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报应不爽2
    沈承耀停下了脚步,梁氏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也管不了了,先去罗大夫家要紧!

    梁氏人未到声先到,人到了,直接将李氏扑倒!扬手就左右开弓,两个巴掌甩在李氏的脸上。

    两人直接滚在地上撕打起来!

    “你发什么疯!打我干嘛!”李氏一把抓住了梁氏的头发,将她的头都扯得仰了起来,然后连甩了几巴掌才罢休!

    “李氏,我们好心带你发财,你男人却怂恿我当家的私贩茶叶,这下被你们害死了!”

    “什么……被我们害死?”李氏听了更慌了!他大哥已经死了?那沈承宗……

    梁氏挣脱了李氏的手,站起来,吐了李氏一脸痰:“我呸!少装蒜!要不是你男人说,你家老三都靠这发了达,我当家的会去做!”

    “哗,大哥,当家的,你们死的好惨啊,老天没眼吖!该死的没死……”李氏听了这话直接坐在地上哀嚎起来。

    梁氏听了更是怒火中烧,脱下脚上臭气熏天的臭鞋一把塞到李氏的嘴里,“嚎什么嚎,咒谁呢你!你家死光了我当家也还没死!”

    “唔……”李氏被堵住了口,发不出声,她忙用手将鞋子抽了出来,然后干呕了几下,用袖子一抹嘴,发现还沾着鸡屎,直接吐了起来。

    刘氏放心不下,还是带着几个孩子来了老宅,见到这情况都不敢踏进去,只是站在大门口处。

    其他人都捂着嘴,真是有够恶心的!

    “李氏,你赶紧清理干净,不然我全部扫到你炕上!”沈庄氏怒了。

    “梁氏,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蓝氏心里更慌了,不会真的是贩卖了私盐吧!她情愿是老三家报仇也不要真的扯上贩卖私盐的罪!

    “什么意思!沈承宗拉着我家男人贩卖私盐和私茶,现在我男人被抓了!”梁氏恶声恶气地开口!

    “你们贩卖私盐和私茶,那关我相公什么事!”为什么沈承光也被抓了去了?

    “那些茶和盐都在你们铺子里卖!你不知道吗?”梁氏看白痴一样看了蓝氏一眼!

    “什么!”蓝氏被这事惊得跌坐在炕上!她当然不知道,她要是知道,她死活都不会同意的!自己嫁的是什么相公,简直蠢爆了!

    这下惨了,沈承光坐牢,这样臭的名声!她的文儿怎么办,她的文儿就快要考秀才了,不会因为这事被拖累了,没得考吧!

    沈老爷子听到这里也明白了,老大这是被老二连累了!

    “你个丧门星,你害死我们了!”沈庄氏拿过扫把直接往李氏身上打。

    “娘,我没有……我都不知道。”李氏一边躲一边说。鞋子不小心踩到呕吐物上,弄得地上到处都是这些污秽之物印出来的脚印。

    “李氏,你快说清楚!老二究竟卖了多少私盐?”沈老爷子心中担忧不已,这下惨了!

    “我不知道啊,他只和我说过,很快咱们就可以像老三一样,盖那么大的房子了。”李氏是真的不知道沈承宗连私盐都敢贩卖。

    私盐,晓儿皱了皱眉头,他听狄兆维提过私盐的事。

    说“天下之赋,盐利居半”,现在国库空虚,特别需要银子,赋税不能加,盐利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而现在有些列入官府盐籍,资金雄厚、世代贩鬻官盐的盐商,为了获取暴利,常常举着合法的旗帜,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扯着贩卖官盐的幌子夹带贩卖私盐茶。有些大家世族也加入到私贩茶盐的行列,使得赋税少了一半都有!简直可恶至极!

    这下真的是捅破天了!他们还真敢干!

    这种情况下,官府肯定大力查办,以儆效尤的!

    不过,若是大罪的话,不可能只抓了沈承光和沈承宗,应该不会很严重,估计关一阵子,罚点银子便放出来了。

    “老三家的,这事……你大哥不能不救啊。”

    “爷,我们怎么救?”她可是听四婶说过,当初自己家被抓,私下猜测自己家贩卖私盐,你们可是连打探一下都不敢!

    不过话说回来,原来他们会如此猜测,是因为自己在干啊!

    “你可以请上官公子……”

    “上官公子现在人在帝都,怎么请?”

    “他不是有产业在县里的吗?你可以让铺子那些人联系他!”

    “爷,先不说上官公子帮不帮这忙!贩卖私盐,自古就是大罪,谁敢帮!单说让人去联系上官公子,帝都离这里不下千万里,一个来回这案子都结了!远水救不了近火!”真有事的话,沈承光坟头都长草了!晓儿心里补了一句!

    “我爹呢?”景灏没看见沈承耀便问道。

    “去罗大夫那里了。”沈承祖些不自然地回应。

    晓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沈承耀去罗大夫处沈承祖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难道他不只是去找罗大夫帮忙救沈承光他们的?

    晓儿四处看了看,果然在地上看到一滩血迹!门口处还有一个破碗!这些人,简直欺人太甚!

    “爹受伤了!”这是肯定句。

    沈承耀这时候也回来了,一家人看见他额头包扎起来,都关心地上前询问。

    “严重吗?怎么受的伤?”刘氏心痛地道。

    “爹,你的头怎么了,痛不痛?”景灏拉着沈承耀的手一脸的担忧。

    “爹,你怎么受伤了,还痛吗?罗大夫怎么说?”

    “沈叔你的头怎么了?”

    “爹不怕,我帮你呼呼就不痛了!”

    “爹,谁扔的杯子,怎么把你的头打破?”

    沈承耀的心因为这些关怀慢慢温暖了起来。

    沈老爷子有些尴尬。

    其他人都看向沈庄氏。

    沈庄氏则一脸的理所当然,你能奈我如何的样子!是我又怎么样,你能扔回来吗!

    晓儿心里只有四个字:神憎鬼厌!

    “爹没事,不用担心。”沈承耀笑着安抚他们,然后又对沈老爷子说:“爹,我问过罗大夫了,他说他会帮忙联系上官公子的,但路途太远没有这么快!不过咱们也不用担心,贩卖私盐是很大的罪,一般都是抄家灭族的,但是官差只是带了大哥二哥回去问话,咱们都没事,就证明事情没有想像中严重,可能等案子破了就放出来了,顶多会罚点银子了事。”

    沈老爷子听了松了口气,原来老三刚才说去罗大夫那,是为了打探消息的,老三果然还是有良心的,“那罗大夫有没有说,你大哥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沈承耀摇了摇头:“那得等案子结了,他也不知道。”

    “还要罚银子!咱们那里还有银子罚?老三你到时候得帮忙出些银子!”沈庄氏听了要罚银子觉得肉好像正在被人拿着刀割!

    “还要我爹出银子,我爹已经出了很多银子了”晓儿一语双关地道!

    “你爹什么时候出了很多银子?”

    “我爹出了那么多血,那不得吃很多补品才能补回来,那不就需要很多银子?谁要是赔我爹的血,我家就出银子好了!”

    “好啊,我说你爹什么时候出银子了,你们就一个铁公鸡一毛不拔的!原来在这等着我呢!你爹的命都是我给的,让他出点血又怎么了?这银子你们有也得出,没有也得出!”

    “要银子没有,要命就有一条!反正是你生的,拿回去好了!”晓儿也学着沈庄氏那副你能奈我如何的样子顶了回去!

    沈庄氏被气得说不出话,只是指着晓儿:“你,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