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嫁妆事件
    许文慧成亲当日,刘氏请了全村人来她家吃席!

    刘氏认的妹子,刘氏娘家的人自然都来了。他们也就当再嫁一次女儿一样,只不过在刘氏家中出门。

    许文慧心中感动得一蹋糊涂,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将她们当亲娘,亲姐来孝敬。

    许文慧明面上的嫁妆,刘氏和刘氏的娘家一起准备了:木器家具有橡木拔步床,各式几案,楠木顶箱柜,立柜,炕柜,樟木箱两个(内装有棉被,被单,四季衣裳),首饰匣子,钱匣子,梳妆台,炕桌,铜盆架等

    这些家具都是家具铺生产的,样式和雕工都很精美,简洁中不失古朴,典雅中透着贵气!

    许多人对这些家具赞口不绝,说女儿成亲时也订这样子的!

    这些家具都是刘氏娘家给准备的嫁妆。

    刘氏则准备了各样瓷器:花瓶,餐具,茶具,坛子等!

    金银首饰:一串珍珠手串,一套金头面,一套银头面。

    摆件:一个喜上眉梢的炕屏,一个观音送子的挂屏。

    床上用品四件套,四季衣裳,鞋袜,二匹上等丝绸,二匹锦缎,二匹上等细棉布。

    还有各式日用品,面盆,木盆,铜盆,木桶等等。

    私下刘氏还给了二十两压箱底银子,一对成色上等,翠绿,圆润,通透的翡翠玉镯子。这玉镯子还是晓儿买回来放在空间里养过的!

    这等货色,在铺子里买,绝对不下百两。

    许文慧的嫁妆,加上聘礼,足足一共十二抬。

    许多人不明白刘氏为什么对这个认亲的妹子这样好,虽然很多大件的东西是刘氏娘家准备的,但还不是因为刘氏的原因才准备的!

    刘氏也是在看过许文慧的绣工才知道原来她是景睿的救命恩人。

    景睿小时候曾在河边玩,失足跌落河里被人救起,沈承耀跑来找人时,只看见一个女子的身影消失在林子里。

    那时的河水其实不算深,水流也不急,但对也三岁的孩子也还是足以致命的。

    他当时见景睿躺在河边一动不动,心里着急,而且村里的同龄女子又太多,没认出是谁!

    那女子估计是衣裳湿了,见沈承耀跑来便躲开了。

    后来是景睿醒过来说,他不小心掉下河里,看见有个姐姐到河里救他的,只是救上岸时他已经昏迷了,而他也说不出那个姐姐是谁,那时候他只有三岁多,又是掉在河里的情况下见的人,说不出是谁也正常。

    不过他手中却是扯下了那女子的香囊,后来刘氏拿着香囊问过很多人家的女子,都说不是她的,而那时许文慧不久后就出嫁了,一般出嫁前的女子多数会呆在家里绣嫁妆,她也没想到会是她。

    后来认亲后,又因为做玩偶的事,经常接触,去她家见过她绣了一半的荷包,觉得熟悉又拿了香囊过来问,才确认的是她。

    刘氏觉得,许文慧之前成亲一直无子都是因为那年救了景睿,落了水,受了寒造成的。

    为此特意带她去罗大夫那里把过脉,听说了没事才放心。

    刘氏和沈承耀都是知恩图报的人,知道了这事,这嫁妆还不往厚里准备,若不是担心给太多,沈庄氏那里会出幺蛾子,他们想给更多!

    但是有些事,不是你担心,故意迁就就不会发生的。

    送完亲,村民都吃完席后。

    沈承耀和刘氏被叫到老宅上房,两人都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沈庄氏便直接问:“你们到底给那丧门星准备了多少嫁妆?”

    “也没多少,那些聘礼就占了不少台了。”

    “我呸,你骗谁呢!没多少!单是那些柜子就不少了,我都没见过村里那家姑娘的嫁妆能比得上她的了!就那个丧门星,还是回头再嫁的,她也配!”

    “那些柜子是我娘家那边备下的!不关我们的事!”

    “放屁!你娘家备下的!那家具铺子没有我儿子的份吗?拿我儿子的东西说是你娘家的!我告诉你,想将我沈家的东西往你娘家拉,你想都不要想!”

    “我没有。这么多年,我也没回过几次娘家,就是每年的探亲,年礼一次都没送过,娘你是知道的!”刘氏脸色白了白,这污蔑可严重了。

    在这年代,一个女人若是被冠上将夫家的财物扒拉回娘家的罪名,严重的可是会被族里强行休弃的!

    “娘,孩子他娘不是这样的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谁拦着你不回了,你要不回还怪我吗?”听了这话沈庄氏恼羞成怒。

    “我没有这意思。”银子都在她手上,一样东西都不给,每次提起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还使劲使唤自己的孩子干活,她怎么敢回!

    “没有这意思,那你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给谁看呢!不知道的又以为我欺负你了!表里不一的贱货!算了,这事我不和你计较了,今日叫你们过来是为了玉珠的嫁妆的事儿的。你说,你们到底给玉珠准备了多少嫁妆!”

    “玉珠定亲了吗?”沈承耀觉得奇怪。

    “没有定亲就不能准备嫁妆吗?谁家闺女不是一出生就开始存嫁妆的!你们连外人也给备下了12抬嫁妆,自己妹子怎么样也得给备下十八抬吧!”

    “三哥,我的嫁妆柜子啊,床啊,箱笼啊,炕桌,凳子等等那些家具都要用黄花梨做,就是你家堂屋那套家具的木材!”她可是听大哥说过,黄花梨木可贵了!有些黄花梨木的家具价值千金。

    “到时候三哥会做一套精致典雅的家具给你做嫁妆的。”

    沈承耀没有应下用黄花梨木做,这木材现在铺子剩下也不多了,就是有,客人也定下了,而这木材并不是想买就有的。市场上好的黄花梨木很少。前儿才听大舅兄说有个客人定下了两套家具,明年年底才拿货,要求全用黄花梨木做,现在正到处找这木材呢!

    全套黄花梨木真的做不了,但一两件到时候应该可以的,沈承耀想。终究是自己的亲妹子他也不会少了她的。

    “我还要十套赤金头面,二十套银头面,还有十对金镯子,100两金子,珍珠,宝石那些也得有,丝绸,锦缎,云绫每样不下十匹,还有良田50亩,县里的铺子一间,暂时就准备这些吧,以后觉得少了再加。”

    沈承耀听到后面脸都黑了,这是将他当什么了?还以后觉得少了再加!这是自己的亲妹子吗,有将自己当兄长的吗?这是将自己当冤大头的吧!

    刘氏也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小姑子。她家虽然富有起来了,但是也不是万贯家财花不完的。更何况这些银子多是孩子赚回来的!她有这么多孩子,总得给孩子们留一些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