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十五章 韵儿
    沈承耀两夫妻连赶了五天路终于进入云东县的范围,云东县沿海,扑面的海风,咸咸的。

    排队进城后,刘氏饿得受不了了,“晓儿她爹,咱们进城后先买些包子带在路上吃吧!”

    今天一早,吃过几个包子,几人又赶了半天路,现在肚子都饿了,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餐不定时,或者伙食没那么好,奶水都不够了,小妹闹着要喝奶的时间越来越频繁。幸好晓儿给准备了一些肉干,不然更没奶水。

    “好,我见前面就有一家包子铺。”

    “李嫂子,这里离李家村还有多远?”刘氏感觉自己被马车颠得腰都快断了,她从小到大从没去过这么远的地方。也不知道坐马车原来是这么痛苦的事!

    “快了,从南城门出城,再走半天路就到了!”

    “还要走半天!”刘氏听了心里失望透了。

    “我都是走路出城的,坐马车应该很快就可以到了!”李嫂坐马车还晕车,她更加想快点到。

    听了这话刘氏又来了精神,走路半天,那马车可不是一会儿就到了!

    到了包子铺,沈承耀下了车,买了二十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又装了几葫芦热开水,然后匆匆赶路了。

    这一路过来,为了快点到达目的地,他们吃的都是能带到马车上吃的,不是包子就是馒头或者窝窝头。不过都是过惯苦日子的,有肉包子吃就很好了,李嫂子倒没有觉得吃食不好。

    李家村更加近海,海风吹得人脸上生痛。

    “我们村在海边,村民多是靠捕鱼为生,但海鱼捕上来很难存活,而且城里太多人卖鱼了,所以只能勉强过个温饱日子,遇到大风雨多的时候,房子都可能被吹倒,又不能出海,那样日子更是艰难。”

    “你们村的房子看上去很牢固啊!”这么大块石头砌的屋还会被吹倒,那得多大的风,刘氏心想。

    “风浪的破坏力很可怕。”她都有点后悔当年选择远嫁这里了!不过万般都是命!

    海边的生活,朝不保夕。时刻处于担惊受怕中,她也是过了很多年才适应过来。

    “前面第三家就是我家!”李嫂用手指了指前面。

    来到李嫂家门前,李嫂跳下马车拍打着门板。

    “勇儿,海儿,娘回家了!”

    沈承耀和刘氏也下了马车,沈承耀帮小妹将抱被紧了紧,只露出一双眼个一个鼻子,风实在太大了,吹得人眼都睁不开。

    小妹刚吃饱,对帮自己盖被子的爹爹咧嘴笑了笑。

    沈承耀见状连日来的疲惫都少了不少,而且马上就能见到自己另一个女儿了!

    “娘,你回来了?”院子里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接着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一个身影随之扑入李嫂怀里。

    “勇儿,你表妹和表弟呢?表妹的爹娘来接她回家了。”

    勇儿抬起头看了沈承耀和刘氏一眼,怯怯地开口:“娘,昨天奶奶说表妹快死了,死在屋里晦气,会影响咱们家的运道,就把表妹扔在后山了!表弟也跟着过去了。”

    刘氏听了这话一个踉跄差点晕过去。

    “后山在哪里?快说啊!”沈承耀双眼通红,大吼。他的女儿,他好不容易才有了消息的女儿!这么冷的天被丢在后山还能活吗?后山也不知道有没有猛兽。

    “我,我带你去!”勇儿吓了一跳,但还是勇敢地回道。

    几人匆匆来到后山。

    “就在这山洞里面,昨晚我和表弟将表妹抬到山洞里的!我还偷偷拿了一床被子出来给他们盖!”

    洞口很小,小孩子进去没问题,大人必须躬着身才能进了。

    山洞里,一个小女孩静静地躺在草堆上,身上盖着一张破旧的棉被,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那苍白的脸色和嘴角周围的血迹。

    她旁边一个小男孩脸色紫黑,嘴四围也是布满血迹,手里正拿着一根棍子强撑着将要倒下的身体,在驱赶一个不知名的动物,气若游丝地道:“不要过来,不能咬月儿!你再过来,我,我就打死……你”说完便倒下去了。

    沈承耀进来见到的就是这一幕,他快步上前夺过棍子,三两下就将那动物打死。

    “啊!”

    李嫂见两个人的样子,以为见鬼,吓得尖叫一声。

    “韵儿!韵儿!”刘氏跑到韵儿的身边,自己的女儿化成灰都能认出来,哪怕样子多么恐怖!

    她颤抖地伸出一根手指探到韵儿的鼻端,虽然很微弱,但还有气!

    “还活着,韵儿还活着。”

    “晓儿不是给你药了吗?快拿出来!”

    “啊,对,药!喂药!”刘氏忙解下肩膀上的包袱。晓儿说这药能治风寒和其他疾病的。刘氏拿出药喂了一颗给韵儿。

    “那包是解毒的?”这小男孩嘴唇都发黑了,估计是中毒了,再不解毒就没救了。

    “这葫芦里的水,一滴就够了!”沈承耀掰开男孩的嘴,滴了一滴水进他口中。

    很快,男孩嘴上,脸上的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褪去!男孩很快清醒了。

    睁开眼,看见沈承耀立马防备起来,“你是谁?”

    “文日!”李嫂看见文日醒来惊喜道。

    “大姑?”听道熟悉的声音文日转过头来,看见李嫂才放松下来,然后又想起韵月儿,忙转过身来,“月儿!”

    这时刘氏正帮韵儿擦干净脸上的血迹。

    韵儿也幽幽醒了过来,看见正在帮自己抹脸的妇人,她好像看见自己的娘亲了,“日哥儿,我是死了吗?我好像看见我娘了。”她都以为她死了才能再见到自己的娘亲了。

    自从离开爹娘后,几乎每晚她都会回忆自己爹娘的样子,就怕有一天忘记了,以后家里有银子了,爹娘来接她回家,她也认不出自己的爹娘。

    大伯娘对她说,“家里养不起这么多女孩子,你娘一下子就生了两个女儿,你奶打算卖掉你们其中一个,要是你不愿意跟着这两位伯伯和婶婶走,那只能让晓儿跟他们走了。你放心,等家里有银子了,会接晓儿回家的。”

    姐姐比自己更贪玩又爱吃,去到别人家,肯定不讨喜的,不能让姐姐跟他们走。现在家里是有银子了吗?还是她在做梦?

    “是娘,娘来了!”刘氏说完眼泪簌簌而下,咽不成声。

    “文月,是你爹娘来接你了!”李嫂的眼睛有点湿,她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居然还记得自己的娘亲。

    “韵儿,我是爹,你还认得吗?”沈承耀蹲到韵儿身边握着她的手轻声问,他的女儿这么多年来过去了,居然只长大了一点点。她过的是什么日子?他眼睛通红,鼻子都是红通通的!

    “哗,爹,娘,你们终于来了,我,我……等你们……等了好久好久!”韵儿见真是自己的爹娘来接自己忍不住大哭起来。

    她都忘记有多少日子她不敢哭出声了,只能晚上偷偷地哭。

    一家四口抱在一起哭了起来,旁边围观的三人也忍不住落泪。

    哭了好一会儿,小男孩才问李嫂,“大姑,我爹娘找到了吗?”

    “我不知道你爹娘是谁,不知道去哪里找。”李嫂抹了一下眼睛,摇了摇头。

    听了这话,男孩羡慕地看了一眼抱在一起的几人,然后低下了头,月儿有自己的爹娘了,会回自己的家。以后这个世界真的就只剩下自己一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