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十八章 出狱
    晓儿看了一眼大门的方向,听见了小福子的声音,心下有些奇怪,他不是跟上官玄逸回帝都了吗?不过出下在这里真好。

    “爹,娘,咱们可以出去了。”

    几人听了都望向牢房门口的方向。

    牢房外

    “动作快点,开个门也能开半天!你这是怎么当上捕头的!”小福子恨不得踢他一脚。

    章捕头被催得手更抖了,门更是半天也打不开。

    小福子一把夺过钥匙自己将门锁打开。

    “快带路!”

    “是,大人,这边。”章捕头弯着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三人来到晓儿一家所在的牢房。这次不用催,章捕头就知道马上上前去开门。

    小福子看见虽置身牢房,但依然站得腰杆挺直,落落大方,眼神一片坦荡,毫无半点恐惧担忧之态的一家人,恭敬地长揖一礼,“沈三爷,沈夫人,晓儿姑娘,几位公子小姐,小福子来迟了,请恕罪。”

    “我们还得谢谢小兄弟来救我们出去,哪有恕罪一说。”沈承耀忙避开还礼。

    “若不是因为我家主子送的书,你们一家也不会遭这无妄之灾,小的赔罪也是应该的,如若不是,回去主子该怪罪下来了。”小福子这话说得一语双关。

    县令大人听懂了,他也忙长揖到底:“本官实在不知道底下的人将沈三爷一家抓了起来,还望沈三爷莫怪罪。”这沈承耀到底是何方神圣,看意思那位很重视这家人?

    县令都赔罪了,他这抓人的正主更是鞠了一躬:“还望沈三爷恕罪,小的被人蒙蔽,将三爷一家抓了起来,实在抱歉。”

    “究竟是谁举报沈三爷家有《齐民要术》的。”

    “是沈承光。”

    果然是大房一家干的,沈承耀对这大哥心里更加失望心寒。

    “咱们先出去再说吧!”晓儿实在不想再在这环境多呆一秒!

    “对,先出去!”县令忙附和道。

    几人出了牢房门口,罗太医和沈承祖都等在门外,见几人出来,沈承祖忙迎上去:“三哥,你们没事吧?”

    “没事,只是进去了一会儿。”沈承耀摇了摇头。

    “先去酒楼梳洗一下然后吃饭吧,我在会客来订了一桌席面。”罗太医心中有愧,三皇子可是拜托自己照看好沈承耀一家的,这照看到就进了牢房都不知道,他也是太失职了。

    “林县令,你将事情弄明白了,一会儿到会客来报告。”

    “下官知道了。”林县令忙点头应下。

    一行人上了马车往酒楼出发。

    虽然一家人肚子都很饿,但刚从那种地方出来怎么可能开胃,所以都只是意思意思填了一下肚子。

    林县令很快就来了。事情的经过是,沈承光天还没亮就去找章捕头,说他发现了一个人私藏禁书,那本书,他儿子说学堂里的夫子说过“非朝廷之人不可得”,沈承耀一家全部都是白身,却收藏了这本书就是犯法。虽说那是自己的弟弟,但是在大义面前,他也只能大义灭亲。

    又说这个弟弟最近赚了点银子就不将自己这个大哥放在眼里,让章捕头帮忙给点教训,罚点银两然后两人分了,再关上几天。

    “非朝廷之人不可得”是这样理解的吗,枉费他读了这么多年书,这是指《齐民要术》的善本很难得,不是朝廷的人都得不到,好不好!

    真是被一些人的无知害了!他是怎样考上童生的,晓儿心里无限怀疑和郁闷。

    “大伯的心怎么这么狠。先是韵儿,再是这次,合着咱们没和他计较,他以为咱们是好欺负的吗!”刘氏生气地道。

    “关上几天,亏他说得出,他不知道小妹还小吗,在这牢里过几天,还能活吗!”景灏听了心里愤怒不已,连大伯也不称呼了直接用人称代替,他家小妹他都很久没听她哭得这么凄惨了。

    “有说罚多少银子吗?”晓儿问道。

    “罚一千两,章捕头得三百两。”本来林县令是不想将这事说出来的,但皇子手下有的是人才,有什么是查不出的,他不敢冒险,只能一五一十说清楚了。一博得这次不会被罢官了。

    “一千两,这真是眼里除了银子就什么都没有了!”景睿满脸愤怒,为了一百两可以卖侄女,现在又想坑自己弟弟一千两,这样的人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沈三爷,这事你们有什么打算?若是你们想出口气……”小福子委婉地问了一下,毕竟害他们入狱的是他的亲大哥。

    小福子话里没说完的意思大家都听懂了,都看向沈承耀。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景灏赌气道。

    “灏儿长进了,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都知道运用了。”晓儿赞扬道。

    “这不是姐姐几天前才教过我的吗!姐姐教我的东西我记得最牢了。”景灏不忘表衷心。

    “要不,就罚他们一点银子吧,睿儿不是也说,大哥眼里除了银子就什么都没有了吗?罚他银子他该心痛了。下次就会长教训了。”沈承耀迟疑地开口。

    沈承耀心里难受,若是自己的大哥单单将自己抓牢,他还好受点,毕竟自己对他将就一下就过了,但将他的妻儿也抓进牢,连自己几个月大的女儿也不顾念一下,他们凭什么去将就他,凭什么容忍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刘氏心里也是气愤难平的,入过大狱,传出去以后自己儿女还有什么名声可言,还有什么前途敢想?估计以后说亲连好人家的儿女都难说上。自己嫁入沈家分家前一直过着不公平受欺负的日子,虽然会有难过的时候,但是自己的丈夫疼爱自己,对自己一心一意,千好百好,她觉得比什么都强,所以好多事儿转眼就忘记了,不过真的说到要报复,她又犹豫了。

    如果真的让大伯因为这事入狱,那景文的前途真的毁了,那孩子还少,这些年这么用功读书……刘氏心里也有些于心不忍。“我也觉得罚一点银子就好。”

    几兄妹听了这话,虽然心里失望,上次韵儿的事也是没计较,这次又这样,景睿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再说。

    晓儿了解沈承耀两夫妻,虽然大伯对自己一家做出这样的事,他们心里会气愤,会难受,会骂上几句,甚至会讨个说法,但这些都是不会有实质伤害的,真的要他们去报复,伤害回去,即便一时因为火起,做了,以后心里也会受煎熬,那还不如不做。

    她情愿他们永远记住大房一家不可信,永远保持对大房一家的防备都好过报复回去,他们心里又觉得愧疚,觉得对不起大房一家。

    内心在愧疚和煎熬中度过,还说得上什么幸福开心,做人觉得幸福的前提最重要是心,心里无愧于任何人,心里一片坦荡,那样日子就过得轻松,再加上努力发家致富,将日子过起来,那样幸福自然而然就到来。

    “三爷和夫人都是和善之人。”按他说这样的人就该给个教训,就算不是一棍子直接打死,也该踩到他们的痛脚,让他们永远不敢再惹自己!

    离开酒楼时,小福子在晓儿的身边小声地说:“三爷和夫人就是太心善了,那种人不给教训,下次指不定又能干出些什么事来。”这种人他在宫里见多了。

    “算了,善恶到头皆有报,咱们暂且忍他,让他,不理他,过多几年再看他,看看他又能将日子过成怎样。自己出手也能落下个不好的名声不是吗?”

    “还是晓儿姑娘有大智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