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五章 海外木材商
    傍晚时分,西方的天边只余一抹红晕,几人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里。

    “三哥今日高兴,你回去叫上弟妹和景杰过来我这吃饭。你我两兄弟喝上一杯!”

    沈承耀笑着应好,便回家接人。他也替自己的三哥高兴,是该好好庆祝一下。

    晓儿将几张契约拿了出来,刘氏看着这么多张白契心下奇怪:“怎么这么多张?”

    “我们买了四家铺子,一百亩良田。”

    “买这么多干嘛!那得多少银子?不是说买一间铺子来开铁铺吗?”

    “本来是的,后来看见合适的就都买下来了。这三家铺子我有一个想法,等我将我的想法完善了再说给大家听听。”晓儿想到那连着的三家铺子就兴奋。地方够大,地头够好,又是在镇中心,想做什么都行。若是在县里就更好了。

    “买的是那几家铺子?”镇上刘氏也熟悉,只有他们一说,她就能知道了。

    沈承耀将几家铺子的位置都说了出来,也将田地的大概位置都说了出来。

    “这些铺子和田地都是好的,只是一共才花了一千九百两是不是便宜了点。?”本来他们就预计旧杂货铺盘下来怎么样都得五六百两。

    于是沈承耀便将旧杂货铺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晓儿,那人是谁啊?要你帮什么忙?”

    “那算是我的师妹吧,她中毒了,知道我这有师傅给的药,所以就让我帮忙解毒。”原来如此,然后沈承耀和刘氏便不问了,晓儿的师傅如此神秘,晓儿也说得不多,估计是不能说,他们做父母的知道对女儿没有害就行,也不能逼她什么都得说得清清楚楚的。

    刘氏想起她大哥托人带的话便说:“对了,下午我大哥托人带了个口信,有一批上等的木材,让你明天抽空县里看看。”

    木材铺子正需要上等的木材,越多越好,他们自是不会错过的,便决定明日去看看。

    晚上吃饭的时候,卢氏说起沈庄氏今日在屋里骂了一天,原来是她之前藏在树下的那颗珍珠不知道被谁偷了去,害她和沈玉珠两人又哭又骂的,整整闹了一天,老爷子烦了,呵斥了一顿才休停下来。

    本来沈承祖想着自家三哥买铺买田,这么高兴的事,叫上爹娘一起来吃饭的,听说了这事也不敢了,万一自己的娘,又来问三哥拿珍珠怎么办,大好的日子也被搞混了。

    “娘,为什么要把珍珠藏到外面的树下啊?”刘氏不明白,这藏到外面,被人偷了,即便知道是谁,人家说是捡的,你也奈何不了人家啊!”

    “你们之前不是被关到牢里吗?爹猜测是那些珍珠是赃物,娘怕被牵连了,就去河边扔掉,后来估计又舍不得就把它藏在树底下吧!”卢氏心里对沈庄氏的做法很看不上。

    “这还真是……”刘氏听了这话简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这还真是奶会做的事。”晓儿觉得很正常,沈庄氏典型的又怕死,又贪财!

    “杰儿她奶,将钱财看得和她的命一样重要,现在不见了那么珍贵的珠子,我看她能骂很长时间才消停,幸好那珠子是藏到外面的树下了!”卢氏对沈庄氏视银子如命的行为最少深刻!

    “可不是,要是藏在家里,指不定又怀疑谁了!”刘氏点头同意。

    “我闻到你身上有股药味,那药还没吃完吗?”刘氏也不想提这些糟心事,便转移话题。

    “吃是吃完了,罗大夫说,还没见什么效果。”卢氏想到这也失落了。

    “四婶不舒服吗?”她也闻到药味了。

    “你四婶在调理身子。”

    调理身子?晓儿一下子就明白,景杰都这么大了,四婶好像是生景杰时损了身子,沈庄氏当时舍不得出银子捡药给她调理,现在分家了是想再要孩子吧,这时候的人都希望多子多福的。若是这样她倒可以帮忙。晚上将药给刘氏,让刘氏找个借口给她好了。

    第二日一早,晓儿和沈承耀就到县城了。

    刘敏鸿一见到他们来了可高兴了,“可将你们盼来了,再不来我都担心别人买走了!”

    “那木材有这么好吗,让舅舅这么心急。”

    “可不是都是好木材,海外运来的,我去看了两趟了,都是好木材,只是要价高,一点都不肯降下来,大家还在观望,想等他降价,毕竟他也不能赖死我们这里不回家去对吧。!而带着大批木材回去,他就亏大了,所以大家都等着他降价。或者等他分开来卖”他是真的心急,不敢对于木匠来说,最让人兴奋的事儿就是遇到好的木材了。

    “他要价很高?”

    “一千两银子,一文也不少!”

    一千两,这还真不少!

    “我们先去看看吧!”晓儿得看看是木头的质量,要是好的话的,一千两就一千两,转头就可以赚回来了。还有,这木头真的是太贵了,她得在空间的草原上种上一些才行。

    几人来到城南一座半旧院子门前,刘敏鸿敲了敲门,“辛格尔先生在吗?”

    “来啦!”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发音生硬,缓慢,跑调。不一会儿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门便打开了,一个身材高大,轮廓清晰如刀刻,皮肤黝黑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哈,鲁,你、们、是、来、买、木、材、的、吗?”辛格尔先生说话很慢,每个字要停顿一下才能说出来,而且说的也不是很准。

    “辛格尔先生您好,我们想来看看那批木材。”刘敏鸿

    “好,三位请进。”辛格尔将三人带到了放木材的院子里。

    “我这些木材都是上等的木材,绝对没有骗人。你看,这一堆是小叶紫檀,这堆是金丝楠木,这堆是黄花梨,这两堆便宜一点,但木材够好,年份够大,这是柚木,这是榉木。我不分开卖,你们想买的就得全部都买了,绝不二价。”

    “你这些金丝楠木,小叶紫檀之类的你确定没掺假货?”

    “那当然。”这些都是他精挑细选,再三确认才装船,万里迢迢运过来的,他打算换了银子,运几船茶叶,丝绸,和瓷器回去的。

    “若是有假的呢?若是我们找出有假的,辛格尔先生能便宜一点给我们吗?”

    “我的货都是没有假的,若是你们发现有假的,我半价卖给你们。”辛格尔自认自己浸淫木材届数十年,吃过不小亏,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对自己鉴别木材的能力是相当自信的。

    “好,一言为定。”虽然晓儿也不能一眼就认出那些木材是否有假的,但是天白可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