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十章闹吧
    第二日,沈承耀心里堵着气硬是没去上房,一早就去了沈承祖家,请了他们一家三口过来吃早饭,感谢他们这段日子对自己家的照顾,并且将找到韵儿和领养方文日的事儿和他们说了。

    吃过早饭,沈承耀便去县里找梁工头付工钱了,村民的工钱他将银子给了沈承祖,让他帮忙付。其实银子先不付也是他的主意,他本来是担心家里只有几个孩子在家,若是房子盖完了便先欠着工钱,等他回家在付,免得让人认为家里藏了银子,被小偷惦记上。没曾想会发展到爹娘和自己断绝关系的地步。

    景睿和景灏带着韵儿和方文日去参观新房子,韵儿这才相信家里有银子了,而且比她想象中多很多,她放心了。晓儿去跟着沈承耀的牛车去县里了。

    刘氏和卢氏在炕上做针线活,卢氏这短短十来天就赚了一两银子,现在她是全身心都奔赴在这份伟大的事业上了。连沈承祖都觉得她魔怔了。

    有福媳妇和大树媳妇知道刘氏回来了,也拿了些玩具零件过来一起做。

    “我真没想到大嫂这样一个自诩书香门庭出来的人,却干出这样没良心的事。都是做人爹娘的人了,也不怕遭报应!这样子让人骨肉分离!”卢氏想到这几要和这么一个心思歹毒的人做妯娌,心里就不安。

    “我也没想到,平常只是觉得她清高了点,与咱们格格不入。不曾想心肠也和我们不一样。”刘氏一边裁布一边回道。

    “你们真的不去上房了?”有福媳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上房的方向,她发现沈玉珠已经在上房的门口往这边张望了好几次了。

    “既然断绝关系了,那还上赶着上去干嘛?”

    “要我说,你早就应该硬气起来,不为自己也得为孩子,你看看分家前你家孩子过的日子,瘦得都不成样子了!看得我都心痛。”大树媳妇当时真是恨铁不成钢,所以平常遇着几个孩子去她家玩都会找点东西他们吃。

    刘氏也觉得自己若是一开始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估计就没人敢打她孩子的注意。

    几人又说了一些最近村里发生的事,一上午就过去了,中午沈承耀没回家吃饭,吃过午饭,上房的人终于等不下去了,让沈玉珠来喊人。

    刘氏带着几个孩子来到上房,沈老爷子让她们坐下。

    “老三家的什么时候家来的?”

    “昨晚就到家了。韵儿,日哥儿,来见过爷爷和奶奶。”

    两人听话地上前喊了声:“爷爷,奶奶。”

    “韵儿找到了,这是好事,好事,老三这回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了!对了老三人呢?”

    晓儿仔细看了看沈老爷子的表情,没有欢喜,没有惊讶。

    “去县里了。”

    “回到家也不知道先到长辈这报平安,这还有没有家教了?”沈庄氏心里很是火大,这老三家真是越来越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这么长一个早上过去都没来,还要人请才来上房。

    “昨晚回来的晚,上房的灯都已经灭了,想着爹娘已经睡下就没来打扰。”

    “那今天早上呢?今天早上就不能来吗?”

    “今天早上急着还欠下的工钱,免得又有人来和我们断绝关系。”

    沈庄氏被刺了一下,心里更不满了:“断绝关系又怎么了,我还没说你呢,你是想把我老沈家的人害死吗?琉璃窗户,清一色青砖大瓦房,整整几十亩上百亩的荒地用砖修了院墙,地主家都没你豪气!没那么大的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子!你这是想将我们整个沈家活活拖累死!和你断绝关系算好了,我还想将你逐出沈氏家族呢!”

    “咳咳,孩子刚回来说的是什么话,老三家的别往心里去,你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没什么坏心的,就是管不住嘴巴!”沈老爷子觉得和老三家断绝关系是过了,现在想缓缓,得想办法补救补救。

    他看见韵儿身边的男孩觉得这是一个突破口,“这是你娘家的侄子吧,叫什么来着?”

    日哥儿听了这话有点尴尬,刚刚沈婶已经介绍过自己了,但显然别人没放在心上。不过就算是韵儿,他们也没有说过一句关心的话。看来沈叔的家人和沈叔是不一样的性子。

    “爹,这不是我娘家侄子,这是和韵儿一起长大的日哥儿。”

    “爷爷,你知道韵儿是那家人抱走了的吗?”晓儿故意问道。

    沈老爷子其实当时就猜到了的,但他不敢说出来,他眼神躲闪了一下,“你爹是怎么找到韵儿的?”

    现在才知道这样问,太迟了。

    “爷还记得三年多前大伯家杂货铺卖的新吃食吃死人的事件吗?”

    听了这话,沈承宗和李氏两人脸上掩饰不住的都是兴奋。

    “这么久远的事,爷爷老了,不怎么记得了。”沈老爷子最讨厌别人提起那事!他希望所有人都忘记了,当然包括他自己。

    “就是那家人抱走了韵儿,后来两夫妻都去了,就将两个孩子托付给了他们的小姑,但他们的小姑家里生活困难,养不起这么多孩子所以就找上门了,她对我爹说,当年是二伯……”

    沈承宗听到晓儿提到他,跳了起来。“什么二伯,关我啥事,当年明明是你大伯将韵儿给出去赔罪的,还是大嫂出的注意,我也是偷偷听到他们在商量这事才知道的,韵儿的事完全不关我事!”

    “混账,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一说就满嘴喷粪!”听了这话沈老爷子气得拿起身旁的烟斗就砸了过去。

    “老三家的,当年的事情你大哥一家都不在,不能只听了老二的片面之词,而且那妇人也说……”

    “爹,你还是我亲爹吗?”沈承宗刚刚躲开了沈老爷子扔过来的烟斗,又听见沈老爷子的话,气得跳脚!

    “咳咳,而且那妇人的话更不能相信,说不定韵儿就是她抱走的,而她正好知道了当年的事情,故意拿它来作文章!”对,一定是这样,这事只能咬死不认,幸好今天大房一家不在,不然事情闹开对文儿的负面影响太大了。

    沈老爷子眼珠一转,他又看见站在那里的日哥儿,沈承耀将他带回家,肯定是想养大他了,他又看了一眼沈庄氏,心里有了计较。

    “这件事太大了,得等你们大哥回家当面说清楚,免得误会了,影响兄弟间的感情,日哥儿也是那对夫妻抱养的吗?他怎么也在我们家?”

    “日哥儿无父无母了,这么小一个孩子,自己怎么过,而且韵儿的命也是他救的,我和孩子他爹便将他带回家,就当多生了一个儿子!”

    沈庄氏听了这话怒了,“我呸,败家的丧门星,我沈家迟早被你败完,什么阿猫阿狗也敢往家里带,你现在是嫌银子多吗?多养一个人不用给他吃吗!我咋咋没见你这么主动说要养我和你爹?不孝的东西!在外面就知道假装仁慈!心里其实就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而且胳膊尽往外拐!”

    沈老爷子松了口气,闹吧,别将事情带回韵儿被拐走的事情上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