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三章 长眠蛊
    安怡,是那个安怡吗?安氏国际的千金,那个在游轮上被莫名出现的龙卷风卷走的女孩,那个翻遍了整片大海都搜寻不到的人儿,她原来也穿来这里了?她记得当时自己也差点被卷了进去了,但她表哥,大哥都在她身边,他们眼明手快的将自己拉了出来。而那龙卷风一呼吸的瞬间就离开了,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消失在天际。

    “在屋子里,进去吧,她等你很久了。”

    晓儿既期待又忐忑的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一个女子正静静的躺在梨花木的拔步大床上,熟悉的眉眼,熟悉的脸容。是安怡,长大了的安怡!

    她记得当时她和自己才12岁,现在自己七岁,她几岁?她是连着身体一起穿过来的?!自己在现代已经将要奔三了,但她看起来才二十出头,大概是这里的时间差和上一世的不一样。

    “安怡怎么了?”床上的人呼吸均匀,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晓儿知道她不是睡着了。

    “三年前中了毒,然后就没醒过了。”想起那个下毒的恶毒女人,他就恨不得将她拆骨扬灰!他从东晋国一路寻名医到闵泽国,都无法解了这毒,后来才遇到了云法大师,他对他说,安怡的毒必须遇到有缘人才能解,然后给了他一块石头,并说谁一眼就认出这石的,谁就是那位有缘人,如果那人不肯出手的话,你便对他说,两人是旧识。

    等了三年终于等到了,然后他派人查了一下他们一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云法大师的话,他是相信的,后来那姑娘的本事他也是见识了,然后就放下心,空出铺子等着她来。

    “安怡中的是什么毒?你和安怡是怎样认识的?什么关系?”

    “长眠蛊,中了此蛊长睡不醒,直至老死。我是她夫君。”旧货铺老板没有回答怎样认识的问题,实际是他也不知道怎样回答,说了也未必有人信,安怡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那时他正骑马在路上,远远就看见一个类似人形的物体在天上掉下来,结果真的是人,幸好后来她被吊在树上,不然摔都能摔死!

    安怡说她是被龙卷风卷上了天,然后掉下来的,但那时他并没有看见龙卷风,甚至除了奔跑带起的风,四处都没风。

    世上还有这样的毒?长睡不醒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晓儿在心里问白天,空间灵液能不能解蛊毒,得到肯定答案才放下心来。

    “主人,你先在她的手臂处切开一道口子,然后用灵液吸引那蛊虫出来,再慢慢解毒,中毒太长时间了不能一下就解了,得慢慢来,不然她身体受不了的。还有那蛊虫一出来,立马烧死,别让它跑了,不然无论隔得多远,它都会循着气息再寻回来,进入原来寄住的躯体,然后就轻易不出来的了。那虫子狡猾,只上一次当。那虫子怕火。”

    “白天,你懂得真多!”晓儿真心赞道。

    “那是!”白天傲娇地抬起了鹅头。

    “你有匕首吗?”晓儿抬头问旧货铺老板。

    “你现在就解毒?”不用做准备吗?蛊毒不是那么容易解的吧。

    “不行吗?”

    “不是!”他当然希望越快越好,“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你准备个火把吧,那蛊虫一出来,立马烧死,千万不能让它跑了,不然它会再次回到安怡身体里,然后再想它出来我也没办法了!”

    “好!”

    “你先将安怡抱起来,让它坐在凳子上,然后身体趴在桌子上,再将手臂伸直放在桌子上。”

    旧货铺老板小心翼翼地将安怡抱起来,并按照晓儿说的来做,让安怡趴着桌面上。

    晓儿也没有解过蛊毒,只能按她自己想到的方法来做了,她将瓶子里的灵液倒了一滴在桌面上。

    安怡身体里的蛊虫闻到灵液的气味,开始到处乱转,有时候可以看见她脸上凸起一点在快速移动。

    那蛊虫果然喜欢这瓶子里的水。旧货铺老板心中放下不少,以前可是从未有过反应的。

    晓儿挽起了她的衣袖,在靠近灵液的地方,用匕首切了一道口子,鲜血立马流了出来。

    两人都紧紧地瞪着那道伤口,只见安怡的手臂有一点凸起在快速移动,然后在伤口处爬出了一只红黑色的虫子,噗一声,跳到了桌上的灵液上!

    “快!”晓儿立马将安怡的手移开。

    旧货铺的老板早就等着了,它一出来马上就将火把往桌子上砸。

    那蛊虫感受到危险,嗖一下就往回跳,晓儿将手中的火把挥了出去。

    “嗞”空气中马上出现了一股烧糊了肉的气味,有蛊虫的,有安怡的。

    至此两人都松了口气!

    晓儿将火把弄灭,“抱歉,伤到安怡了。”

    “没事,我要多谢姑娘才是,只要毒能解就好,伤总是会养好的!”那虫子太快了,机警到刚落下就往回跳。若不是晓儿当机立断,他会后悔死的,他也不会嫌弃有疤痕,虽然心痛,但也值得了。

    “安怡中蛊毒太久了,体内的毒素得慢慢清理干净,这是解药,你每天给她吃一颗,吃一个月,然后再吃这瓶子的药,也是每天一颗吃一个月,她就能恢复如初了。”晓儿将一瓶用灵液做成的药丸和一瓶无忧果做的药丸给了他。

    “多谢姑娘,姑娘对我们的大恩,我们没齿难忘,我是诸葛信,日后姑娘若是遇到困难可以给这里送信。”

    诸葛信拿起笔墨写下了一个地址,连带扯下自己腰间的玉佩一起递给晓儿。

    晓儿接过来,“不用谢,我还是要用一百两买下这铺子的。安怡一时半刻还不会醒来,但估计下午就能醒了,醒来后先喝点粥会好点。”

    “多谢姑娘提点,这铺子我不能收姑娘的银子。”

    “行了,人情归人情,数目要分明,咱们还是按之前说好的吧!你那人情便先欠着,以后我会找你还的,我们出去吧,我爹该等急了。”

    两人出去后,沈承耀和沈承祖立马迎了上来,“是认识的人吗?怎么这么久?”

    “是认识的,回去再跟爹解释。现在咱们先将铺子买下来吧!”

    “这铺子好是好,但是并不适合做大跌铺,太浪费了。这铺子改一改做酒楼都行了,咱们再找一间偏僻点的做打铁铺就行了”沈承祖觉得这铺子地段好,又大,最重要后院都那样大,做打铁铺太浪费了。

    晓儿赞赏地看了一眼沈承祖一眼,英雄所见略同!她正想将这铺子的后院改改,开一间酒楼。

    杨牙侩听了,立马便说,“我手里还有几家铺子,大少都有,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晓儿自然是想的,也是便杨牙侩的帮忙下,一百两买下了这铺子,然后告辞又去看下一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