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十八章 团圆
    冬日的晚上,天黑得早,连溪村家家户户的灯都灭了,天空开始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一辆马车下了官道,驶入了连溪村。

    刘氏掀开帘子,看了外面一眼,漆黑中入眼是长长的院墙,高耸的楼房。

    “这房子盖好了?!”刘氏感叹了一句,出门前,院墙还没修的。

    韵儿也往外看了一眼,好气派的房子,比城里的房子还要气派,不知道是谁家的。

    一会儿,马车停了下来。沈承耀掀开布帘,伸出双手,“韵儿,到家了,爹抱你下车。”

    沈承耀将韵儿抱下车后,又转过身欲去抱方文日。

    “沈叔,我自己就可以跳下马车!”方文日觉得自己这么大了,不好意思还让人抱。

    沈承耀也没勉强,男孩子嘛,好动点才是好事,待他跳下马车,然后扶着刘氏下了车,并赏了车夫十两银子,这一路辛苦他了,车夫高高兴兴的走了。

    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的三兄妹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爹,娘,你们回来了!”

    “爹,娘”

    “爹,娘”

    景灏率先跑进沈承耀怀抱,沈承耀顺势将他抱起,“爹娘不在家的日子有没有听哥哥姐姐的话?”

    “当然有。”

    晓儿看了一眼刘氏牵着的小女孩,和脑海中的身影很相似,她走上前,“韵儿,我是晓儿姐姐,还记得吗?”

    原主记忆中这妹妹总是晓儿,晓儿的叫她。

    景睿也上前,“韵儿,我是大哥。以前我常常上山摘野果子你吃的,记得吗?”

    景灏见了也挣扎着下地,“韵儿姐姐,我是灏儿!”

    韵儿其实已经记不清这些兄弟姐妹的样子了,但现在一看见了,又觉得熟悉。只是这么多年不见,有些胆怯也有些生疏。而她之所以对沈承耀和刘氏不感到生疏,也是因为天天不敢忘,晚晚想念的结果。

    刘氏见状便道,“咱们进屋再说吧,现在正下雪呢!”

    一家人进屋后,沈承耀拉着方文日对三兄妹道,“这是和韵儿一起长大哥哥方文日,今年八岁,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们几兄弟姐妹要相亲相爱,兄友弟恭知道吗?”

    “日儿,我是景睿,比你大一岁,我叫我弟叫灏儿的,我可以叫你日儿吗?你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大哥。”景睿作为大哥率先表示友好。

    方文日点了点头,“大哥,韵儿叫我日哥儿,你们也可以这样叫我。”

    晓儿也上前打招呼,虽然之前李嫂问时她没有应下,但那只是针对李嫂的话,既然沈承耀将他接回家,就一定有必须接回家的理由,而日哥儿长得,嗯,很帅,很合眼缘,“日哥儿,我是晓儿。我现在去做晚饭,今晚咱们吃点好吃的,算是为你们接风洗尘!”

    景灏也跑到方文日面前:“日哥儿,我是景灏!锅里已经烧好热水了,你可以先梳洗下,然后吃饭,吃完饭就可以睡了!今晚你和我一起睡好吗?”

    方文日感受到几兄妹对他的友善,心里的忐忑少了不少,点了点头:“好!”

    沈承耀想带着韵儿和日哥儿到上房,但沈老爷子和沈庄氏晚饭吃得早,他们到家的时候两老早就睡下了,上房的灯都灭了,只能等明日一早了。

    晓儿这段时间拿出了很多空间了的食物,今晚她决定做个酱油鸡,香辣虾,水煮牛肉,红烧羊肉,酸菜鱼,还有上汤油菜,黄瓜炒肉片,还有一个红萝卜玉米龙骨汤,还煮了一锅白米饭。

    日哥儿和韵儿看到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就算是沈承耀和刘氏看了都觉得饿极了,平时吃惯了家里的饭菜,这次出门,总觉得外面的肉包子都不如家里的杂粮馒头好吃!

    日哥儿和韵儿虽然好想吃,但两人都不太敢夹菜!

