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十七章 非朝廷之人不可得
    沈家老宅,沈老爷子听说了沈承耀一家被官府的人抓去了,心里急的不行。一来是真的担心儿子,二来也有点担心一大家子会不会受牵连。

    “这老三究竟犯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被抓的?”

    “肯定和老三突然富贵了有关,幸好我们早早就分家并且断绝关系了,不然就惨喽!”沈承宗心里暗暗庆幸,幸好还没搭上老三的路子。然后又有些幸灾乐祸,我看你将我儿子弄进牢,现在自己一家也进牢了吧!这就是现世报!

    “爹,我们应该先去衙门打探一下情况,看看能不能探望一下三哥,问问究竟为什么会被抓的,然后再想办法把三哥一家救出来。”沈承祖心里担心得不行,自己的三哥肯定被人冤枉了。

    “去衙门,你是傻了,还是没长脑子?这不是去自投罗网吗?老三一家突然这么富贵,指不定闯下什么大伙,我觉得肯定是和贩卖私盐有关!你要去,自己去,别拖累我们!”沈承宗铁口直断。

    “那我自己去。”沈承祖留下一句话就出去了,他才不信他三哥会做这样的事!一定是被人陷害冤枉了。

    听了这话,沈老爷子和沈庄氏的脸色都白了,贩卖私盐?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事,他怎么敢!

    沈庄氏想到自己的头被砍掉,滚了出去,血流了一地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那个杀千刀的,自己要死别拖累咱们啊,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养大,临老了福是没享到他的,还有可能身首异处!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哦,早知道当初一生下来就把他淹死!”沈庄氏吓得哭了起来,她是真的怕了。

    沈老爷子冷静下来,觉得事情肯定没到这么严重。但又想不通,向来老实的儿子会犯什么事,他盖那房子的银子,真的是捡到河蚌里的珍珠得来的?不对,是有珍珠,那颗珍珠,连他看了也觉得不是凡物。

    等等,不会是因为那些珍珠吧!难道那些珍珠来路不明?并不是在从河蚌里得来的!是老三自己捡到的?然后卖了,被人当贼了?他倒不会怀疑自己的儿子会是贼,这么多年看到大,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老婆子,那颗珍珠呢?”

    “在盒子里,怎么了,那是玉珠的嫁妆,你别想拿它去赎人!”沈庄氏攒紧了怀里的钥匙。

    “不是,我怀疑那是贼赃,老三根本不是捡到河蚌挖到的珍珠,是直接捡了别人的珍珠,卖了然后被查到了,被人当成偷珍珠的贼了!”

    “什么,那个赔钱货,我说怎么会那么好,一下子就把珍珠交出来了,原来是想害死我!啊,我得把它扔了,不然哪些官差来了搜到了怎么办。”

    沈庄氏赶紧打开盒子,然后拿出那颗珍珠就跑出去了,她想将它丢到河里,那就谁都找不到了,但看着这么大这么漂亮的珍珠又舍不得,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人,想了想还是找了颗树,将它藏在了树底下,然后洗干净手,又匆匆忙忙跑回家了。

    “我就说,那河里咱们村里多少人去过,为啥都没捡到有珍珠的河蚌,原来是老三忽悠我们,害我大冬天的泡在河水里找了几天!现在想起来都冷!”

    沈承宗越想越觉得不对,这么名贵的珍珠,那得是怎样富贵的人家才会拥有,老三这是惹上大人物了,不行,他得叫上李氏带着孩子一起回她娘家避避难。

    “爹,我和孩子们出去几天。”说完脚底抹油般走了。

    沈承光满脸红光的走了进来。

    沈老爷子见老大回来了,放心了不少,“你这天没亮就出去了,这么晚回来,干什么去了?”

    “哦,有个客人前天定了很多货,让我今天一早送过去。爹,我们先回镇上了,铺子离不开人。”他一早就去县里通知章捕头,然后看他带人将老三家抓进牢房后,又请那一帮人去酒楼里吃了一顿大餐才回来。

    “等等,老三一家被官府抓了,你看你能不能……”

    “爹放心,很快就放出来了。”

    “你去打听了?”沈老爷子有些诧异,大儿子怎么那么肯定。

    “嗯,对,那我先回镇上了!”沈承光胡乱应是声,点了点头,然后赶紧回东厢房带上妻儿回镇上,他还得去县里收银子呢。

    沈老爷子心彻底放下来了,他觉得很欣慰,看看到头来还是自己的大儿子有心,顾着兄弟,早早就去打听好了。从笑看到大,不会错的。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有孝心,疼爱弟弟,又有眼光,考虑得长远,早早就提出分家就是最好的证明。

    话说另一头,小福子找到罗太医,见罗太医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后,又赶紧卸下马车往县衙赶!

    罗太医也跟着去了。

    小福子来到县衙,直接拿着上官玄逸的令牌,见了县令。

    县令见了令牌吓得忙跪了下来。“下官参见……”

    小福子急死了,“行了,我问你,沈承耀一家人呢?关在哪里了?”

    沈承耀是谁,为什么问他?他连沈承耀是谁都不知道。是在他县里犯了大事的人吗?该死的!低下那些人是干吃饭不做事的吗,有这么一号人物抓到都不赶紧过来告诉他!害他现在一头雾水!

    “大人,这沈承耀是新犯,我还没来的及……”

    “现在马上带我去牢房!”这人怎么当的官,答非所问!

    “是,是,是……大人请随我来。”县令低着头,弯着腰在前面带路,心里却琢磨开了,这沈承耀是什么时候关进牢的,人家找上门就定不会是查错了,人家手底下的都是什么人呢,怎么肯能会查错,那他究竟犯了什么事,他得想办法看看怎样领了这个功劳。

    这时章捕头有事上报正好走了进来,拱手一揖,“大人。”

    林县令看见来人心中一喜,“章捕头,来得正好,这位大人是来寻沈承耀的,牢里你比较熟,你前面带路。”

    然后又对小福子谄笑道:“大人,具体关在哪里我也不清楚,咱们让章捕头带路。”

    “沈承耀一家究竟犯了什么事?为什么把他们全家都抓进牢里了?”小幅子实在想不通。难道隐翼他们也有查漏的时候?应该不是!

    章捕头听到沈承耀的名字心里就有些不妙了,这是他私下抓的人,以为是个没什么背景的庄稼人,正好合着沈承光赚一笔银子好过年,所以就瞒着县令干下这事的,没想到,刚关进去不久,就有人找来了。看来这下是踢到铁板了。

    “章捕头,你来回答大人的话。”

    “回大人,沈承耀一家私藏禁书。”沈承光说了,那书书院里的夫子都说“非朝廷之人不可得”还不是禁书是什么。

    “禁书,什么禁书?”小福子心下奇怪,他为什么不知道有禁书一说?

    “是《齐民要术》。”

    “混账!《齐民要术》什么时候成了禁书了!”这书还是主子送给他们的,因为这本书将他们一家都抓到大牢,这让晓儿小姐怎么想自家主子。真是要倒大霉了!

    “小的听举报的人说,这书有‘非朝廷之人不可得’之说,这沈承耀一家无人有半身官职,这……”

    “混帐!‘非朝廷之人不可得’是这样理解的吗,快带路,快点!赶紧!”小幅子快被气死了,懒得废话,赶紧将人救出来是正事!

    听到这里,县令也明白小福子是来救人的了,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章捕头,恨不得用眼神杀了他。这蠢货,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儿!若不是念再他是自己的夫人的弟弟,他会让他当捕头,屡次给自己惹麻烦事!

    “是,是,是,大人,请,这边…”章捕头吓了一跳,说话都不利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