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十九章 沈宝儿的后悔
    沈老爷子刚好从外面走进来,村里的男丁都去帮房子塌了的人家修房子,他昨晚熬了一晚,有些受不了了,沈承耀见了便让他回家睡睡。东厢房塌得并不严重,天未大亮沈承耀,沈承祖,还有有福和大石几人便齐心合力地将塌了的部分修好了!那些碎掉的瓦,沈承耀将自家盖房子剩下的补上了。他见沈庄氏怒气匆匆的往外走,忙拦住她“怎么了,怒气冲冲的想去哪里?”

    “老三家的那个杀千刀的,胳膊拐出不拐入,自己的大哥一家不顾,只是让他们住在西厢房就算,这大冷的天,炕也没烧,万一将文儿冻着了怎么办?这就算了,刘氏居然让一个丧门星住进我儿子家!我去骂骂那两个不要脸的,问问刘氏是不是想败光我们老沈家,顺便去赶走那个不要脸的丧门星!”沈庄氏推开沈老爷子拦着的手。

    沈老爷子听了忙拦着沈庄氏,这沈庄氏真的去老三家门前闹一场这还得了。

    今天是年初一,一大早就被人骂上门,要是他自己也会记恨这人一整年。他这段时间不时在村头等老三回来,说上两句话,拉近了些关系,才让他答应年夜饭一起吃的,昨日的年夜饭,勉强还算得上吃得皆大欢喜,他不想沈庄氏又搅浑了!而且,今日家家户户的人都闲在家,沈庄氏这一去闹,全村的人都该出来看热闹了!全村的人都知道,沈庄氏赶一个无家可归,无依无靠的人走,那么冷血无情的大帽子他们家戴定了!

    “行了,你这样一去闹,村里的人都知道你赶走她,不就落得个刻薄,无情的名声!你都不动脑子想想!而且,现在大家都在帮坍塌了房屋的人修房子,今晚就能搬走了,多一事不如小一事!”

    “就她那名声住在我家,我还担心影响玉珠的名声呢!谁认为我刻薄无情,那谁就来领她回家好了,我不要名声,我家供不起这樽大佛!”

    “你不要,文儿还有呢,你还想不想做诰命夫人了。”

    说完,沈庄氏听了这话便焉了。蓝氏心里暗恨,这都没能给刘氏添堵。

    沈庄氏在屋里呆了一会儿,心中的火气还是不能下去,既然去不得老三家闹,那就去找人说道说道好了。她就不信天下就没有个说理的地方。

    沈庄氏决定去找王婆子,王婆子那个大嘴巴,一定会将那丧门星死不要脸赖在她儿子家不走的事儿弄得满村都知的,自己到时候看她还怎么有脸住下去!

    结果这件事村里的人出了两个说法,一群人说许文慧受不住空虚寂寞,见沈承耀富贵了,想借着房子倒了的机会,傍上这棵大树。而这也导致后来总是有些特别穷困的人家,想送自己的女儿给沈承耀做妾,

    另一群人说沈承耀富贵了,也想学着城里的人一样三妻四妾了,早就惦记许文慧的年轻貌美,现在终于来机会了,要不是之前怎么会请她开荒,甚至盖房子时还请她做饭!恐怕两人早就好上了,只有刘氏还在傻乎乎的!

    这事还导致许文慧后来的上吊自杀,以示清白。

    蓝氏回到东厢房里,见沈宝儿呆呆的坐在炕上不知道想什么事情。

    “宝儿,怎么了,在想啥事?”

    “娘,当初和明公子退亲是不是错了?”这段时间,蓝氏打探上官公子的事儿,发觉整个县里甚至府城都没有一家富贵人家是姓上官的,而沈景志回来后对沈晓儿的惧怕,也隐隐约约让她感受到一些东西,直觉告诉她上官公子不是她能惹得起的。而黎公子对自己一家简直不屑一顾,自己娘亲多次拜托一些夫人去打探打探口风,那些夫人都说黎公子的娘亲为黎公子找的都是帝都家世好的女子。

    难道要去做妾吗?她有点不甘心!做妾那不就一辈子在正室面前低头,她不甘心!

    而唯一她自己争取到的能够嫁入官家的机会又被自己毁了,说真的,看见明治杰给村长家和沈妮芮那妮子送的年礼,鲍鱼,鱼翅,燕窝,还有那几匹彩锦,一些西洋的小玩意,什么落地座钟,音乐盒,还有一架叫钢琴的乐器,这都是她极少接触到的甚至听都没有听过的。她妒嫉了,那些东西本该是她的。

    明治杰虽说只是个庶子,但他有个有钱的外祖父,他外祖父是府城里排得上名字的富商,他家专门经营名贵花草,还有一支船队往海外经商的。

    有银子,有能力,以后的仕途还能差得了?而且县丞家的嫡子是不成器的。这也是她最近才知道的,这也是让她后悔不已的原因。

    “我家女儿千般万般的好,配一个县丞的庶子也是委屈你的,别想太多,娘亲会为了寻一门更好的婚事的。定然不会委屈了我的宝贝儿。”蓝氏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心满意足地看着这个长得花容月貌的女儿。这女儿长得有七分像自己,剩下的三分也继承了沈承光的优点。

    在整个村里有谁能比得上自己的女儿,就是村长家那小妮子也长得不如自己的女儿。蓝氏想起昨日的刘氏,想起打扮得粉雕玉琢的两姐妹,皱了皱眉。哼,可不是就靠那几件破衣服!

    老三一家是怎样富贵起来的?真的是因为捡到了珍珠,他们是怎样结识了上官公子一家的,难道是卖了那些珍珠给上官公子?然后她又想到了县里那家日日兜售一空的玩具铺子,难道是因为那些玩具,上官公子才对老三一间另眼相看?看来是的了,谁要是帮自己赚这么多银子,自己也会对她另眼相看的。

    老三一家真不是人,有这么好的东西都没给他们杂货铺卖,若是自己一家能够卖那些玩具,那滔天的富贵还不指日可待!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宝儿,要不你也想点玩偶样式出来,咱们也做点出来放在铺子里卖?”现在街上也出现了很多小布偶了,都是照着玩具铺子那些做的,也有些改动的,卖得都挺好的,因为价格比铺子里的便宜多了。

    自己女儿做的肯定比晓儿那个没见识的丫头做出来的好,自己的女儿自小便读书识字,见识的东西多了去了,怎么会比不上晓儿那个大字不识的臭丫头!

    沈宝儿却是不想做的,觉得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做玩偶出去卖,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我的姐妹们!”

    “也不是让你自己动手做,你画出来,娘找人做就好了!”蓝氏也觉得不妥,又不是商户的女儿,做这些没得自掉身价。

    “这还差不多。”画画自己可是最在行的,沈宝儿想起四婶做的玩偶零件,或者她可以从某些人口中套出些什么来,然后将先机占了也说不定。

    “娘亲,咱们得和三叔家交好,现在三叔家不同以往了。咱们和他交好,总是没有坏处的!”沈宝儿想起那日黎公子和明治杰在沈承耀一家的情形。为什么那些应该更加看不起泥腿子的人,都会和沈承耀一家来往的,她想不明白。

    沈宝儿以己渡人,自己泥腿子出身,觉得丢人,住在镇上便以为高人一等,殊不知,真正有素养的人只是看不起趋炎附势,欺贫爱富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