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十九章 今晚特别冷
    韵儿看了看沈承耀和刘氏,又看了看晓儿,然后低下头,小声地开口:“以前不是因为家里穷,养不起那么多女孩子,才要将我们其中一个送给别人养的吗,如果我不跟着爹娘……不对,不跟着方爹,方娘走,就得晓儿跟着他们走了。”韵儿想到现在的爹娘才是爹娘,便将领养她的爹娘加了个姓。

    听了这话刘氏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来到韵儿身边:“这话谁说的,以前家里统共就只有你和晓儿两个是女孩,哪里就多了?”即便现在多生了小妹一个女孩他们两夫妇也没觉得多,这女孩是爹娘贴心的小棉袄哪里会嫌多的。

    “大姐和二姐不也是女孩吗?奶奶不是不喜欢女孩的吗,女孩子不是赔钱货吗?”

    刘氏默了默,以前没分家,两个侄女也算是家里的女孩,婆婆的确经常骂晓儿和韵儿是赔钱货的。

    “韵儿是谁跟你说家里养不起女孩的?”沈承耀心里希望不是沈庄氏说的,沈庄氏不喜刘氏生了两个女孩,当时连接生的婆子也知道,家里亦人人都知道。

    “是大伯娘对我说的!”

    果然是大房的人干的!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这真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听了这话刘氏心里对蓝氏恨极,对自己也是悔恨不已,是她害了自己的女儿,她一直都知道大嫂一直看不上她,看不上她的孩子,那时突然变了性子对自己的女儿好,她就觉得奇怪,没曾想无事献辛勤,非奸即盗!

    出嫁前,她娘就对她说,在婆家,孝顺公婆,和睦妯娌,少说多做,但一定不能少了防人之心!世上不是你与人和善,别人就与你和善的,人心有时候你无法想像有多黑暗。

    “大伯娘怎么说的?”沈承耀心里寒意阵阵,这是他的家人干的事!

    “大伯娘说家里养不起这么多女孩子,你娘一下子就生了两个女儿,你奶打算卖掉你们其中一个,要是你不愿意跟着这两位伯伯和婶婶走,那只能让晓儿跟他们走了。你放心,等家里有银子了,会接晓儿回家的。我想着晓儿比我贪玩爱吃,去了别人家不讨喜,不能让晓儿去,我就跟着他们走了。爹,现在家里有银子了所以你们就接我回来了不是吗?”

    韵儿这些年记得最深的是爹娘的样子,另外就是蓝氏这句话了。

    刘氏又忍不住落泪了,摇了摇头,哽咽道,“不是,没有……”

    晓儿没想到里面还有自己的事,确切说是原主的事,这小姑娘这么少就知道舍己为人,是遗传基因好吗?是沈承耀夫妇以身作则的结果!心底善良,舍己为人是好,但是得分清楚人和事来做!做错了,好事就变坏事了。

    听了这话,韵儿又紧张了,她挺直了腰,挪了挪屁股,“家里不是有银子才接我回来的,那……”

    沈承耀拍了拍韵儿的背“韵儿家里现在不缺银子了,别担心。家里不是因为有银子才接你回来的。”

    “那是因为什么啊?”韵儿疑惑地望着沈承耀,望着沈承耀的那双眼睛黑亮而布满问号。

    沈承耀心里特别特别的痛,他的女儿不相信自己没有将她送给别人养!

    “韵儿,爹娘找了你三年多了,那天大伯娘说不小心将你弄丢了,恐怕是被人拐走了!”晓儿不忍心看沈承耀满脸的酸楚样。

    “没有,我没有说谎,真的是大伯娘对我说家里养不起那么多女孩子的!我没有说谎!真的,爹,娘我没有说谎!”韵儿听了这话特别激动,身体都忍不住发抖,她以为他们不相信她的话,认为她说谎。

    想起在李家,表妹偷糖吃,将糖罐打破了,李奶奶听见动静出来,表妹说是她打破的,无论她怎么说不是她,李奶奶都认定是她打破的,说她撒谎,将她打了一顿,扔在柴房关了几天,然后她又病了,一直没有好,直到爹娘来接她。

    “韵儿,韵儿,我们知道你没有撒谎,是大伯娘对咱们撒谎了,爹娘和……没有将你送给别人养的意思,爹娘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为此爹娘还去报官了!让官府帮忙找你!”沈承耀忙安抚激动的韵儿,同时他亦无法说出沈庄氏没有那个意思,他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娘究竟有没有参与这件事。

    他无法想象他女儿究竟经历过什么怎么如此草木皆兵的!

    晓儿心里也很不好受,大概这是双生子的感应,韵儿应该是心里有阴影了,有机会得问问日哥儿,以前韵儿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爹娘不知道?”听了这话韵儿呆了,那她是被大伯娘骗了她,让她白白离开自己爹娘那么久!想起过往的辛酸日子,也忍不住泪流满脸,大哭起来。

    “明日咱们得找爹娘说说这事,怎么着也得为韵儿讨回公道!我倒想问问蓝氏她的心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黑!”刘氏心里无比心寒!他们两夫妻多少年的辛勤劳作,农忙时下田最卖力,闲时就到镇上打短工!上山打猎砍柴卖!赚的银子多是归公中养大房一家,反倒自己的孩子缺衣少食!若是自己一家过,何至于此!

    这倒养出了一个白眼狼,婆婆总是骂谁谁是白眼狼,真的白眼狼到底是谁!

    晓儿想起了前几晚上房里发生的事,她将两份断绝关系的文书拿了出来,递给沈承耀。

    沈承耀伸手接过,“这是什么?”

    他打开看完后,简直觉得晴天霹雳!断绝关系!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爷爷和二伯家为什么和咱们断绝了关系?”

    “什么?”刘氏听了这话也吓了一大跳。

    晓儿将那晚发生的事,每个人说的话,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一个字也不多,一个字也不少!

    刘氏沉默了,心里觉得断了也好,断了就断了吧!真是受够了!这都是什么事!这都是什么人!

    “爹,明天咱们还去上房吗?”晓儿问着脸如死灰般的沈承耀。

    “去,咋不去!我得好好问问那些人的心是不是墨汁做的!”刘氏气急了!

    “不去了,去干嘛!那些人又与我们有和相干?”淡淡的声音响起。

    听了这话,刘氏沉默了,别人根本就没将自己家的人当亲人,问再多,说再多,能得到什么!别人可能不痛不痒的,算了!

    沈承耀心里凉拔凉拔的,他觉得今晚特别冷,不由抱紧了怀中的韵儿,长到这么大年纪,儿女都一大堆了,他觉得最冷就是今晚了!是因为今晚下雪的原因吗?

    他不知道的是,天寒不觉冬,心寒方觉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