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十六章 入狱
    第二日,一家人同样一早就起了床,晓儿来到正房时,刘氏刚刚将早饭摆好,“晓儿起来了,去前院将你爹叫回来吃早饭吧!”

    沈承耀起得最早,早早就将花房和暖房的花和菜都浇了水,将炭炉都添好了碳。现在正在前院里扫雪。

    晓儿走到前院,见沈承耀差不多扫完就喊道:“爹,先吃早饭吧!”

    “好,你们先吃,我随后就到。”沈承耀加快手下的动作。

    这时前院的大门传来了密密麻麻的拍门声,并有人大声呼喊:“开门,快开门!”

    晓儿皱眉,怎么一早来了这么多人,而且似乎来者不善!

    “谁啊,来了!”沈承耀放下扫帚,赶紧跑去开门。再不去。这门都能拍坏!

    “我们是官府的人,快开门!”

    门一开,十几个官差涌了进来,为首的凶神恶煞地道:“是沈承耀家吗?听说你们私藏了一本《齐民要术》?”

    晓儿听了忙道:“这位官差大哥,那本书不是我们私藏的,是朋友送我们的。”

    《齐民要术》在这个朝代是禁书?为什么有私藏一说?应该不是,这书是上次上官玄逸送的那个盒子里的其中一本书,上官玄逸不会这样害自己一家,这一点她心里很笃定。

    “那就是有了!我管你们是怎么得来的,有就行了!兄弟们全都押走,一个不漏!并将书搜出来!”领头的官差一挥手大声下令。

    这时,刘氏听到前院的动静这么大,带着几个孩子都走了出来。几人看见满院官差都吓傻眼,这是什么情况!

    刘氏颤声问道:“官大爷,发生什么事了?”

    景睿和景灏两人手中都拿着一本书,其中一本正是《齐民要术》!

    晓儿看见景睿手中的书,心中暗道,真是给瞌睡的人送枕头,她正想想办法回去,然后将书放进空间!

    不过现在也好,起码这样不用将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晓儿自我安慰。

    晓儿能看见那本《齐民要术》,官差们自然也能看见,“好,功夫都省了不少,人赃并获!将他们全部带走!”

    “这位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们……”

    “少废话,带走!”

    “差大哥,你看我家其他都是妇人和孩子,能不能只抓我一个啊?”沈承耀实在不忍心自己的妻儿入狱,便递了一块银子给领头的官差,求情道。

    “现在闭嘴,只要你们到时候乖乖听话,很快就可以出来了!”领头的官差接过银子收好。

    一家人被押着出了家门。村里有些早起的村民看见了,都吓得忙跑回家。不到一个时辰,沈承耀一家被官府抓了去的事就传遍了整条村!

    罗太医家今日上门来看病的人比较迟,也不是人人都在他面前说起这事,等他知道沈承耀一家被抓后,都已经快到正午了!吓得大冷天冷汗都冒了出来,三皇子若是知道了这事,他得抹干净脖子等砍头吧!

    小福子赶了差不多十天的路才将上官玄逸给沈家的年礼送到,本来是想赶在他们乔迁之日送到的,为此他日夜兼程地赶路,谁知还是差了一日。

    来到晓儿姑娘家,拍了半天门都没人应,还是路过的村民好心告诉他,他们一家犯了事一早就被官府的人捉走了,吓得小福子腿软。!究竟发生什么事,犯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被官府的人抓走的!罗大人知道吗?

    想到这然后又立马上了马车往罗太医家赶去,主子知道了这事还得了!这些日子他也看明白了自家主子对晓儿姑娘是有多重视的。而沈承耀一家人他们的人连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个透顶,能犯什么事是他们的人不知道的?

    这头,牢房里,晓儿郁闷极了,两世为人,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日会坐牢。

    面对潮湿而又黑暗的陌生环境,小妹哭过不停。

    这牢房一股霉味和恶臭,地上还不时有老鼠蟑螂爬过。一家人坐都不敢坐,只是紧紧靠在一起站着,沈承耀将韵儿抱在怀里。三兄弟则将晓儿护在最里面。

    晓儿见小妹总是哭过不停,便说:“娘,小妹的尿布是不是湿了?”

    刘氏听了查看了一下,“是湿了,可是这里也没有尿布换啊!”

    “现在天气这么冷,总是包着湿尿布也不是办法,把它拿下来,隔一会儿把一下尿吧。”沈承耀皱眉道。

    “也只能这样了!”刘氏无奈地叹了口气,动手解起尿布来。

    “都是我害了大家。”景睿低下了头,心里难过极了,要不是他拿着那本书出来,将那本书藏起来大家就不用坐牢了。

    “说啥糊涂话,这不关你事。”刘氏听了佯怒道。

    “这事肯定有人告密。”晓儿在想谁是告密者。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人要害咱们,咱们也是没办法。”

    “这书你们在外人面前看过吗?昨天有人看见这书吗?”晓儿问道。

    “昨天没有,上官大哥送我的书我都锁好了,怕小孩多,拿来玩弄破了。”景睿肯定地摇了摇头。

    “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大姐姐过来找娘亲借绣线,那时候我和哥在练字,那些书都放在炕桌上,她见过。”景灏想起这事大声道。

    “除了她没其人了,再认真想想!”沈承耀眉头皱得更紧了。怎么又与大哥家有关!

    除了她没谁了!晓儿心里笃定。

    “对,除了她没其他人了,当时她还问我们什么时候买了这么多书,你们字认全了吗?能看懂吗?而这些书我们都很少拿出来的。”景睿也补充道。

    “你们再想想。”晓儿又补充道。

    “真没有,这书我们统共拿过两次出来看,一次就是今天早上了,搬家时也没其它人在场。”景睿摇了摇头。

    景灏点了点头。

    “这不该啊,难道是宝儿说除出去了被有人心听到了报的官?”咱们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她报官抓咱们又有什么好处?”

    好处?好处可多了,咱们家现在可不是空壳子。

    “是与不是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这时景灏的肚子传出了咕噜声。

    “饿了?咱们早饭都没吃,现在该到午饭时候了吧,为什么没人送饭来的?”刘氏往外张望了一下。

    晓儿从空间里拿了一包猪肉干出来,“我这里有一包肉干,咱们先分了吃了吧。”

    “姐姐,你身上怎么随身带着肉干?真是太好了!以后我也带点,免得下次再进来又得饿肚子!”

    “呸!呸!呸!说啥呢,出去以后咱们永远都不会再进来了!”刘氏连忙呸了几下。

    这时牢房的门出现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