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章 年礼
    章捕头一行人赔礼道歉后就直奔镇上沈记杂货铺,找沈承光算帐去。

    沈承光正准备打烊,看见章捕头过来,忙高兴地迎上去,“章大哥,我正想着把铺子门关了,就去找你。怎么样,银子拿到了吗?”

    “拿个屁!”章捕头呸了一声,“我说,沈承光你这次害死我了,你知道吗?”

    沈承光这才发现章捕头脸色不太好,不对,简直是黑口黑脸,没有更差的了!

    “章大哥,怎么了,老三不愿给银子吗?”沈承光小心翼翼的开口。

    “沈承光,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这个弟弟可有本事了,他的后台大到我姐夫连说都不敢说出来是谁!只让我赶紧想办法赔礼道歉!我现在是连捕头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得做了,还有我姐夫都不知道会不会丢了官!你还想拿银子!真是异想天开!”

    “老三背后有人?”是谁,难道是那位上官公子?

    “人家这是前脚进去,后脚就有人来救了,我吃过饭,刚会衙门,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得舔着脸赔礼道歉!你这是给我惹了一身蚂蚁!满身都是麻烦!”

    章捕头将两只手的袖子撸起,“沈承光,我快被你害死,要不是我姐夫说只罚你一点银子,我真想……”章捕头举起结实有力的拳头在沈承光面前晃了晃,吓得沈承光忙抱头跪下。

    “章大哥,饶命!我没有谎报,那书他们确实是有的。”

    说起这个章捕头就无限火起!那怒火在肚皮了滚啊滚,最终喷了出来,喷得沈承光面脸口水。

    “你这人头猪脑,你家儿子的童生是怎样考来的,‘非朝廷不可得’是这样的意思吗,简直气死我也!”

    “我懒得和你废话,赶紧准备银子,两百两,这是虚报事实,阻差办公的赔偿!”

    “两百两……我,我哪来那么多银子啊。”

    “没有,你还想骗我!好,没有是吧!拿就剁了一双手好了,一只手一百两,算是便宜你了!来人!“

    “别,别,别……章大哥,我马上去凑。”沈承光连滚带爬的跑回杂货铺后院。

    “我呸,什么人,要不是好命有个好弟弟,你看我不弄他进牢里,坐个十年八年!”

    沈承光回到后院,立马叫蓝氏拿出两百两银子。

    “相公,要这么多银子干嘛?”

    “章捕头说我阻差办公,要我赔偿两百两银子,快点拿银子出来。”沈承光身体胖,跑了一小段路就气喘吁吁的。

    蓝氏没有动,“什么阻差办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快点去那银子,老三家背后有人,把他们救了出来,现在反咬咱们一口吧!”

    “什么,这还是你弟弟吗?这样的事都干得出来,两百两银子啊,咱们存了几年了,不行这银子我不出!”蓝氏听了这话,怒火蹭蹭的往上冒!这银子是赔给老三的,凭什么啊,她说什么也不会出的。

    “你快点拿出来,现在是章捕头来要,要是我不拿出来,他就砍了我双手,快!点!”沈承光心急得几乎跳起来,最后两个字更是朝蓝氏大吼。

    蓝氏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你这么大声干嘛!吓我一跳!”

    “钥匙呢?给我,我自己拿!”沈承光直接往蓝氏身上找钥匙。

    蓝氏拍开了他的手,“我拿还不行吗!”

    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选上这么一个男人,遇到一点小事就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蓝氏将银子给了沈承光后,望着少了一大半的家当,两百两银子啊!心痛死她了,不行,她得向老三一家讨回来!

    第二日天刚亮,小福子就带着一大车的年礼回帝都了。

    晓儿给上官玄逸准备的年礼有:两坛子葡萄酒,两坛子苹果醋,一盒空间里产的茶叶,这茶叶还是她在空间里亲自炒制的。还有一箩筐苹果,一箩筐雪梨,一袋水果干,一袋果脯,一袋大米,一袋白面,一大坛子猪肉干,还有一瓶子她用空间的无忧树上的东西制的居家旅行必备良药。一张天鹅毛羽绒被,和一对羽绒手套。

    送给狄兆维的年礼也是一样的,只是少了一床天鹅毛羽绒被子。这也不是晓儿不送,实在是两只鹅掉的毛太少了。

    白天和天白都表示这主人太无良,为了她,他们最近都拼命抖毛了!