    只是埋头吃饭,寄人篱下的日子太久了,两人早就习惯了只顾低头吃自己碗里的东西。

    刘氏和沈承耀不停给两人夹菜,两夫妻早就知道两人不敢吃菜了。几兄妹也发现两人不敢夹菜,都主动给他们夹菜。

    “日哥儿,韵儿这牛肉有点辣,可是很香,我吃完了还想吃,恨不得顿顿都能吃到!”景灏一人夹了一筷子水煮牛肉给他们。

    “这鱼也很嫩,不过,得小心点鱼刺!”景睿也一人夹了一片鱼片给他们。

    晓儿将鸡的两只鸡腿都给了他们。

    方文日有些慌了这鸡就只有两只鸡腿,那能给他,景灏比自己还小,“我碗了的都吃不完了,我不爱吃鸡腿,给灏儿吃吧!”

    “日哥儿你吃吧,我都吃腻了!”景灏摇了摇头,今晚有他最爱吃的水煮牛肉,他不想吃鸡腿,鸡腿经常可以吃到。姐姐和哥哥都让着他,家里的鸡腿次次都会有他份的。

    方文日听了这话却是不信的,这世上怎么会有人吃腻了鸡腿,看这房子,这家人的家境也是一般的,估计是想让给自己吃,他心里很是感动。

    “爹,娘其实不用这么多菜的,我只吃粥也行的。”韵儿心里有点不安,这么多肉,那得多少银子啊,这银子花完了怎么办,她再也不想被卖了,也不想家里的其他兄弟姐妹被卖。如果家里没了银子,那最先可能会是日哥儿被赶走吧!那样日哥儿怎么办?她真的很担心!

    “平常也不会这么多菜的,这是你姐姐专门迎接你们回家做的。”

    “娘,家里现在是有银子了吗?”韵儿心里不安,忍不住问道。

    “对,有银子了,所以放心吃吧,以后想吃粥就吃,不想吃就不吃!”刘氏以为韵儿担心有这顿便没下顿。以前韵儿在家里也未曾吃过一顿包饭,以后不会了,即便自己不吃,她也要让她吃饱!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油菜?”沈承耀今晚吃得最多的就是这油菜了。

    “我在县里买的,那人说他家暖房种出来的。爹,娘,咱们以后也盖个暖房种菜吧!我知道暖房怎么盖!”晓儿将早就想好的说辞说出来,正好,新房子她到时候也想建暖房,建温室!

    “好,以后冬天有菜吃,也是好事!”沈承耀一口就应下了,他觉得冬日里没有绿叶蔬菜吃其实挺难受的。

    韵儿和日哥儿吃了出生以来最美味的一顿饭,他们都以为这辈子最美味的就是这餐饭了,不曾想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日子吃食是一年比一年讲究,一年比一年精细。

    吃过饭,刘氏让几兄妹各自梳洗好后回房间睡,晓儿虽然不喜欢和人睡,但是家里条件就这样,所以主动让韵儿去她房里睡。

    “我想和爹娘一起睡。”韵儿看了一眼晓儿,担心她不高兴,但自己真的很想多和爹娘相处。

    晓儿看出她的不安,主动安慰道:“韵儿离开爹娘这么多年,现在肯定想多和爹娘相处的,那等韵儿想和姐姐睡时再过来好吗?”

    韵儿听了这话高兴地对晓儿笑了笑,“谢谢晓儿姐姐。”

    刘氏望着两姐妹笑了笑,她从柜子里拿出一匹红色的绸缎和尺子,向韵儿招了招手:“韵儿过来,让娘量一量你的尺寸,娘给你做件衣裳!”

    韵儿见刘氏拿出一匹新布,忙摇了摇头,娘你不是刚给我买了两身衣服吗?我够衣服了,不用了。”

    “这是做来给你新年穿的,你姐姐哥哥弟弟他们都有!明儿我也给日哥儿做一套,让你们新年都穿上新衣!”

    做这么多衣服那得多少银子,不会将家里的银子都用完了吧?

    “娘,家里还有银子吗?”

    “有啊,韵儿是想用银子吗?”刘氏觉得奇怪,今晚韵儿已经是第二次问家里有没有银子了。

    韵儿听了这话放心了,她摇了摇头,“我只是担心家里又没银子了。”

    晓儿觉得家里的银子是韵儿的心病,“韵儿,家里没银子会怎么样?”

    韵儿看了一眼晓儿,低下了头,“家里没银子,是不是又会将我送给别人养或者将日哥儿赶走。”

    沈承耀和刘氏听了这话都震惊了,韵儿怎么会这样说!什么家里没银子又会将她送给别人养!

    沈承耀来到韵儿身边将韵儿抱在大腿上,“韵儿,你为什么会觉得家里没银子就会将你送给别人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