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十一章 赔钱货
    沈老爷子觉得分家了真不好,以前在他的带领下一家人齐心协力供大房读书,兄友弟恭。现在分家了,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都只顾自己不顾大局!一点长远打算都没有!不知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道理!

    还是自己的大儿子不错,担心连累其他兄弟,早早就提出分家,若是其他儿子有这种心,他就放心了。

    沈承耀刚踏进院门就听到自己娘的怒骂声,他赶紧放好牛车,将牛拴好,然后赶往上房。

    “你说你,一个赔钱货值得你拾掇我儿子找了这么多年,还敢往家里带,而且一带就是一双!”

    “娘,我的女儿都不是赔钱货!都的我的心头肉!”沈承耀看见韵儿紧紧地趴在刘氏的肩膀上就心痛。

    刘氏都后悔带韵儿和日哥儿来上房了,受了这么多苦的女儿一回到家就遭人嫌弃,话说得这么难听,他们两该多难受!

    “怎么了,说两句都不乐意了,一回到家就是这么对自己娘说话的!果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晓儿眼见话题被沈庄氏扯远,又开启了谩骂流,她可不想再听这些没营养的话。

    “娘,我没有,只是韵儿才刚回家,你……”沈承耀觉得还是别将余下的话说出来好,不然只能惹来自己娘更多的怒火。

    “爹,爷说韵儿被人抱走的事儿得等大伯一家回家再说,刚刚二伯说……”晓儿借着说话的间隙,拉了拉沈承耀衣袖,借机将话题转回来。

    “好了!这事不是说了等你大伯回来再说吗,你还提来干嘛!”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才刚想法子转移了话题,又被带回去,沈老爷子气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发觉他越来越不喜晓儿这丫头了!

    “我就跟我爹说这事等大伯回来再说啊!”晓儿睁大眼,无辜地看着沈老爷子。

    “那你提你二伯说的话干嘛!”沈老爷子窝了一肚子闷气!

    “我只是想说二伯说这事不关他事。”晓儿低下了头。

    沈老爷子被堵住了口,气得胸口闷疼。

    “爹,娘,当年韵儿的事情,你们究竟知不知情?”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没事还呆在这里干嘛!我得睡一下,困了,你们快出去吧!”沈庄氏心虚地赶人。

    “韵儿弄丢了的事不能听了别人的片面之词就妄下结论,咱们是一家人,应该互相信任。”沈老爷子没有正面回答。

    沈承耀只是问下而已,也知道不会得到真的回答,不过现在他也知道了。他点了点头,“那爹娘好好休息,我们出去了。”

    “耀儿,关于断亲……”沈老爷子有些后悔。

    “断了就断了吧,毕竟祸福旦夕,谁也料想不到!我也不想拖累父母兄弟。”

    “爷奶放心,以后给爷奶的供养不会少的,就当是我们的一份孝心。还有爷奶不用担心我们家银子的事情,我爹回家已经将全部欠下的银子付清了。”景睿补充了一句。

    “全部付清了?”沈庄氏杀猪般的声音响起!

    “骗人,那些琉璃窗那么值钱,你们哪里有这么多银子!”李氏满面不相信!

    “那些琉璃窗是上官公子和狄公子送的,我们也不知道需要多少银子!”晓儿等着欣赏众人的表情。这些人每天都在唱大戏,她都看戏看上瘾了!她早就让人帮忙捎口信去叫沈承光回家了,估计也差不多到了。

    听了这话,整个上房里的人,都炸开了锅!

    “送的,你为什么不早说!”沈庄氏气极!害她担心了这么久!觉都没睡好!

    “天啊,上官公子真的太有财了!”沈玉珠满脸梦幻,要是等自己和他成了亲,那她想要什么没有,这么值钱的东西都可以随便送人!

    “晓儿,我家也想盖房子,你看能不能让上官公子送些给我们?”李氏想到一个窗的银子得用百两来做单位,那她多开几个窗,不就发了!

    晓儿觉得这些人的脑回路都得改造改造。

    沈庄氏越想越不对,即便琉璃窗哪些东西是别人送的,但盖下那房子的银子,那长长的院墙也是需要不少银子的,老三哪里来的银子,难道他以前一直藏了私房钱?

    “好啊,我说你们哪来的银子盖那么大一座房子,原来是你们藏了私房钱!快点把哪些私房钱交上来!”

    晓儿再次为沈庄氏的想象力感到佩服!她真的不得不对她写个服字!这人真的是以自我为中心活着的!

    “娘,我以前哪里有藏私房,我每次的工钱都全部交到你手上的,每次去打工,有多少工钱一天,你不也是会找同村的人打探清楚的吗?就连主人家有没有什么赏赐,你都问得一清二楚的啊!”沈承耀真是哭笑不得,他娘怎么见东就能想到西的!

    “那你哪来那么多银子盖房子!”那座房子没个几百两肯定盖不下来!

    “我家盖房子的银子都是靠晓儿得来的!”

    “就靠那几个破玩偶能赚那么多银子,谁信!”沈庄氏呸了一声!

    沈承宗和李氏都竖起了耳朵,他们都很想知道老三家赚钱的门路。

    “晓儿从河里发现了几个大河蚌,里面有几颗大珍珠,卖了得了点银子才有银子盖这么大的房子。”这是实话,家里一下子富有起来,的确是因为晓儿。

    “河里一直都有人去捞鱼,就你们能捞到大河蚌,其他人捞不到,谁信啊!”沈庄氏不相信。

    晓儿偷偷从空间里拿出一颗白珍珠,“奶奶是真的,看,这是我爹娘留下的最后一颗,说是给我以后做嫁妆的。”

    晓儿用两只手指捻着圆润的一颗珠子,珠子转动中散发着流光溢彩。

    沈玉珠眼都亮了,“娘~”这一拖长尾声的呼喊,想要的意思很明显。

    “哎呦,这珍珠的成色真的太好了,个头还这么大颗!”李氏的心像被猫挠了一样,“三弟妹,这样的珍珠你家到底捡了多少颗?还有吗?我家贝儿都快及笄了,到现在连件像样的嫁妆都没,三弟妹,你能将那颗珠子给贝儿做添妆吧!”

    “放你的狗屁,那是我的!要给也是给玉珠,长幼有序知道不!”沈庄氏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珍珠,还算老三家懂事。她自动忽略了晓儿说的那是爹娘留给她嫁妆的话。

    沈承耀脸上写满了为自己娘的行为的尴尬。

    “咱们不是已经断绝关系了吗?为什么还要给小姑添妆?”景灏心里赌气!那是姐姐的东西!

    “哎呦,之前不是不知道吗,三弟素来宅心仁厚,若真是那种情况也一定能理解,一点都不会计较的,大家身上都是流着一样的血,关系那是说断就断的!”李氏亲热道。

    晓儿拿得出来就没打算再收回去,“我们家只有一颗了,小姑,大姐和二姐都需要用,我将珠子给你们,你们自己分吧。”

    晓儿将珠子给了沈庄氏。

    “他们想要,可以到河里继续捞啊,我都半截身子埋土了,剩下半截不想埋水里!”

    “娘,河里的河蚌哪里是好找的!”李氏不满了,她都捞过河蚌,怎么没见过有珍珠!

    “你整天无所事事的,慢慢找,说不定比老三家找得还多。”

    “爹,娘,找我们回来是有什么事吗?”沈承光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蓝氏,沈宝儿和沈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