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四章 买!买!买!
    几人刚走出铺子,就有人喊住了杨牙侩。

    “杨掌柜,原来你在这里,害我到处找,正巧,我这两家铺子都要卖,你帮我登记下,我急着脱手,一口价两间铺子每间五百两,不能再便宜了。”胡老爷指了指旧杂货铺旁边两家铺子说。

    “胡老爷,这是赶着将铺子脱手,然后去永和县享儿子的福吗?胡老爷你可是熬出头啦!”

    “可不是吗,他派人来接我了,让我最好赶在年前去到,说一家人好几年没吃过团圆饭了,正好今年一家人过个团圆年。我想着我这把老骨头,架不住来回折腾,就想将铺子卖了。这两家铺子租约再过两天就到期了,到时候他们会将铺子空出来的。”

    晓儿听了这话,觉得简直天助我也,实在是太巧了,她正觉得那铺子要是再大点就更好,就碰上旁边两家铺子都准备卖。简直是心想事成!

    “爹,我们将这两家铺子也买下来吧。我有大用途。”晓儿拉了拉沈承耀衣袖。

    沈承耀想了想家中的剩下的银子,点了点头,多买点铺,就算自己不开店也能租出去收租金,这胡老爷不也是租出去了吗!

    反正晓儿总是说,银子放在哪里不动是不会生银子的,银子得流通才能生银子。

    “杨掌柜,胡老爷,我们正想买铺子,能看看吗?若是合适的话,就买下。”

    “那感情好,我带你们去看看!”胡老爷听了很是高兴,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这两家铺子的格局是一样的,大少也一样,正房三间,东西厢房也是三间,后院和旧杂货铺的长度是一样的,晓儿表示很满意,沈承耀和沈承祖也觉得很好只是铺子有点老旧了,五百两有点贵,刚刚那间铺子才100两。

    这两间铺子比旧杂货铺小了点,不过三间铺子加起来就足够了,晓儿心想。

    “怎么样,我这两间铺子都很周正的,而且风水好啊,我就是靠这两家铺子供我儿读书,然后才考上了举人当了官的,这位兄弟一看你脸相就是比我更有福的,你买了,你的儿子以后肯定能当大官!甚至是天子门生!”

    听了这话,晓儿都忍不住想笑,这胡老爷实在会说话!而且什么都敢说!天子门生,亏他敢说出口,不过价还是要压一压的!既然你都说你供你儿子读出大官的!那这铺子年代肯定久远了!

    “爹,这两间铺子好是好,不过是不是太旧了点?这过上几年,不会下一场大雪,就会倒下吧!”

    “放心,不会的,我这铺子保养得很好的,下两场大雪都没问题!”胡老爷拍胸膛保证。

    “下两场没问题,三场呢?”

    “小丫头,屋顶的雪得扫的啊,积厚了再牢的房子也是会倒的,对吧?”

    “胡老爷,你就看看能不能再便宜一点吧,你这铺子也是建得久了点,中间这间铺,人家翻新了没多久,卖得也没你那么贵。”

    “胡说,这家铺子不是要十万两吗?”胡老爷听了吹胡子瞪眼!想骗他没门。

    “那是之前这老板又不想卖了,才这样说的,现在他想通了,四百两就卖了。”

    “你说的是真的?”

    “我还能骗你吗,你看这沈兄弟连契约都签了,我正准备去办红契的。”杨牙侩将刚刚签的契约拿了出来。

    胡老爷看了一眼,还真是卖了!十万两,到四百两!这铺子的老板不是疯就是傻!要是他知道事实是一百两,估计能吐血,“我这两家最低我也卖到四百两一间,不能再便宜了,你们不买就算了!”

    “买,当然买!”一下子少了两百两,很划算不是么!晓儿笑得眉眼弯弯的。

    沈承祖心里是震惊的,三哥家到底是有多少银子啊?这将近一千两的银子,眼都不眨一下就买!

    几人立好买卖文书,付了银票后,晓儿又让杨掌柜带路去看铺子。

    “晓儿还要买吗,这两家随便挑一间来开不就行了?”沈承耀觉得铺子买够了,就算有银子,也该买田地之类的了。

    沈承祖也忙点头,“其实买点良田也是好的。”庄稼人嘛,手中有田,心中不慌。

    “田是要买,不过,这三家铺子我另有大用,咱们还是另外买一家铺子来开铁铺好一点。”

    杨牙侩听了这话心里都乐开花了,今日一下子就赚了往日一个月的银子了。“我手上也有一些良田,都是一大片的,也有比较近你们村子的,沈兄弟要是想买,也可以看看。”

    “好,先看过铺子再去看。”晓儿点头应下。

    “好,好,那这边走!”杨牙侩走起路来脚步都带风了。

    最后晓儿应两位长辈要求,在剩下的铺子中挑了一家地段不太好,但最大的买下来,因为地段不算好,只用了三百两。

    晓儿也不怕地段不好,毕竟有麝自然香。自行车,脚踏脱粒机,手摇水泵这些东西都不担心没人寻来买!地方够大,仓库才够大!

    买完铺子,晓儿才觉得肚子饿,“爹咱们先去吃个饭,然后再看看田吧,要是合适的话,开春就能种上了。”

    “田地要不先别买了,这铺子开张总得留点银子周转吧!”沈承耀有些犹豫。

    “放心吧,爹我算过了,过完年后,铺子的分红肯定能下来了,即便还没有分红,现在的银子也还是够的。趁年景好,多买点田地,就不怕荒年没粮食吃了。”

    后来沈承耀还是被晓儿说服,打算去看看田地,要是合适就买下来。

    杨牙侩带他们来到了袁家村,这次卖地的是袁地主家,他儿子被人下了套,欠下了赌债上千两,需要变卖一些田地才够赔。

    “这些都是良田,袁地主要求一整片卖,一百亩,七两银子一亩。”

    “爹,这些田怎么样?”

    “我觉得挺肥沃的,老四你觉得呢?”

    “是好田,袁地主家的田也是出了名的肥沃的。”

    “是啊,袁地主可舍不得了,一直在叹气,要不是他儿子不争气,他也不会变卖田产!”

    “赌最是染不得的。”沈承耀对别人很宽容,对自己是很严苛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