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十四章 再定亲
    明治杰带着小厮走了,一出沈家门就找茅房。

    沈宝儿和蓝氏佯装伤心不已的回房间了,其他人也不好意思继续留在这看村长家的热闹,都回了上房。

    晓儿没想到沈宝儿如此聪明而又愚蠢这么快就出手,聪明的是刚定亲不久就被退亲远没有定亲久了受到的负面影响多,定亲时因为明治杰的身子刚好也没有大办,所以很多人是不知道的,村里部分人知道,但毕竟没有在村里摆过定亲宴,很容易就能完过去了。愚蠢的是,她将自己放在太高的位置了,没有自知之明,这个时代的婚姻多是父母之命的,即便她从小便是以大家闺秀的方式来培养,但这个世界太多大家闺秀了,有才有貌的世家千金相信上官玄逸见过不少,真要在同一类人里选择,他的父母和他又凭什么会选一个山寨版的大家闺秀。

    人站在不同的位置就能看见不同的风景,这时代,门当户对的婚事更被长辈所喜欢,是因为家世相当的,大家见识的风景一样,这样会少很多麻烦,高嫁低娶也是在同一个圈子里来说的。

    沈妮芮忍不住落泪了,她正是花季少女,对自己未来的夫君,未来的亲事本就会充满美好的幻想,哪曾想会以这样丢人的方式来定下。

    “我可怜的丫头!”村长夫人白氏抱着女儿也红了眼,她捧在手心了疼爱的宝贝,刚打算认真为她找门好亲事,就被迫要嫁一个弱不禁风的人。对她来说,做丈夫的最重要是身体好,没有好的身体哪有精力照顾好家庭,保护好妻儿!她可是听儿子提起过,他虽然总是请病假,但学问依然很好。但身体不好,学问再好她也看不上,万一女儿嫁过去早早守寡了怎么办!

    “芮儿,治杰兄也是个好的,品性德行都不错,学问也很好,家世也好,配他也是不错的。”沈子轩摸了摸沈妮芮的头安慰道。

    “他再好,心里喜欢的也不是我!”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有什么幸福可言!她自己的爹娘恩爱,她也想找个爱自己的相公,过着爹娘一样恩爱的日子。

    听了这话沈子轩没有说话,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明治杰一心系在沈宝儿身上。

    “子轩哥,我刚见明公子脸色有些白,你最好去拦着他,先带他去罗大夫那里看看。”

    听了这话,沈子轩也有点不放心,自己这个同窗身体的确弱,“爹,娘,我去看看治杰兄!”

    村长点了点头。

    白氏心里更加不愿意结这门亲了,没得操心一辈子!

    “他爹,咱们不能结这亲!他身子这么弱,这是让女儿嫁过去守寡吗?”

    “你说的是什么话,身子弱可以调理的,再说现在这样,又有那些好人家敢娶芮儿。嫁远了,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你放心吗?”

    听了这话白氏不出声了,她不舍得,但又不甘心。

    这时沈妮芮肚子又痛了,她又捂着肚子跑进了茅房。

    “芮儿是吃错东西了吗?”白氏见此也不再纠结了,担心起女儿的身体。

    “等妮芮姐姐出来,带她去罗大夫那看看不就知道了。”只要两人都被诊出是被下了泻药,那明治杰对沈宝儿的一往情深肯定会打折扣,对以后两人的婚姻应该会有好处。

    明治杰出完恭出来就想到事情不对劲了,他都没怎么吃桌上的东西,只是喝了碗鸡汤,这还是因为这汤是沈宝儿端的他才喝完了,可是汤刚喝完没多久,他肚子就痛!正好去茅房的时候又碰见蓝氏。要不是蓝氏说的话,他也不会直接推门的。

    蓝氏为什么要故意暗示他茅房里没人,他是她的未来女婿,这样害他有什么好处?应该不会是蓝氏故意害他,明治杰摇了摇头,究竟是谁?

    “治杰兄,我带你去村里的大夫看看吧,你脸色有点差。”沈子轩见出来寻了一会见明治杰还没走,心里松了口气。

    明治杰心里有疑问,便同意了。

    ———

    几人从罗大夫家里出来,明治杰脸色黑黑的,他不明白沈宝儿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不想嫁自己,他派媒婆过去时直接拒绝就是了,为什么答应了现在又要设计自己和另一个女子,她不知道女子的名节是很重要的吗?这样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她心里怎么过意得去。枉他往日见她这么爱护小动物,还以为她是一个心善的女子。

    “我想起来了,吃饭的时候,沈贝儿和我换了碗鸡汤!”

    “她为什么要和你换鸡汤?”白氏觉得奇怪。

    “我碗鸡汤里有块鸡腿肉,她说她爱吃鸡腿。”

    白氏:……这沈贝儿真是和李氏一个性子啊,可恨的是这贪小便宜的性子间接害了她的女儿!

    明治杰听了这话心里更是失望,这就是他看上的女子,为了退亲,连自己的妹子也会去害,还害不成,连累了别人!他真是瞎了眼了!

    “沈伯父,沈伯母,我明天便差人来议亲,定不会委屈了沈姑娘的,晚辈先告辞了。”说完又对沈妮芮行了一礼,“沈姑娘,抱歉,刚才冒犯了。”

    次日明治杰果断地和沈宝儿退了亲,又派媒人去村长家议亲,几日后的某个黄道吉日,县丞家相当厚重的定亲礼送到村长家,羡煞了无数村里人,沈妮芮的成亲日期也定了,就在来年春闱后不久。

    沈宝儿知道明治杰给沈妮芮的定亲礼居然比给自己的要多,心里气得不行,同时又更加觉得自己退亲是正确的。

    刘氏自从知道了沈妮芮这事有大房的参与后,心里对大房一家更加提防了,更是觉得韵儿的弄丢肯定是他们有意的。沈承耀没说什么,但最近他也总往县里跑,一来是想打听县里有什么好的铺子要卖,二来也是向衙门打听韵儿的事。

    期间晓儿之前订的酒坛子也送过来了,正好葡萄酒需要进行过滤和二次发酵,二次发酵需要二到三周的时间,发酵完后酒液就会变得清澈起来,底部会有沉淀物,再将酒过滤到另一个坛子然后密封起来,过滤出来沉淀物扔掉,葡萄酒就算做好了。

    金樱子酒的发酵也结束了,金樱子酒的酿制要麻烦得多了,期间需要加入糖水,柠檬酸水和酵母,发酵结束后又要分离果汁,调配成分,又要进行冷冻,下胶,过滤,最后还要用酒精覆盖液面等处理才能进入贮存阶段,时间至少需要一年以上,这样出来的酒醇厚丰满,酸甜适中,果香和酒香相互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