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七章 年夜饭的不愉快
    除夕夜,一家人都打扮一新准备去老宅吃饭。

    刘氏身着紫罗兰色纱裙,腰间用粉色的锦缎系了一个淡雅的蝴蝶结。裙角边钉了一圈用紫罗兰色的软烟罗做成的立体玫瑰花,袖口是做成了木耳边灯笼袖,头上挽了一是略松的发髻,插了一个镶了紫色宝石的镂空蝴蝶珠钗,再披上一件白色狐狸毛内里,粉色妆花锦缎带帽披风,整个人青春靓丽,灵动美丽。

    在空间灵物的调理下,刘氏已经渐渐发生了很大变化了,皮肤白里透红,头发乌黑亮泽,唇红齿白,眉目如画,比她十六岁时的少女模样还要美丽动人多了。

    沈承耀刚刚穿上蓝紫色锦缎长衫,系好同色腰带后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穿戴打扮好的妻子,不禁看呆了,自己的妻子是越发漂亮了,他都舍不得移开视线。

    刘氏见沈承耀望着自己一面呆滞,“咋啦?不好看吗?”

    沈承耀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小腹闷热,“没有,很好看,我去看看孩子们好了没,别让爹娘等久了。”说完便落荒而逃了。

    刘氏又往落地玻璃镜子里照了照,觉得一切妥当,自己女儿设计的衣裙就是好看,穿上身自己也年轻了不少。

    刘氏抱着小妹来到堂屋,一家人都在等她了,晓儿几兄妹看见她都纷纷赞美。

    “娘亲好漂亮!”

    “娘亲真好看。”

    ……

    晓儿和韵儿都打扮到粉雕玉琢的,穿的是一样的衣裳,只是披风不同,而韵儿略偏矮瘦了一些。

    沈承耀望着妻儿开心地嬉闹说笑,觉得很满足。这是他们第一次新年穿新衣,他自己也是。原来新年穿新衣是这种感觉的,感觉如此幸福,如此满足。

    一家人拧着给沈老爷子和沈庄氏的年礼,一起往村里走去,一路遇到不少孩子和村民,都羡慕地向他们打招呼,又看见他们手上抱着的布匹,拧着的篮子里的水果,干货等吃食,都感叹沈老爷子和沈庄氏有福气,生了个这么能干的儿子,山珍海味不在话下!

    一些孩子看见几兄妹穿得这么漂亮,甚至跑回去求自己的爹娘给他穿新衣。

    一家人进到院子里,发现依然冷锅冷灶的,而这时家家户户都已经传出了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呼喊声了。

    年夜饭一般吃得特别早,晚上守夜还有吃饺子的。

    这是等着自己一家来做饭的?晓儿心想。

    一家人走进上房,沈老爷子,沈庄氏,沈玉珠和大房一家都坐在炕上。

    他们打过招呼便将年礼放下,然后在往常的位置坐下。

    沈庄氏看着一家人的新衣,目光渗人。

    二房一家这时也走了进来,四房一家也跟着进来了。两家人都穿上了新衣。沈庄氏见了,眼底怒火雄雄。

    沈承宗一坐下便问,“娘,不是说一起吃年夜饭吗?可以开饭没?”

    这话可是给了沈庄氏发作的机会了,她都憋屈了一整日了。刚才看了一眼沈承耀带来的年礼,脸色才好看了些,现在一听这话,脸又拉下来了,“咋啦,还要我老天拔地的侍候你们?你们过来吃饭,这是打算米也不拿,手也不动,就等着干吃吗?”

    “什么,现在饭都还没做!这时候谁家不是都开始吃饭了!”沈承宗不满了。没做饭的,叫他来吃什么饭!

    “都住在一个院子了,饭做了没,难道你会不知道,你们一个两个都躲在自己的屋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这是想去卖笑还是想着勾引谁。”

    听了这话,刘氏,李氏,卢氏脸上都不好看了,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

    “娘,也是我的不是,今日在铺子里做好一年的帐,做得有点晚了,本想着家里兄弟众多,一年到头这顿饭怎么着都不会饿着爹娘的,没曾想……这么晚,弟妹们才过来,我以为她们是在家里做好了带过来的,没想到……也是我的不对,考虑得不周全,娘我现在马上去做,你别恼火,气坏身子可不就是我们大爷心痛……”说完蓝氏便佯装下炕去做饭。

    晓儿拉住了想站起来的刘氏,这时候起来,不就当炮灰了,反正也不是只有自己一家没有早点过来做饭,按说都已经分家了,沈老爷子跟着大房过,他叫其他儿子过来吃饭,蓝氏就应该早点回家准备好饭菜的,毕竟刘氏她们早点过来帮忙是人情,没空过来帮忙也是道理!

    蓝氏总是习惯将自己的责任推给别人,别人没有做好也是别人的错,这样的脾气都是以往刘氏和卢氏惯出来的,但这脾气得改!都已经分家了,更何况他们都断绝关系了,她才不愿意刘氏再惯着她,要做就做,不做,他们也可以回家吃,更是自在,在这吃她还担心年夜饭都吃不饱呢!

    卢氏看刘氏没动,她也不动了,李氏是本来就没打算动。

    蓝氏见几位妯娌屁股像牢牢粘在凳子上一样,心里更不满了,往年回到家,都是洗干净手就可以吃饭的,今年是想她自己一个人做给这么多人吃,妄想!她首先就向向来好说话的刘氏发难,“也是难怪,弟妹们这都穿上了新衣,这是不想将衣服弄脏了,可怜我一年忙到底,赚的银子都不够赔的,今年更是新衣都不敢为文儿做一件,文儿今日穿的这还是前几个月做了,穿过了两次的。我自己更是想都不敢想。三弟妹,你那一身下来没有几十两办不下来吧?万一弄脏了,弄破了,可不就心痛死了。”

    蓝氏看着刘氏那一身打扮,心中既是羡慕也是妒嫉,恨不得上去扯下来,全都撕破!她作为秀才女儿,沈家的长房长媳,她生的儿子肩负着沈家光宗耀祖的重责,而她居然被一个村姑压了一头,心中的酸楚难受简直没法形容。

    “爷爷,奶奶,要不你们就跟我们过吧,我们肯定不会让你们这么晚都还没有饭吃。我娘说过来帮忙做饭,是我拦着的,想着大伯娘多孝顺的一个人啊,既然爷已经叫我们一起吃年夜饭,大伯娘肯定会安排好的,不曾想……”晓儿爷学着蓝氏留了半句话不说。

    蓝氏听了这话脸都黑了,这是说她没做饭就不孝了,这爹娘又不是只有她们大房一家的,凭什么要她做完了!

    “今年是分家的第一年,我们本想看看大嫂一家对爹和娘照顾得周不周到,毕竟往年没分家,大嫂没回家准备饭菜也没什么,还有我和二嫂,四嫂呢。但现在已经分家了,没曾想……”刘氏也学会了这么说话了,她对蓝氏的怒气还没消退呢!

    “大嫂,这除夕夜的饭你都不回家准备,爹娘还是和你们一起过的呢,平时我都帮你做很多饭了,这么重要的一顿饭,我是你的话,昨晚就回来开始准备了。”李氏住在这里,隔三差五的被沈庄氏喊去做饭,早就满肚子不满了。

    “好了,有功夫在这里说这么多,还不如现在快点去做饭!这饭还吃不吃了!”沈老爷子听了半天也是怒了,这些人合着一起埋汰大房,这里面不也是有不满平时照顾他们两老了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