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八章 坍塌
    沈庄氏是不愿意他们来吃白吃的,“过来吃饭,米也不带,菜也不带的,吃什么!各自回家吃好了。”

    “你说的是啥胡话!别管你娘,好了,你们几个快点去杀鸡宰鸭,准备晚饭!”沈老爷子瞪了沈庄氏一眼!

    沈承耀深知自己娘的性格,他也不想为了这么一点吃食弄得年夜饭也不愉快,“爹,我回家里拿些肉菜过来吧,鸡鸭我家也都宰杀好了。”

    沈老爷子看了看天色,便点头同意了,现在再宰也是晚了!

    结果这年夜饭鸡鸭鱼肉都是沈承耀拿过来的,但他们一家也只吃了一两块肉便被抢没了,一家人都还饿着肚子。

    沈景志刚从牢房里放出来不久,看见肉更是恨不得连脚也当手来用!不过他见晓儿看他一眼,就赶紧躲开了,就像被猫看了一眼的老鼠一样!

    吃过饭,一家人回到家里,刘氏,晓儿和韵儿都立马去厨房再准备一些吃食出来,这太久没饿过肚子,猛然间饿上一顿原来是如此难受的!以前顿顿都没吃饱过,也没现在难受!

    除夕夜,守夜,这是自古就流传下来的风俗习惯。

    一家人围着桌子上一边包饺子一边聊天,屋里的地龙烧得暖暖的,说起了开春后的安排,对未来都充满希望,幸福的泡泡不断在冒。

    晓儿想起小妹还没起名字,便说:“爹,娘也该给小妹起个名字了,不能总是小妹小没这样喊吧!”

    “是该起个名字,你们也帮忙想想,看起个什么名字好!”

    “就叫福儿好了。”韵儿觉得现在真的很幸福。

    “大爷爷家的大堂哥就叫沈景福,大家都喊他福儿的。”

    “我都差点忘了福儿哥哥了!幸好他不在。不然该不给我糖吃了。”韵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这段日子她又逐渐回复小孩子该有的天真活泼,毕竟是真的小孩子。

    “就爱吃糖,也不怕以后牙齿掉光了。”刘氏佯怒道。

    “姐姐给我买的。”

    “你出卖我,我下次不买了!”晓儿也装作怒了。

    “不怕,改天爹给你买!”

    “就你惯着孩子!”刘氏瞪了一眼沈承耀!

    “爹,我想到小妹叫什么名字了!就叫希儿好了,我觉得现在的日子很有盼头,充满了希望。”景灏想了半天才开口。

    “希儿?挺好听的,那就叫希儿好了!”

    刘氏也觉得好,希儿出生后,不久他们就分家了,现在的日子可不就是充满希望吗?

    外面的天空飘着密密麻麻的雪花,很快便到处一片白茫茫,这一夜的雪下得很密,很大,时间很长。

    子时过后,一家人便各自回房睡了,下半夜临天亮时,村里传出了好几个鬼哭狼嚎的哭喊声,晓儿在温暖的被窝里皱了皱眉头,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沈承耀和刘氏都起床了。

    “该不会是雪太大压倒房子了?”刘氏猜测,昨晚下的雪也太大了些。

    “我回去老宅看看。”沈承耀不放心自己的爹娘。

    “我和你一起去吧!”刘氏帮希儿掖了掖被子,也起床了。希儿现在已经能一觉睡到天亮了。

    两人回倒老宅,大房住的东厢房果然坍塌了一边。蓝氏在哪里抹眼泪,刚刚真的吓死她了,他们一家差点就被砸死了,幸好塌的是另一头。

    “老二老四也不是人来的,昨晚扫雪也不顺手帮我们扫了。”

    “大哥你自己也在家,自己的活计也指望别人来干啊!那杂货铺子你干脆也给我来做掌柜好了!”沈承宗听了这话不满了!什么叫不是人!

    “大伯昨晚你自己说等雪再厚点再扫的,再说昨晚上房的雪都是孩子他爹扫的!”这样也不是人你算什么!卢氏觉得大房一家真的懒过冬眠的蛇!

    昨晚沈承祖扫屋顶的雪,他喊沈承宗和沈承光一起扫。沈承宗倒是出来扫了自家的屋顶便回去睡了。

    沈承光怕冷,只说“等雪再厚点再扫,免得明早又要扫一次!”

    他哪里干过这些活,觉得这么点雪哪里就能将房子压倒,便没扫。

    沈承祖扫了自家的屋顶,沈承耀的屋顶和老爷子的屋顶,也是觉得冷得受不了了便没扫了,反正沈承光也说等雪厚点再扫。他便没理。

    沈老爷子见大儿子一家都没事便放松了。然后又心痛起那房子来,自己的大儿子也是懒了些,不过他又真的是不懂得干这些重活,他的手是用来写字的,哪里干得来这些!老二和老四就这么一点活计也不顺手做了,真的是分了家就只顾自己了,以后景文当官了,看他们怎么后悔!

    “爹,房子都塌了,我们住哪里?”

    “先住西厢房咱们的屋子吧,屋子里的东西都在。”沈承耀主动开口。

    “对,先住西厢房吧,明日找人来修好了房子再搬回去便行了。”

    蓝氏更想住进去他们的新房子,她实在很想感受下老三家新房子的一切,但见两人都这样说,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安排好大房一家,沈承耀打算去村里其他地方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沈老爷子点了点头,这是应该的,村里的人多少都有点亲戚关系的,很应该互相帮忙。

    许文慧家的茅草房也倒了,当时她还在做玩具的零件听到房顶有响动。立马便跑出来了。

    许文慧看着坍塌了的房子,眼睛红红的,她这是连最后有瓦遮头的地方都没了。她怎么这么命苦!

    刘氏想到了她,便过来看看,果真倒了,看见她呆呆的拿着一袋玩具零件,望着坍塌了的房子,来到她身边,见她没受伤,放下心来,“文慧,你家也倒了,你先到我家住着吧,等明天我让孩子他爹帮你修好了你再搬回来好了。”

    “这怎么好意思,太打扰你们了。”许文慧抹了抹眼泪。

    “没事,我家现在空房子也多,先凑合几晚吧。”

    “现在你有这活计,以后这日子会慢慢过起来的。”刘氏指了指她手上的袋子安慰道。

    许文慧看了看手中的袋子点了点头,刘氏拉着她回自己的家了。

    沈承耀在另一家人那里帮忙将一些受伤的人送去罗大夫家。弄到天凉了才回家。

    第二日蓝氏知道了许文慧住进了她心心念念的老三家新房子了,心里气的不行,然后又到沈庄氏面前说了一番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沈承耀帮着外人,让外人住新家都不顾着自己的大哥,胳膊尽往外拐。

    “那西厢房炕都没烧,文儿冻着了怎么办,明年还怎么考个秀才回来,而且让个名声不好的人住进家里,也会影响家里的孩子的名声,毕竟家里有三个女孩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了。这样以后谁敢娶玉珠!”蓝氏一副担心不忧的样子。

    “刘氏那个毒妇,我就知道她一肚子坏心肠,想害死我老沈家的人!……不行我得去赶那丧门星走!”沈庄氏蹭蹭地往外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