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章 平妻
    沈承耀载着妻儿,带着一车年礼往桂树村去,一路上遇到很多同样拧着大包小包回娘家的人。

    刘氏除了成亲第一年是年初二回的娘家,这么多年都是出了正月再回娘家的,最近几年,因为年景不好,更是连回娘家探亲的东西都不给了,你想回就空着手回。家里没分家,她手上一文钱都没有,村里那么多人看着呢,她也不想让沈承耀丢面,让自己的娘亲抬不起头,便没回了。这再穷的人家,媳妇回娘家也不会不给东西的。

    晓儿一家刚进桂树村不久,路过的村民见刘氏一身绫罗绸缎,牛车上的人人人身上的衣服都新得刺眼,还有那满满一牛车的东西,心中羡慕不已。

    早就有人传刘氏嫁的人家富贵了,在连溪村村头盖了一座大宅子,那宅子没有一千几百两怎么都盖不出来,很多人都是不信的,毕竟秋收时,刘氏回娘家时那样子还是面黄肌瘦的,身上的衣裳就没有一片地方是没有补丁的,而且洗得发白,一看就知道穿了很多年了。

    现在看来是真的了,看看现在的刘氏,面色红润,身上的衣裳,头上的珠钗,手上的镯子,无一不彰显着她富贵了。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很多人都友好地向他们一家打招呼,有些人听说他们家请人盖房子时,工钱给得多,伙食又好,还开玩笑说下次再请短工,记得叫上自己。

    看着刘氏往村子里走,一个老人感叹了一句,“所以这人啊,不能看死了,莫欺少年穷,你看看现在人家也熬出头了!”

    她和谭氏的娘亲熟悉,知道刘氏家在县里买了一家铺子,和刘敏鸿合伙开家具铺,年后便开张了。

    “我说方老太,你又知道人家这是熬出头了,说不定是打肿脸蛋充胖子呢!”一个也是回家来探亲的妇人酸溜溜地开口。

    “人家是真的盖了大房子,前段时间谭氏一家才去喝了喜酒,还有啊,他家还在县里买了一间铺子,就是敏鸿之前做工那家,现在准备和敏鸿合伙开家具铺子呢!”

    “真的假的,怎么没听说过,县里的铺子,少说也得几百两吧!”

    “你知道谭方氏吧,她亲口说的。”谭方氏是谭氏的娘亲,为人热心善良,是一个能干利落的妇人,就是嘴巴把不住门,什么话都藏不住。但她也不是无事生非的人,她说出去的话都是可信的。村里人都知道她的性格。、

    “哎呦,这可是真的,谭方氏现在可高兴了吧,当时那么多人想娶谭氏,她硬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连房子都没有一间的刘敏鸿,还要倒贴房子给女婿一家住,原来人家是真的有眼光啊!”

    “难怪我看谭方氏现在每天眉开眼笑的,原来是这样。”村里的人一阵羡慕。

    人群中,一个老妇人听了这话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的表情阴森恐怖,刘林氏,那个被她欺负了大半辈子的人,生的孩子居然这么好命,想想自己的儿女,大儿子好赌,输了银子便回家问她拿,小儿子嗜酒,喝醉了就爱打媳妇,自己的小儿媳妇都跟着别人跑了。女儿嫁的相公,家里虽有点薄产,却好色,总是逛窑子。将女儿气个半死。自己虽然是平妻,但刘林氏可是一直在自己手底下讨口饭吃的。

    这样一个被自己欺负了半辈子的人,现在居然开始过上好日子,她怎么受得了!

    刘氏自从嫁出去后,就没有探望过自己这个二娘和她的大哥,三哥,那怎么行!她得一次问她拿回这些年的年礼!

    刘马氏拍了拍自己脏旧的衣裳,往那间破屋子去。

    “刘李氏,敏玲那臭丫头,你们给我出来!”刘马氏隔着木门往院子里面大喊。

    刘李氏和刘氏已经多年没听到这样的呼喊了,两人猛然间听到这声音,藏在心底里多年的恐惧都冒了出来,脸色都变了一变。

    晓儿察觉到两人的异样,心里诧异是什么人让自己的娘和姥娘如此恐惧。

    “娘,外面的是谁啊?”

    “疯狗,乱吠的!”

    谭氏性子可泼辣多了,她可不怕刘马氏,说完立马吼了回去:“那个疯狗在我家门前乱吠,再不走别怪我一盆洗脚水泼过去啦!”

    “刘李氏,你就这么管教儿媳妇的,怎么说我也是她的二婆婆,该有的孝道都没有,看看像什么样?赶紧来开门。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呸,什么我的二婆婆,菩萨保佑,咱们早就断亲了,那断亲文书我天天晚上睡前都要看一遍呢,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婆婆,你这疯狗别到处乱认儿媳,你的儿媳可是跟别人跑远了!还有你不用客气,放马过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敢做什么!”

    刘马氏还真不敢做什么,谭氏的几个哥哥都不是好欺负的。

    “刘氏,你这么多年都没给我这个娘送年礼,正好,今年一起将过去的年礼补上吧?”

    “我说,外面那位大婶,你没病吧,有病赶紧到医馆开药吃啊,这屋子里可没你的孩子,你是想年礼想疯了吗?你那个嫁了个有钱人做相公的女儿没给你送年礼吗?这都乞讨到我家来了。”

    晓儿表示很想为谭氏点赞,舅娘威武!她从来都不知道谭氏战斗力是如此强的!

    刘李氏也回过神来了,现在已经不同以往了,刘老爷子已经不在了,他们也已经断了亲,被赶出来了,还怕她什么!

    “不用管她,让她自己骂吧,骂完了她自己就走了。”

    刘马氏在外面骂了半天都没再有人理会她,她恨恨地跺了跺脚,准备走。等刘氏回家时,到时候半路拦下刘氏一家。

    村里的人见刘马氏准备走了便笑道:“刘马氏,你也好意思来问人家刘氏拿年礼?你现在是看人家开始富贵了,心里不平衡了吧?也不想想自己当初让人家一文钱都没有的净生出户,现在想拿年礼,我要是你的话就不敢出现了!”

    “我家的事,关你屁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说完这话刘马氏便走了。

    “我呸,就一个破落户,拽什么拽啊!”

    晓儿一家吃过饭后便回家,没曾想半路遇到一群拦路的人,个个拿着棍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