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二章 十万两和一百两
    晓儿回到房间,进了空间,摘了一片叶子,捣碎,涂了一些在伤口上,伤口立马就好了,但这么多人看见,也不能让人知道它转眼就好了不是,只能拿了些纱布将颈包了起来,然后又换了一件高领的衣服,剩下的也不敢给刘氏用那么多了,只是滴了一滴汁液进碎冰上,然后包好拿出去给刘氏。

    一家人刚好走进屋里,晓儿递给刘氏冰袋,“娘,敷一敷,我往冰了加了点药水的。”

    “我来!”沈承耀接过冰袋,帮刘氏敷脸,望着刘氏肿到半天高的脸,他既心痛又内疚。

    刘氏自己接了过来,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她也有些抹不开脸,敷了一会儿,她就觉得自己的脸不痛了。

    “晓儿你的伤口,没事吧?”

    “没事,上了药,现在都不痛了。”

    “娘也觉得不痛了,你师傅的药真是神了。你奶奶这手还真下得下去,万一抓到脸上毁了容怎么办!”难道她的亲孙女以后嫁不出去,她就能得个好!

    事情过去了,晓儿也不想在提起,只是再多气一回罢了,便问:“爹,四叔打铁的手艺如何?”

    “你四叔学东西肯下功夫,他打出来的东西很多人都说好。”

    “爹,你还记得我上次买旧货那间铺子吗?”

    “记得,怎么了,你又想买什么东西吗?”

    “不是,那铺子倒闭了,铺子出售,我想买下来,然后开间铁铺。我上次托上官大哥帮忙办铁引,他已经办好了。”昨日沈承耀和刘氏因为刚从牢里回来,家里一堆事儿要做,也就没过问年礼的事,所以也不知道有铁引这一事。

    “什么,铁引都办下来了?”沈承耀大为震惊。盐,茶叶,铁都是朝廷管得很严的,这里面的利润很大,特别是盐,人离不开盐,士兵没盐吃更是连打仗的力气也是没有的,这是他这平民百胜都知道的事儿,而铁关乎兵器和农事,所以也是挺重要的。

    上官公子打底是什么来头啊?铁引也只是女儿一句话就给办下来了。

    “上官公子待我们是真好。”刘氏感叹。

    “对,他还给我和大哥,文哥儿一份举贤书院的推荐信。”上官大哥简直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哎呦,那可真是,上官公子真是我家贵人,对我家的恩情真的太大了。”举贤书院全国闻名,从举贤书院出去的举人枚不胜举,很多各地学子慕名而来,但举贤书院的门槛很高,官家子弟也需要有人下帖子作担保考试通过了才能进去,平民百胜的学子也需要有人推荐通过考试才能进去,可以说,里面的学子都是学业优秀的。

    沈子轩就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考进去的,沈景文也每年都去考,不过都没通过。

    “你们三人这段时间得好好学习,听说举贤书院的入学考试很严的。”三人均点头应下。

    “爹,我想开间铁铺,然后和四叔合作,大家五五分成,怎么样?我会想一些新奇的东西出来给四叔做的。”她之前将水泥的配方给了上官玄逸,不知道做出来没有,若是做出来,那么钢筋就是必须物品,到时候盖房,造桥,铺路都是必不可少的。而她还想造自行车,脱粒机,这些都和铁有关,所以有间自己的铁铺很是必要。

    “那当然是好的,你四叔帮我们家不少,他在那铺子做了那么多年,早就该涨工钱了,但硬是没涨,不过刚好今年契约就到期了,你四叔正想着还在不在那铺子干呢。那掌柜只说涨一百文的工钱。”

    “这不正好,你四叔四婶知道了,肯定很高兴。”刘氏心里也高兴。

    “咱们喊上四叔去看那铺子,看看适不适合。”

    “正好你四叔今日在家,咱们现在去看看吧。我去喊上你四叔。”

    “那我和娘在家准备好送给姚伯伯的年礼,呆会儿爹回来咱们就直接出发好了。”

    一个时辰后

    一行人先去送了年礼,然后来到顺意牙行,杨牙侩立马迎了上来,“沈兄弟,很久没见,听说你最近搬了新居,恭喜恭喜。”

    以前沈承耀来镇上找短工做都会到这家牙行问一下,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了,杨牙侩也喜欢介绍短工给沈承耀,每次做完,东家都会称赞他,多数是说,“这人老实,勤快,眼里有活计,主动,不用催促就自己去干活,舍得下大力气。”

    沈承耀和他寒暄了两句便说明来意。

    “广宁街那间旧货铺吗?”杨牙侩听了皱起了眉头。

    “对,就是那间,怎么了卖了吗?”

    “也不是,那铺子地段好,很多人来问,可是那卖主要求亲自见过买家才开价,然后我带人去,他都开价十万两,别人都当他疯了,那铺子就算再好,也不值十万两啊,十万两整个镇子都能买下来了。”

    沈承耀听了这话都觉得那人是疯了,十万两,谁有那么多银子去买它!有那么多银子的人买那铺子干嘛!

    “他是不想卖吗?”晓儿觉得这漫天开价就是不想卖。

    “也不是,他说他在等有缘人。我还是带你们去看看铺子吧,那人还住在铺子的后院里的,说不定你们就是他等的有缘人。要是不是也没关系,我手里还有几家铺子,也在那附近到时候带你们去看看。”

    “好的,谢谢杨掌柜。”

    牙行离那家旧货铺也不远,几人走了一会儿就到了。敲了敲门,里面便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一听就觉得睡眠不足的声音,“谁啊?”

    “我,杨牙侩,带人来看铺子的。”

    接着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旧货铺的老板看见晓儿一行人,眼里有亮光闪过,快得没有人捕捉到。

    “这铺子地段好而且够大,还有后院是两进的,正房就有五间,东西厢房各有五间,还有后罩房,有马厩,还带有花园,后罩房后还有两亩左右的空地。”

    杨牙侩便边走边介绍。

    晓儿知道这铺面大,以前这老板,什么东西都是堆成一堆来卖的,而里面连旧板,旧衣柜,旧凳子,旧桌子都有很多,能不大吗!想起第一次来,就觉得杂!乱!不敢现在东西都清理走了,一路看过去,晓儿表示,满意,很满意!

    沈承耀也很喜欢,不过太贵了,买不起。

    “姑娘觉得这铺子怎么样?”旧货铺老板看着晓儿,心里却忐忑,师傅说的话究竟对不对的,不过这也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很好,老板这铺子怎么卖?”既然主动跟问,那就是想卖了。

    “一百两。”

    杨牙侩听了吓了一跳,十万两变成一百两,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晓儿等着下文,这铺子虽说在镇上不及县里,但是胜在够大,特别是后院。怎么说也得六七百两才能拿下。而他卖给自己一百两,一定是有条件的。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姑娘,我需要你帮我治好一个人。”

    “可是我不是大夫啊,我不会治病。”晓儿拒绝,空间里的东西她轻易不给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虽然感觉不到他的恶意,但这人没有以真面目视人,甚至声音也刻意改变了,她不会为了占那么一点便宜去冒险。

    “我知道,不过你一定能治好的!”

    “不会治病又怎么可能会治好?”晓儿故意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他。

    “我夫人叫安怡。”然后旧货铺老板将声音捏成一条线,只传到了晓儿的耳朵中,“云法大师说过她和姑娘是旧识!”

    听了这话,饶是再镇定的晓儿脸色也大变,“她人呢,在哪里?带我去见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