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一章一巴掌
    第二日天刚亮,晓儿一家才吃过早饭,前院的大门又被拍得震天响!接着沈庄氏的大嚷门传了进来!

    “刘氏,开门!你这黑心婆娘快来开门!”

    沈承耀刚想去开门,刘氏忙站起来将小妹递给他,“我去吧!”

    沈庄氏叫的是她的名字,若是沈承耀去开,又得被骂一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是断绝关系后更方便不停上门找麻烦?他们不用过日子,自己一家却是很忙的!铁引都拿到手了!镇上那家旧货铺都还没买下来!

    晓儿心里厌烦到不得了,上辈子还真从没花时间在这种宅斗事情上过!而穿过来后,三不五时便是面对这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麻烦事,那帮人真的是没经过死亡,不知道时光短暂,生命无常!

    但她经历过,她珍惜时间!得抓紧时间做想做的事,不然遗憾就永远是遗憾!

    刘氏一打开门,沈庄氏便一巴掌甩了过来,“你这黑心肝,你们自己出来就反咬你大哥一口,让他赔偿你们两百两银子,你这不去抢!”

    刘氏被这一巴掌打得站不稳,摔倒在地上。

    沈承耀和几个孩子随后走出来,就见到这情景,纷纷立马跑上前,去扶起刘氏。

    “孩子他娘,你没事吧?”

    刘氏的发髻乱了,半边脸已经红肿起来了,她只觉得眼冒金星,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听了这话,她下意识摇了摇头,可惜更晕了,可见沈庄氏这一巴掌打得多用力。

    沈承耀将小妹递给方文日,自己扶着刘氏想将她带回屋里,用冰敷脸。

    景睿心里气急:“奶,你怎么一进门就打人呢!”

    “反了天了,你在和谁说话?果然是贱人生的货色,不尊不孝!我打她又怎么啦,她害得我老沈家这么惨!”沈庄氏说着,肚子里的愤怒又滚滚燃烧起来,忍不住又想往刘氏身上捶打。

    沈承耀连忙挡住,景睿和晓儿也拉住沈庄氏,沈庄氏使尽全力挣扎,景睿抓不牢,让沈庄氏脱了手,沈庄氏早就看晓儿不顺眼了,立马往晓儿脸上挥去,晓儿躲了一下,躲过了脸,颈上却是被抓出了三条血痕,血珠立马冒出来。饶是这样晓儿也没放开沈庄氏担心她不管不顾打到其他人。。

    刘氏这时头晕也缓过来了,只剩下脸上似火烧般!她站直了身子,轻轻挣开沈承耀扶着的手,走到沈庄氏面前,“还没打够吗?你打,你打我啊,这边脸还没打,来,快打,打啊!为什么不打!”

    大家都被刘氏的样子吓傻了。

    沈老爷子这时才出声,“好了,闹什么闹,成何体统,有话好好说。”

    “爹,娘,到底谁在闹!你们一大早上门,对我的媳妇孩子又打又骂,这是为何!”沈承耀心中怒火腾腾,人生第一次对自己的爹娘语气这么重!

    晓儿放开沈庄氏,来到刘氏身边拉了拉她,“娘,我没事。”

    她知道刘氏是担心他们挨打才这样的。

    景睿几兄弟都围过来看晓儿,晓儿摇了摇头,“没事,有一点点痛而已。”

    沈庄氏也回过神来了,一把瘫坐在地上哭骂着:“黑心肝,烂了下水的,这是在吸我的血,要我的命啊,两百两银子,我这是棺材本都赔了出去了。老三,你迟早要被这毒妇害死的,她没安好心……”

    “够了!”沈承耀看了晓儿的伤口一眼,大喝一声。

    沈庄氏听了这话又爬了起来,往沈承耀身上捶打,“你这个不孝子,娶了媳妇忘了娘,那毒妇在你耳边吹吹枕头风,你就让人向你大哥赔两百两,那是我和你爹的棺材本啊!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沈承耀也没躲,“娘,我没有。”

    “没有,没有你们家怎么出来的,你大哥又怎么被罚两百两。”

    “爹,娘,你们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被抓到的大牢吗?”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们私藏禁书,你大哥为了我们一大家子不被牵连,才大义灭亲,你呢,你就反咬你大哥一口,你要是有良心的话,就马上把二百两银子拿出来。”沈庄氏义正言辞的道。

    “你大哥就是太正直了,他…也是无心的,就是担心牵连我们两老……”沈老爷子沉吟着,想着怎么说才好。

    听了这些话,沈承耀心里凉拔凉拔的,刘氏也是心中一寒。

    “呵”晓儿忍不住冷笑出声,“爷,奶,我们看你是长辈,才称呼你一声爷奶,但不久前,你们已经强烈要求和我们一家断亲了,为了以后彼此都不被对方牵连,咱们还是少点来往好。还有沈承光赔的那两百两,是官府要的,想要回来,叫他去衙门要,别来烦我们,我家从来就没得过他一文钱,受过他一分恩!既然断亲了就得有断亲的样子,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有事,没事都别来烦我家,不然,咱们就去官府上说道说道吧!”

    真是什么人都有,忍你很久了,再忍,我都成忍者神龟了!

    “你,你这赔钱货,你……”沈庄氏被一个小女孩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晓儿,你去帮娘准备个冰袋。”刘氏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小小年纪就担上不敬长辈的名声,要真的有不好的名声,她做娘亲的来担好了。

    晓儿也知道刘氏的用意,这憋屈的古代!不过这样护着孩子的娘的话还是要听的,她转身回房,正好为刘氏准备点药涂涂,肿成猪头一样该多痛!自己的颈也痛得很!

    哼,沈承光就拾掇偏心的两个老人来闹吧,等将沈承耀心中因为小时候大哥对弟弟的照顾的那仅有的一点恩情都磨掉,就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样写的!人心寒了,岂是那么容易捂热的!

    “爹,娘,那银子是衙门要的,我也没那么大本事问人家衙门拿回来,银子丢了便丢了,总比坐牢好,不是吗?若是为了这事坐牢,那文儿的前途就真的毁了!”

    “老三,你说个实话,你就不能让那位上官公子帮咱们把银子拿回来吗?”沈庄氏也不敢问刘氏了。

    “爹,你觉得上官公子是我可以让他怎样就怎样的人吗?”沈承耀也不直接回答沈庄氏的问题了,只问沈老爷子。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叹了声气,“是我们想差了,打扰了你们了。”

    沈承耀听了这话心里更难受,自己的爹,这还是在怪自己。

    “爹,娘,韵儿的事,这次的事,我不计较也是顾念着爹,娘,顾念着文儿,刚才晓儿说的话,就是我的原话,若是再有类似的事,再有伤害我孩子的事,我也不怕将事情都拿去官府那里说道说道!看看到时谁能落个不好!”刘氏这也是担心沈庄氏会对外将晓儿刚才说的话说出去,才说这些话。

    “好啊,你个毒妇,现在是有了点银子就抖起来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一个破落户嫁来我沈家是走了多大的运,靠着我儿子……”

    “好了,你给我闭嘴,你还没明白人家的意思吗?既然都断了亲,我们和别人就没啥关系了,你还在这里骂,不怕人家报官吗?咱们走吧!”沈老爷子被儿子顺从了一辈子,这下心里也是有气的。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还是老大一家做错了的,也不能全怪老三,只是脸子上下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