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十二章 自己的孩子,自己疼
    沈老爷子见大儿子一家回来,不由得有些心急:“你们怎么回来了?”

    “不是爹你让人带话喊我们回来的吗?说是有大事?”

    “是我让人喊大伯回家的,韵儿回家了,这不是大事吗?韵儿还得好好感谢大伯娘!”刘氏发话,其实是晓儿提醒她应该将大房一家也喊回家。

    “这谢我什么,韵儿也不是我找到的!”蓝氏讪笑。

    “是不是你找到的,只是是你让人抱走用来赔罪的嘛!”李氏幸灾乐祸,火上加油是最在行了。

    “二嫂说的是什么话,韵儿是我没看好不小心弄丢了的,怎么说成是我让人抱走的!”蓝氏听了这话瞪了李氏一眼。

    “我说的是实话,当年我们就听到你和大伯商量将韵儿或者晓儿给那对夫妻,当赔他女儿一命的!你还说赔一百两银子太多了,老三家孩子多,又有两个女孩子,赔出去一个也不算什么,不像自己家……”

    “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这么混账的话!”沈承光大吼出声,唾沫星子都喷出老远!

    “大哥,你别不承认,当时是我亲耳听到的,我可以发誓,我还知道……”

    “够了,都给我闭嘴!”沈老爷子扔出了一个杯子,他缓了口气从开口,“老二你肯定听错了,当年承光是赔了不少银子解决那事的。我将我的棺材本都贴出去了。”

    沈承耀望着自己的大哥,二哥和爹,简直觉得痛心疾首!

    大哥,干出将自己侄女送出去抵命的事,还不知悔改,死不承认!

    二哥,明明提前知道了也没有阻止或者告诉他一声,害他找了这么多年!就好像韵儿不是他侄女,是和他毫不相干外人一样,即便是外人知道了也会通知一声吧!

    他爹,总是阻碍事情的真相揭露出来。他知道他爹担心什么,不就是担心事情的真相揭露出来影响了以后文儿的官途,影响了沈家的光宗耀祖。

    这么多年,韵儿都回来了,也没有一个人觉得对不起她,对她说声抱歉,没有一个人睁眼好好看过她,关心过她过的是什么日子,这些年没有爹娘在身边是怎样过来的!

    他从来就没打算讨回公道什么的,他要的只是他们对韵儿的一份愧疚,一声抱歉而已,起码那样韵儿知道,这个家大家都盼着她回来,不会再将她送出去,让她能安心。

    哪怕只有一点点良心的人都不会一点愧疚都没有啊!

    晓儿看见沈承耀的表情,也明白了,她拉了拉沈承耀的衣袖,“爹,咱们带韵儿回家吧!”

    一定要追究出事情的真相出来有什么意义,这里不是法庭,不需要真相,讲得再清楚,伤的是自己的心。

    沈承耀低下头,看了一眼晓儿,看见她关心的眼神,点了点头,他理解,自己的孩子自己疼就行了!

    刘氏心里如被人泼了一盆飘着浮冰的冰水,凉透身心!她的心抽抽的痛,为自己的相公,也为自己的女儿。

    “爹,当年的事情我们不再追究了,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我们先回房了,还有村头的房子已经盖好了,这两天入了家具,二十那天就搬进去了,到时候,你和娘过去喝杯喜酒。”说完便领着一家人走出上房。

    沈老爷子看着自己三儿子一面失望透顶的表情,他没提让老大和老二去,这是往心里去了。唉!暂时让他静静,等他气消消再劝劝,人这一辈子,打死不离亲父子兄弟的。

    大房一家,二房一家的人呆了,这就算了?

    李氏见老三家的走了,“切,没种!”

    说完她也想走,又想气晓儿给出来的那颗珍珠。

    “娘,刚才晓儿那丫头也说了这珍珠是给三个姑娘的添妆,我明天去镇上,要不我将它带出去卖了,得的银子咱们也好分了!”

    “不用了,老三家的给玉珠添妆了,你和老大家正好没给,那一份珍珠就当先给一部分添妆吧!”

    听了这话李氏心里很是不满,真是偏心偏得无法无边了!

    “什么珍珠?”沈宝儿听见添妆,应该有她份吧,毕竟她也是家里的姑娘。

    “没事!”沈庄氏垂下眼帘,面无表情。

    沈宝儿很有眼色的没在追问。

    回到西厢房,沈承耀将韵儿和日哥儿拉到身边,“韵儿,你受苦了,爹娘会补偿你的,爹娘不是不帮你讨回公道,爹娘是……”

    “爹,我知道,我明白的,我知道你们不会卖我不会将我送人就够了!”至于其他人,她不贪心,有自己爹娘兄弟姐妹就觉得够了。

    沈承耀摸了摸她的头,“乖孩子。”

    “日儿,奶奶的话你别放在心里,沈叔和沈婶一定会将你养大成人的,来年景睿和景灏就要上学堂了,到时候你也一起去。沈叔也不求你们考到什么功名回来,但起码识字和会算术,以后总会有用处的,养家也更容易些。”

    “沈叔,我知道的。”比这更难听的话,他亦听过,谁人待他好,待他差,他心里清楚。他亦知道这个世界不可能人人都会接受自己,喜欢自己的。

    “爹,我一定考个状元回来!给娘讨个诰命!”景灏大言不惭地道。

    “爹我也一定给你考个功名回来!”景睿暗暗发誓,他看等他出色了有谁还敢卖他妹妹!

    “还给你娘讨个诰命呢,你这臭小子净会吹牛!你看家里的牛都被你吹上天了!”沈承耀用手背轻轻敲了一下景灏的头。

    “儿子说要考状元,给我讨诰命你还不高兴,哪有你这样当爹的!”刘氏笑斥道。

    “娘,爹是想自己去考一个,给娘讨个诰命呢!谁知道被弟弟争了个先!爹这是打翻醋坛子了!”

    晓儿取笑道。

    “好啊,现在是连爹也敢拿来取笑的了!”沈承耀佯怒。

    “女儿说的不错,韵儿他爹,你还真可以去试试,你不是也和我说过以前你上学堂时夫子也夸你学得好,学得快吗?”

    “连你也笑我是吧,我现在都多大了!难道还和儿子一起去上学啊!我的脸子往哪里搁啊!”沈承耀一想到自己和儿子一起坐在学堂上听课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晓儿心思一动,在古代这个大环境,考中秀才的人二十多,三十多比比皆是,沈承耀才二十多岁,如果她作弊一下,给点空间的东西他吃,说不定还真能考个秀才回来。对,就这么定了。

    “爹!”.

    沈承耀见晓儿两眼发光的看着自己,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怎,怎么了?”

    “我觉得你真的得去考个秀才回来!你想想啊,如果你是秀才了,娘就是秀才娘子了,那以后谁还敢对娘不敬,是吧?而且秀才还能免收赋税和免抽壮丁,是吧?秀才还可以去学堂坐馆,对吧?你看有多少好处,对吧?兄弟姐妹们,谁同意爹去考秀才的,请举手。”晓儿率先将手举得高高的,其他人也马上举手。

    刘氏不好意思举,只是笑着站在一旁看着几个孩子和自己的爹闹。

    沈承耀觉得晕了,这世上不是爹娘要孩子去读书的吗?什么时候孩子也要爹去读书了?

    “我想起,牛还没吃饭呢,我去喂!”沈承耀落荒而逃。

    “爹,牛不吃饭,吃草的!别喂错了啊!”景灏对着沈承耀的背影大喊。

    屋里的人都笑了。

    沈承耀一个踉跄,差点绊到门槛跌倒。

    家里的气氛终于明朗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