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零三章上吊
    “东晋国和我们家国关系怎么样?”晓儿想起刚刚她射中的两人还没给解药,不过极少量的无忧花汁液只能致昏迷,不会要命的,明天那两人应该就醒了,诸葛信应该需要那两人醒过来问话,不然也不会带走了。

    “暂时相安无事,友好邦交!”东晋国现在内乱,东晋国王病重,几位皇子正争得厉害着!东晋国的十三皇子手握重兵却不知所踪。那人应该就是东晋国的十三皇子!

    “姑娘怎么和东晋国皇子认识的?”

    “我买了他家铺子,嗯,还有他夫人和我同出一门。”都是在同一个地方迈过穿越这大门过来的,晓儿在心里默默补充。

    看见晓儿开始看信,暗卫识趣地离开了。

    晓儿很快便将信看完了,原来那日龙卷风将她卷上天空,速度快得她眼睛都打不开,脸上的一层皮都要被吹走了一样。也就几秒的时间速度就慢下来,然后她就挣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在空中往下掉,重要的是没有带降落伞!她以为自己会被摔成肉饼的,没想到后来有一股力量将她托了一托,然后她便掉在树上,挂在树枝上,是诸葛信救了她的。

    诸葛信问她家在那里,她说出来的地方,他根本听都没听过。然后他想起远远看见她从空中掉下来,真的是从万里无云,很高的蓝天上掉下来,安然无恙的挂在他面前。那么高的高空掉下,怎么样都会将树枝压断吧,但是没有!

    他想起他小时候有人为他批过命,说过他将来的妻子,是上天给他的礼物。他见她的衣着,一条白色的公主蓬蓬裙,头发梳了个很特别的发髻,戴着一个小小的皇冠,感觉很仙!他便认为她就是他的妻子,一个上天派来的仙子!他的皇妃!

    无论她怎样哭闹着要回家,怎样抗议,怎样胡作非为,他都一一包容,而她自己也慢慢接受她被那股邪风卷到了古代的事实。

    当然她也被诸葛信无止境包容她的胡闹和任性所感动,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皇妃。

    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做上皇妃,过程必定不会太顺利的,后来在皇位的争夺中,她曾产下一对龙凤胎,两人打算送他们去外面庄子上养,那时候府里太危险了,本来安排好一切的,不曾想有内鬼,计划被人知道了,孩子被抱走了,大家都以为是安排好的人抱走的,等他们两夫妻知道并不是时,孩子的踪迹已经全无了。

    失去了孩子,她自是忧郁自闭了几年,刚想通走出来,又被下了长眠蛊,一睡便几年。

    这悲催的孩子!晓儿心里也知道她一定不容易。更是觉得自己幸运!

    十二岁的安怡,那时候她的确是个天真烂漫,任性胡闹的小女孩,不过也只是在疼爱她的家人面前罢了,想起自己的妈咪总是说自己太懂事了,最多就只是撒撒娇,应该像安怡那样,获得任性自在一些,年少就该轻狂!那时她还想安怡做二哥的媳妇,不曾想世事难料,造化弄人!

    谢谢你晓晓,帮我找到了我的孩子,我知道你有能力保护好他的,后会有期。

    晓儿拿着最后一张纸,是十万两银票,想着信中最后一句话。

    找到她的孩子?难道是方文日,不过日哥儿的耳朵长得真像安怡的。这世界真少!

    曾经的小伙伴,现在人家的孩子都和自己一样大,晓儿表示好郁闷!不知道亏大了还是赚大了!

    第二日,晓儿找来日哥儿,将一万两银票给了他,又将他的身世告诉了他。

    “安心在这里住下,这里同样是你的家,等事情落幕了他们会来接你回家的。到时候如果你想回去,便回去,不想就留在这里也行。”

    日哥儿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他将银票给回晓儿,“用来做家用更好!”

    其实他都不怕危险,他亦不怕死,只是想能够在自己爹娘的身边,而他们却连一脸也不让他见上!

    晓儿没有接,她看了一眼这可怜的娃,“家里不缺银子,你留着当私房好了,好了,反正这么多年他们都没在你身边,你甚至也不知道他们是谁,那样不也长到这么大了,现在知道了不是更好吗?别苦瓜那样的脸,努力将自己的日子过好了才是正事!来日方长!男子汉大丈夫本来就志在四方的,离开爹娘是迟早的事,你只不过早了点而已。放心,在姐的身边,有爹没爹也是一样的!”

    方文日无语,这是安慰人的话?什么不过早了点,他从来没有在自己爹娘的身边过过好不好!什么姐!自己年龄更大好吗!不过只要有命在,的确来日方长!

    晓儿一家刚吃过午饭,门外又传来一阵拍门声。

    “准是又没好事!”景灏咕噜了一句。

    刘氏瞪了一眼景灏。

    景灏无辜地眨了眨眼。

    “三嫂,快开门,三嫂!文慧上吊啦!”

    刘氏听了这话忙跑了出去,一家人都跟着出去了。

    刘氏一把拉开了大门,“怎么上吊了?死了吗?”

    “没死,救回来了!”有福媳妇,摆了摆手忙道。

    “咱们快去看看!这孩子怎么就突然想不开了?”刘氏松了口气,晓儿在后面听了两人的对话,真的苦笑,我的娘,话是这样问的吗?死了吗?不知道的以为你多兴奋呢!

    “我听说今天早上大家在河边洗衣服,王大婶在一堆人面前说她,不要脸,看见你们家富贵了,便勾引你家男人,大过年的就迫不及待的住到你们家去!说她靠着自己的身体才换得了你家那么多活计做,……总之说的话可难听了,还说这样的人就该浸猪笼,要是自己的话,早就一根树上吊死了。大家左一句,又一句的将她骂回了家。”

    “后来她嫂子也去她家骂她,说她有好事不知道顾着自己家,坏事便总是拖累他们,骂了很多话,我都记不清了,后来也说了让她去死,别害她家在村里都抬不起头,坏了她侄女的名声!她活着也是害人害己!”

    “呃,我还听说,昨日你婆婆也去骂了她一顿,唉,这都是……好好的一个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咋就容不下她,硬要将人往死里逼!”

    “是我害了她!”刘氏心里难受极了,都是自己请她开荒,请她做饭,请她做玩偶,请她往家里住惹来的事,现在她赚了点银子了,那些人妒忌眼红不算,看人家没依没靠,硬是将自己的不平衡发泄在她身上,将她往死里逼。

    她也是觉得她太苦了,想帮一帮,没曾想还害了她!

    晓儿对许文慧这人其实挺喜欢的,话不多,但干活细心,卖力。心底也好,大度,起码这么多人骂她,她都没说过别人一句,没跟人红过脸,不过要是她敢反抗,或者一开始就骂回去,也许大家就不敢这样对她了。而且经历那么多依然坚强地靠自己活着,只是日子才刚刚有希望,又被打击了,一时想不开吧!

    不管怎么样,这样的人,该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