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一十章 有银子就是任性
    “这是我要买的!”第一位进来的姑娘说道!

    “我道是谁!原来是胡悦悦啊!刚才我可是听见胡夫人说不能再买了。甚至连我的祖宗都喊出来了!这没银子就别在这挡着人家的财路!”刚进来的女子对着胡悦悦不屑地说完便抬高了下巴,转过头打量起铺子黎的东西。

    胡悦悦和江海怡两家都是做茶叶生意的,从父辈开始便是死对头!两家姑娘的关系也是一见面便冷嘲热讽的。

    “我现在就买!春花付银子!”胡悦悦最是受不得江海怡的激将法了。

    胡夫人也不说话了,两家相斗已久,近几年,自己家已经有些比下去了,若是这时候被比下去,丢的就是自己相公的面子。

    “掌柜的在哪?我三千两买下刚在她说要买的那些家具!”江海怡趾高气扬地道。

    “江海怡你别欺人太甚!”

    “我就是欺负你啊!有本事你就别买啊!”江海怡轻蔑地斜了胡悦悦一眼。

    “四千两!这帐就记在吉祥路的胡府里。”

    “四千五百两!”江海怡一只手把玩着垂在胸前的头发,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五千两!”胡悦悦被气得满肚子火气。

    “五千五百两!”江海怡的轻松地加价,五千五百两也仿佛在说五十五文一样。

    胡悦悦本来想加价的,但是胡夫人拉住了她,“既然侄女这么喜欢,我们便让侄女好了!掌柜的,这铺子里剩下的家具我全包了。”

    “好的,我这就帮妇人算算剩下的家具多少银子!”刘敏鸿高兴地回道,刚才在江海怡喊掌柜的时他便过来了,总担心这两位姑娘相争遭殃的会是自家铺子,却没想到这铺子第一日开张便来个开门红。

    晓儿在心里感叹一句,有钱就是任性!

    “舅舅,铺子了剩下的家具一共是七千五三十两百两!

    “家具送到府里,然后再到账房结算银子。”胡夫人在账单上按下了自己的私印。

    江海怡被胡夫人摆了一道,自是气不顺的,怎么可以被比下去了!刚想说剩下的家具她也买一套时,江海扬率先开了口,“掌柜的,你们这有更高档的家具吗?”

    “自是有的,咱们铺子还专门设有高端定制,公子可以先选好款式,然后再选材料,咱们再帮你做出来!”晓儿笑着开口。

    “高端定制,这好听起来不错!就选最贵的款式,最好的材料好了!”江海怡心里又满意了。

    “姑娘,这样一套做下来得一万两千两银子。定金也得先付八千两。三个月后来才能做出来。”晓儿提醒道。

    “银子不是问题,我们家有的是银子!”江海怡撇了胡悦悦一眼。

    胡悦悦跟着胡夫人气呼呼地走了。

    “三个月后太迟了,两个月可以吗?”自己妹子在三月底成亲,三个月后赶不及了。

    晓儿看了一眼刘敏鸿,家具的生产都是靠他安排的。

    刘敏鸿点了点头,一万多两啊,他就是不眠不休都要赶出来。

    “高端定制的家具一般都是三个月后出货的,但既然是高端定制,自是能够更好地服务客户的。既然公子是我们的第一个高级客户,咱们就破例一次,不过下次再提前要货的话,可是要另外收取赶工费100两的。”晓儿笑着道。

    江海扬觉得自己的老爹就特别会赚钱,没想到这家具铺更甚,赶工费都要100两,这银子真的太好赚了。

    这世道,工钱是最不值银子的,他家的赶一赶就值一百两!

    他以为这些银子是这铺子的东家赚的,后来才知道,那100两是全部都给了伙计的打赏,而凡是他们家的铺子,都是出了名的高工钱!铺子的员工也特别忠诚!很多人抢着去做,但是却要求很严格!

    两兄妹一走出门口,黎府的马车便到了,看见黎家的公子小姐和这铺子的人这么熟悉都很是诧异。

    今日黎哲伟主动跟着自己的奶奶和妹妹专门来这铺子看看的,他想着能不能看见某人。

    黎若晴一下马车便对铺子里的晓儿和刘静姝喊道,“晓儿,静姝,我来帮衬你们啦!”

    黎老夫人是最近在孙女的口中听到了静姝的名字,她想过来确认一下是不是救过她的静姝,没想到还真是!

    几人相互见过礼后都去了后院的堂屋。

    黎老夫人拉着谭氏的手道,“没想到这铺子真是你家开了,晴丫头说要来这铺子定成亲用的家具,她说她之前在她朋友的新家见过,很特别,很漂亮,很温馨,她嫁妆的家具一定要来这家定,我就想着来看看什么新奇的。”

    静姝递给黎老夫人一本画册,“这是我们铺子的家具款式,老夫人和若晴可以挑挑看看喜欢哪套。”

    黎老夫人和黎若晴都看中了一套,简约现代风的,问黎哲伟,发现他正时不时偷偷刘静姝一眼,压根便没听见自己的问话。

    黎老夫人看了静姝一眼,这姑娘脸上也有点红。她挑了挑眉,自己的孙子和静姝?她觉得可行,静姝这丫头她很喜欢,热情,善良,有孝心,又不做作!

    她咳了咳,引回黎哲伟的注意,“伟儿觉得这套怎么样?”

    黎哲伟咳了咳,掩饰自己的走神,“孙儿觉得很好。”

    选定了款式,又敲定了材料,几人再寒暄了一会儿,便告辞了。

    黎老夫人知道自己的孙儿的心思,自然赶着回去想法子,不过她也没说破,就让他受点罪好了,有心上人也敢瞒着她。

    今日沈承耀一家都来了县里,晚上打烊的时候,两家人统计了一下今日的收入,今日现货就卖出了一万八千三百两,净赚了一万七千五百两,简直都笑得合不拢嘴。而下定的都是收三成定金,一共八张订单,年底取货的五张,年中取货的三张,高端定制的两张,单是定金便收了一万一千两。

    “我从来没想过,我这辈子能看见这么多银子!”刘林氏感叹道。

    “我也没想过!”谭氏也附和。

    “我觉得以后咱们能看见更多的银子!”景灏觉得姐姐是万能的,没有什么不可能。

    “咱们得赶紧做好每张单子的工作安排,也得再招些人,还有木材也要买了。”晓儿想着接单后的生产事儿,又和刘敏鸿商量出一个大概,两家人才各自睡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