    晓儿清点上官玄逸和狄兆维送的年礼,并一一登记在册。

    上官玄逸送的有极品血燕,鱼翅,两头鲍鱼,一盒鹿茸,一根百年老山参,一件红色的狐狸毛披风,一对鹿皮小靴子,一件白色的狐狸毛披风,几匹布料,一些绢花,一对小金镯子和一套帝都流行的头面,还有四套弓箭。

    这是很有心了,每个人都有想到。而最让晓儿惊喜的是一个帖子,举贤书院山长的拜帖还有一个铁引!

    狄兆维送的也是山珍海味,滋补药材,布匹,皮毛之类的,另外还有一些帝都流行小玩意和新鲜吃食。还有几本孤本和一些书籍,还有一些新种子。

    对比他们的年礼,晓儿表示自己送的貌似有点寒酸,不过空间出品,外面想买都没有,晓儿自我安慰。

    帝都,皇宫

    上官玄逸正在书房理事,小福子端着一盘切好了的水果在门外求见,“主子,小的回来了。”

    “进!”上官玄逸继续拿笔在册子上批改。

    小福子给上官玄逸行了一礼,然后放下手中的果盘,“主子,这是晓儿姑娘送来的果子。这是她送给主子的年礼礼单。”

    这苹果和雪梨晓儿姑娘也送了他一箩筐,他在路上已经吃过了,简直比贡品还要好吃,那苹果只只大小一样,又大又红,果香扑鼻,清甜爽口!那雪梨黄得发亮,爽甜多汁,生津止渴,吃完又想吃,害他一连吃下了好几个果子,一路找茅房!

    上官玄逸用银签挑起一块苹果咬了一口,然后便一口接一口吃了起来。

    那丫头送的东西果然不同反响,就连苹果都比御用贡品还要好吃。他一边看礼单,一边吩咐:“一会儿将那丫头送来的水果匀一篮子出来给太皇太后,父皇,母后,二皇子,四皇子和六皇子,还有公主送过去。”

    “是”小福子恭声应是。

    上官玄逸看着手中的礼单子,他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民生的年礼。

    小福子将怀中的瓶子和手套拿了出来,“晓儿姑娘说这是居家旅游必备的万金油,叫主子省着点用。重伤吃绿色,重病吃黄色,剧毒吃白色。”

    上官玄逸打开瓷白瓶子,里面静静躺着三颗不同颜色的药丸,一股独特的香味涌了出来,让人精神为之一震。想起上次的那丫头给的治疗烫伤的药,这可是千金难求的。

    “晓儿姑娘还说,帝都在北方,天气一定很冷,那床被子是天鹅毛做的,很保暖,还有那手套,主子骑马时带在手上就不会被冻僵了。”

    “那丫头有心了。那些吃食每日给我上一点上来。”上官玄逸的脸部表情柔和了不少。

    “是。”晓儿姑娘家的米饭都特别好吃,让人光吃白饭都觉得满足了,小福子想起那顿火锅就流口水。

    看着自家主子心情这么好,小福子犹豫要不要现在说出晓儿姑娘一家入狱的事。

    “有话直说!”上官玄逸见小福子一副欲言又止的犹豫样开口吩咐。

    “是,小的刚到晓儿姑娘家那天,他们一家正好都被抓到牢里了!”

    “说,怎么回事?”上官玄逸怒火中烧,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冷峻。不是交待好要暗地里照看好他们一家的吗,怎么会被抓到牢里了!

    小福子将事情前前后后,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跟罗太医说,再有下次提头来见!下去吧!”

    上官玄逸抓紧手中的手套,走到窗前望着某个方向,你愿意忍,可我却是舍不得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