状走过去抱着她一起哭,两人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李氏有点兴奋,难道里面的是自己的女儿,若真的是自己的女儿,那她一定要明治杰娶了自己的女儿。以后县丞就是她亲家了。

    村长,村长夫人和沈子轩都有些担心里面的是沈妮芮。

    沈妮芮在里面也是慌了神,她听见外面这么多人来了,都不敢出去了,后来听到明治杰的话,更是气,这人真是没事也被他说成有事了,到时她真的跳落黄河也洗不清了!

    气急了她直接推开了门走了出来,“他什么也没看到,他推开门时,我已经穿带好了!”

    明治杰见她出来解析,也松了口气,跟着点了点头,“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

    但在场的人相信的却没有几个。

    “既然已经穿戴好了,那你为什么躲在里面半天都不出来?”李氏唯恐天下不乱。

    “我当时也是吓得反应不过来。”

    蓝氏抹了抹眼泪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妮芮丫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是大心里喜爱这侄女的,岂能让她以后因为这坏了名声而毁掉,治杰,你和宝儿的亲事只能取消了。妮芮丫头也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姑娘。”

    “他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沈妮芮也急了。

    村长和村长夫人知道自己女儿的性子,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她每次说谎时,耳朵是会红的,但这次没有。村长走出来:“我相信我女儿的话,她说没有就真的没有。”

    “我也了解治杰兄,他是正人君子,说什么也没看见,就真的是没看见。”

    明治杰听了这话,心里有些感激沈子轩,毕竟这事是事关他亲妹子声誉的,而他都愿意帮他说话。

    李氏听了嗤笑,“你们当然这样说了,谁想自家的女儿坏了名声,要是我啊,被抓个正着,打死我也会说没看见!”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要是人人都和你一样唯恐天下不乱,那世上就没有一天太平了!连陪着自己儿子去受苦都不愿的人,我就不信打死你,你也有不说的事!”村长夫人狠狠地刮了李氏一眼。

    李氏不敢出声了,村长可是地头蛇,她也是得罪不起的,刚刚也是一时头脑发热。

    明治杰看了一眼沈宝儿,心里虽然不舍,但自己的确坏了一个姑娘的名声,而且那姑娘和姑娘的家人都没有一句责备他的话,更何况她还是自己好友的妹子,忍下不舍,对蓝氏和沈宝儿行了一礼:“沈夫人,沈姑娘,明某莽撞,冲撞了子轩兄的妹子,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事就该勇于承担责任,所以对不起了,明日我会将庚帖退回的。”

    沈宝儿也停止了哭泣,可伶兮兮的望着明治杰,摇了摇头,“我不怪公子,只怪天意弄人。”

    明治杰心中一痛,别过眼,对着村长一家行了一礼,“明某莽撞了,害得沈姑娘坏了名声,我会负责的。在下先告辞了,明日再来商议具体事宜。”

    沈妮芮心中呐喊,这都是什么事!明明真的什么也没看见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