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零一章 打
    沈承耀将牛车停了下来,双手张开,试图保护好妻儿,这只是人遇到危险时,本能地张开手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本能反应,其实这么多人面前,这动作不会有什么作用。

    “这么多位兄台,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沈承耀?我们是胜利赌坊的人,是来取赌债的。”站在中间的那个人,一手拿着个钱袋子晃啊晃的,一手拿着一张纸吹了一下。

    “在下的名字是沈承耀没错,不过我没有欠你们的赌债,你们找错人了。”是赌坊的人,不是劫匪沈承耀便放心了。

    “她是不是刘氏?”那人拿着钱袋的手伸了出来指着刘氏问道。

    “是,不过我们家没有人去赌,怎么可能欠赌债。”赌坊的人追债虽然也会出手打人,不过却是不会伤及无辜的。

    “这债是刘敏杰欠下的,五百两,他说刘氏是他妹子,让我来问你们拿的。识趣的你们就赶紧把银子拿出来,不然我们这些棒子可是没眼的!”

    “我们早几年前就断亲了。”刘氏听了忙解释。

    “都不是一个娘生的!算什么妹子!你们快去找正主吧,不然你们可别后悔!”晓儿冷冷地开口。

    那刘马氏是自己占不到便宜,就将赌债嫁祸过来,可惜也得这些人有本事让他们拿出银子来才行!

    “后悔,没拿到银子我们才后悔,不拿出来是吧,那老太婆可是说了,要是你们不拿的话,那就打好了,打到你们怕了,你们就拿了!老黑上!给我打!”

    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汗上来,先往他们牛车上的东西一通乱打。

    韵儿吓得大喊一声,刘氏立马将她搂在怀里,大家赶紧跳下牛车。

    “别打,你们让我的妻儿先离开,我再将银票给你们!”沈承耀忙阻止他,然后又回头对刘氏她们说:“快走!”

    “走?不行,得将银票留下!兄弟们快打,打到他拿出来为止!”拿着钱袋的那人命令道。

    那些人开始围上来,甚至开始往沈承耀身上打。

    “你们要是敢动我妻儿一条头发,一文钱你都别想拿到!”还打!沈承耀也怒了,一抬脚踢开靠近他的那人!

    晓儿趁着一个人没注意,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棒子然后一扬手直接一棒子下去将那人敲晕了,接着又拿着棒子一副不怕死一样,勇往直前!见一个,打一棒锤,那些人都哀嚎地抱脚的抱脚,捂头的的捂头!

    景睿,方文日和景灏则将刘氏和韵儿围在身后,紧张地一边后退,一边俯视耽耽的看着那些人。

    “小心。”晓儿夺了两根棒子,便扔给景睿和文日初。

    “灏儿,帮我捡石头,要大块一点!”晓儿一棒子扔出去直砸中一人的头!

    听了这话,刘氏,韵儿,景灏都忙往地上捡石头,古代的路嘛,没有什么好的,就是草多和石头多,路两边就是石头和枯草!晓儿用石头砸离她较远的人的头,一砸一个准!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刀光一闪,直接砍掉了一只拿着棒子往晓儿身上砸的手!

    “啊!”

    “住手!”

    黑色的身影一闪,剑便架在拿着钱袋子在那悠哉悠哉地晃的那人的脖子上。

    那人立马吓得双腿抖得如触电,举起双手,钱袋子掉在地上,“大侠饶命!”

    “住手!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

    “住手,快住手,没听到这大侠说的话吗?”

    那些人都停下来了。有些人看着晓儿都微微有些恐惧,这小姑娘比她爹还能打,而且她打的地方实在是太痛了!

    黑衣人用剑插起那只手臂,举到断手的那人面前,话却是看着领头人说的,“冤有头,债有主,下次记得别找错人!有些人不是你们能惹的!拿回去接上吧!”

    “是,是,是,小的知道了,绝对没有下次!”那甩钱袋子的人忙点头哈腰的应下。

    那人颤抖地伸出剩下的一只手,身体的痛都被恐惧所遗忘了,他想将手臂拿回来,黑衣人直接用内力一震那手又掉在地上。

    “别砍我的手!”吓得他下意识的想用另一只手抱着剩下的那只手,才发现那只手没有了!

    “滚吧!”一行人忙作鸟散,地上晕倒的同伴也不管了。

    “多谢大侠出手相救。”沈承耀对黑衣人拱手长揖。

    “举手之劳。”话落,黑衣人又纵身一跳,回到路边的山上,消失了。

    晓儿若有所思的望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这人为什么帮自己一家,而且这人是今天早上就开始暗暗跟着自己一家的。什么来头?目的是什么?难道空间的事情被发现了?

    沈承耀回过身来,拉着晓儿上下左右看了看,“晓儿有没有伤着了?你们呢,有没有受伤的?”

    晓儿摇了摇头,“我没事,爹你的肩膀痛不痛。”

    “我们都没事。”刘氏摇了摇头。

    “我没事。”其人人也忙表示自己没事。

    沈承耀的肩膀被人打了一下,现在也痛得厉害,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没事,咱们回家吧。”

    晓儿拿了一颗药丸给沈承耀,沈承耀吃过后,转眼就不痛了,他才真的觉得晓儿师傅的药的神奇!

    赌坊的人回到赌坊,禀告了赌坊的头目这件事,赌坊头目敲了敲桌面,“派人去查查那家人什么来头!”

    领头的人心中除了恐惧就是愤怒,他娘的,被那臭老虔婆骗了,这下踢到铁板了!这帐怎么也得算到刘敏杰身上!

    派出去的人回来后,将沈承耀一家的家世都说了出来,然后又说:“前段时间他们一家被抓到牢里,早上被抓,下午就放了,前脚回家,后脚官差就敲锣打鼓的上门道歉了。”

    “官差抓错了人,还会敲锣打鼓的上门道歉,这倒是闻所未闻!”赌坊头目用杯盖拨了拨杯中的茶叶,然后喝了一口茶水。

    “那家人和侯府,黎府公子和明府公子都有交情。”

    “只是一个普通农家,却和侯府,黎府,明府的人都有交情?”赌坊头目想了想又开口,“老李,明儿你带上礼去赔礼道歉!”

    “这,我们的人都被打得头破血流,断手断脚的,还得上门去道歉?”即便和侯府有交情又怎样,他们也是有后台的。

    “人家官差抓错人了都上门道歉了,你们打错人了,不道歉,难道你们还大得过官府?”

    “呃,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