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十七章 断绝关系
    敲敲打打一个多月,晓儿家的新房子终于建成,现在在修院墙。晓儿打算将荒地和荒山都围起来,村里人知道了这事都觉得晓儿一家疯了,将这么大的一片地围起来那银子都够他们建几座房子了。

    晓儿也不管别人说什么,让沈承祖帮忙请了村里二十个口碑好的男丁帮忙修,25文一天,不包饭,其他村的村民听说了都抢着来报名,沈承祖挑了一些勤快老实的,一共请了四十八人。

    荒地她打算多挖几个池塘,到时候养鱼虾蟹和河蚌,以方便以后将空间里的鱼和珍珠拿出来卖。至于两座荒山,其中一座用来种草药,另一座用来种水果,目的也是为了方便拿出空间里的药材和水果。

    她还请梁工头在两座山的山脚下一前一后建两座简单点的房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布局是现代房子的布局,一样是砖瓦房,只是只有一层,是以后用来给打理山上作物的人住的。

    傍晚时分晓儿三兄妹回到家,立马被叫到上房。

    “你们三个怎么请人将所有荒地都修院墙围着的?”沈老爷子一见三人进来,坐也没让他们坐,直接开门见山道。

    “那样就更安全了,不用担心别人偷咱们家的东西!”

    “混账!你有什么东西能让人偷的!那些荒地能不能种出东西来都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那院墙修下来,要用的银子,都够盖一座房子了,我今天的脸都被人笑绿了!”沈老爷子气得胡子翘翘。

    “可不是吗,这世上地主家的良田都没有围起来呢,人家好田好地难道种出来的东西不比你家荒地的好?你当世上的小偷都瞎了眼了!”李氏在旁边添油加醋。

    “败家的小崽子,你娘是怎样教你的,趁着你爹不在家,你是想将我们老沈家都败完吗?我告诉你,到时候没银子,别向我要,我们已经分家了,你们家再怎么样也是你们家的事。”沈庄氏今日可是听说梁工头一直都还没拿到工钱呢。

    “虽然这次我去南边是赚了点银子回来,但是,我也打算买地建房,给景华娶个好媳妇,还有送景业,景志上学堂的,那样的话,银子可是不够用的,你们也别打算问我借,免得到时我为难。”沈承宗不可一世地地开口,那样子真是嚣张跋扈!

    “三弟和三弟妹不在家,将整个家留给几个小孩做主,这哪里是小孩子能坐主的事,三弟也太鲁莽了!太惯着孩子了。要是让咱娘来当家肯定不会这样!勤俭持家娘是一直教导我们的。”蓝氏摇了摇头。

    沈庄氏听了这话腰挺了挺,“现在分家了,你们也知道我重要了,当家也不是谁都能当好!”

    三兄妹进来,只说了一句话,就被几人围攻了。

    “奶,二伯放心,我们家去问谁借也不会问你们借的。”景睿赌气道!

    还真要借银子啊!

    “那说好了,到时候可别反悔,你们怎么求我我都不借的!”沈承宗再三声明。

    “我养你们这么大,没道理老了还要给你们还钱!”怎么样也该是你们养我,给钱我用了!

    “盖房子的工钱给完了吗?”沈老爷子问景睿。

    “还没,等爹回家再给。”

    “盖房子的材料钱付清了吗?”

    “有些付完了。还有琉璃窗,地暖之类的没付。”听到琉璃窗,屋里的人都吸了一口气,琉璃啊,那得多少银子!

    “修院墙的砖钱付清了吗?”沈老爷子也觉得很不妙了。

    景睿摇了摇头,“付了订金。”

    “混账的东西,这么多银子没付,还敢修院墙,明天立马让你四叔将那些人都劝回去,那院墙不修了!”

    “可是不修,咱们亏得更多了!”

    “你们用琉璃做窗户?做了多少扇?”蓝氏心里涌起不安。

    “我们全部窗户都用琉璃做,已经订好了,这两天就送过来!”晓儿快被这些人的想象力笑死了,她都觉得自己忍得有点内伤!

    她真是从来没见过这样靠糊乱猜测,就将事情弄到真的一样来解决的!

    “你们知道琉璃的价格吗?一个琉璃窗多少银子?”

    三人均摇了摇头,琉璃铺子还没开张,具体的价格还没定,他们怎么知道,不过成本很低就是!

    “爹,娘,我曾在县丞家里见过一个琉璃杯子,那个杯子是县丞夫人花了二十两在珍品阁买的!”

    沈庄氏听了这话脸都白了,一个杯子都要二十两,老三家的新房,窗户开得特别大,那么多窗。那得用多少琉璃做出来,那得多少银子,一百两,不对,一百两一个窗都不够!几百两一个窗,那不就要上万两的琉璃。天啊!去哪里有那么多银子给别人。

    就那些玩具,她是怎么也不相信能赚万两银子的,那只能借高利贷了,想到很多人借高利贷的下场,她吓得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白!

    在场的人都想到了,人人心里都觉得恐慌。这是整个沈家赔进去也没那么多银子给人啊!

    不对,他们早就分家了,为什么要将他们也拖下水!那房子盖了又不是他们住的!

    “老爷子,这分家了的父母兄弟需不需要给儿子兄弟还高利贷的。”

    “娘,分家了还是父母兄弟啊!这肯定脱不了关系的!”蓝氏状似无意地道。

    脱不了关系?断绝关系不就行了!李氏听了这话灵犀一动,一拍手大声道:“我家要和老三家断绝关系,我上有老,下有小可不能赔进性命了!”

    沈庄氏听了这话,眼都亮了,对断绝关系。“对,我家也和你们断绝关系,以后你们家的事都和我家没关系了!”

    蓝氏没有说话,两老跟着大房过,沈庄氏说的我家就包括自己了,没必要再出声做丑人。

    沈承祖听了这话急得不行:“娘,你这是干嘛,二哥你咋能和三哥断绝关系呢?爹,你也不管管!”

    “老三,你不断,没人说你,你愿意帮老三负担高利贷,我可不愿意,到时候,你别连累我,你不能害我们知道吗,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沈老爷子眉头皱得紧紧的:“断绝关系也太……”

    “老爷子,你这时候别犯拧,这可是倾家荡产的大事!一个弄不好咱们为奴为婢都有可能!”

    “以前看三弟是最踏实肯干的,没想到一分家就这么不知轻重,不懂量力而为!咱们整副身家加起来都不够一个琉璃窗,怎样帮?这也不是一两两银子的事儿。这么多银子得还到什么时候,难道子子孙孙都得为了那座房子在还债吗?”蓝氏叹息了一声。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沉默了,断绝关系,他觉得于心不忍,但是不断的话,连累了文儿没银子上学和打点,做不了官,那就得不偿失了。

    景睿刚想开口说话,晓儿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用眼神示意他别出声,她倒想看看他们的想像力有多丰富,想看看这件事到底会怎么样结束!

    “宝儿,你去叫你哥写两份文书出来,快点!”沈庄氏担心沈老爷子反悔,决定快刀斩乱麻。

    两份断亲文书很快就写好了,沈庄氏和沈承宗迫不及待地按上手印,然后递给景睿,“你爹不在,就由你来按吧!”

    景睿觉得这样过了,“爷,可以不按吗?”

    事情怎么发展到他们家被扫地出门了?

    “不行,快按!”沈庄氏听了,忙拒绝,甚至来到景睿跟前,按着他的手指印了上去。

    晓儿此刻心里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既为这些人的愚蠢感到可笑,又为沈承耀感到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