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赔我十两银子
    “该给的不能少!但过分要求也不能应下!”谭氏放心地点头然后又说起了其它事!

    几人有笑有说地说着一些县里和铺子里的趣事,气氛甚好。

    这时刘氏的丫鬟芍药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

    “夫人,晓儿姑娘,三位少爷和表少爷同村里的人吵起来了!”

    “怎么回事?”晓儿第一个站起来,往外走。

    其它几人也跟着往外走。

    “谢老爹说是因为有个小孩自己跌倒,磕破了脑袋却懒在咱们家身上才吵起来的!”

    自己跌倒磕破脑袋却懒在咱们家身上,这是什么道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几人来到事发地点,只见王大婶拉着景睿不让他走。

    “你们快去拿十两银子来,我才放了他!不然我就把他抓到官府!到时候你们一样得赔偿,还得多挨一顿板子!”

    “又不关我家的事!为什么要我家赔!你这不是明着讹诈!”景睿气愤地道!

    “这为什么不关你家的事?这路是不是你家修的?我儿子是不是在你家修的路跌破了头的?”

    “是又怎么样?”晓儿接口道。

    几兄弟见晓儿和自己的娘过来了,都松了口气!

    “怎么样?是的话就赶紧赔我十两银子!”王大婶见晓儿应下,更是趾高气扬,理直气壮起来!

    “不赔又怎么样!”

    “不赔我就告到官府,让你们坐牢!”王大婶厉声道!

    “要坐牢啊!真是好可怕!那我们就赔好了!”

    “知怕了吧!那快拿十两银子来!”王大婶满脸得意!

    “晓儿,又不关我们家事为啥要赔!”刘静姝气得跳脚!

    “这种讹诈的行为怎可以纵容,以后大家有样学样,谁家破了点皮就来问你家赔银子那怎么办!那还有完没完!”谭氏听了这话立马大声反对!

    “对,这本来是做善事,现在反倒变坏事了!好人难做!”刘林氏眉头皱得死紧,这四个字是她人生最大的感触!

    “赔怎么不赔!既然王大婶说这是我家修的路,那这路就是我家的。这王大狗在我家的路跌破了头,当然得赔!不过得先去罗大夫那里,看看医药费是多少,咋们直接陪医药费就行了!”

    “对这路是你家的,你们得赔银子!还有我孙子叫王狗蛋,不是王大狗!”王大婶不忘纠正,心想赔医药费也好,她叫罗大夫开点滋补名贵药材像人参啊,鹿茸啊!这些东西合起来可不止十两!开多一点,到时候全家一起吃,补补身子。

    至于孙子的伤口,就破了点皮,血都没有流,只是有点血丝和红肿,过两天就好了,哪里用得着什么伤药!

    “医葯费也不用赔!根本就不关我们的事!妹子,你咋不劝劝晓儿,真不能赔!”谭氏心里着急,这次妥协了,以后村里的也肯定有样学样!而且肯定会很多人不管是真跌伤,还是假跌伤都会上门讹些银子,便宜嘛!不占白不占!

    唉!她还以为自己这小姑子生的孩子比她出息多了,起码硬气,轻易不让人欺负,原来都是一个样子的!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她这只太监!不对,呸呸呸……她才不是太监!

    刘氏和两兄弟虽然心里有些奇怪晓儿的表现!但晓儿往日的高大上形象已经深入他们的心,他们相信晓儿能处理好!即便真的赔偿也一定是有不得不赔的理由!

    村民们听见这样都有得赔,有些心思不够正的人开始转动脑子。

    有些人觉得晓儿是小孩子,不会处理事情,刘氏也不管管,这王大婶明摆着是想讹银子!

    有些人也觉得王大婶这事做得太过份。

    有些人则觉得沈承耀家太好人,太好说话了!人善被人欺,自己不硬气,别人想帮也帮不了!

    “王大婶,我愿意赔你家医葯费,不过你得先还你欠我家的银子!”

    “我什么时候欠你家银子了?我半文钱都没借过你家的!”

    “王大婶,你这话就错了,你们家每个人每天都在欠我家银子!你现在这一刻也正在欠着!”

    “你想银子想疯了吧!我哪里欠你银子了!”王大婶满脸努火!这是想赖账才故意这样说!没门!今天不煎下他们一层油,她就不姓王!

    晓儿气定神娴地指了指脚下的路,悠悠地开口:“王大婶,你脚下踩着的路可是我家出银子修的,是我家的路,这也是你刚才说的!既然是我家的路,你们家的人每天都走我家的路,用我家的东西,怎么能行不给银子!”

    “灏儿,县里的告示怎么样写的,你跟王大婶说说,免得她以为我家多收了她银子!”

    “好咧!县衙新贴了告示,上面就是说要将镇上到县里的官道修成水泥路,如果家里有人出力气修路的话那家的人就免费走这条路!可是车马走都得收取每次五文的路费!没有出力气,但是出了二十两银子来修这路的话,全家终生免费走这段路!若是银子也没出,也没人出力气,那每人每次五文路费!车马另收十文一次!”

    “王大婶,修这路时,你家可是没有人出来帮忙的!你一共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媳妇,一个女儿,七个孙子和孙女,一共十四口人,你们家每人每天我先算你们每人每天走一次我家的路好了,那就是每天欠我家七十文!这路修好了十五天了,那就是欠我家一千零五十文!还有你家牛车我看见它走过两次,就算二十文好了,我没看见的就不算了,那你家现在就欠我家一千零七十文!王大婶你家的人明天还走我家的路不?以后还走吗?还走的话你是打算每天来我家交银子?还是一个月交一次,或者是为了省事一次就交上一年的路费?我给你算算你们一家人一个月得交多少路费,一年又得交多少,你等等啊,我慢慢算,绝对不会算错的,算错了,收多你一文我赔你十文……”晓儿故意喋喋不休地说道。

    “这一天七十文,十天七百文,一个月有三十天,三个七百文……三个七百文就是二千一百文!王大婶,你放心有时候一个月只有二十九天,那少了一天的银子我们绝对不会贪下你的,所以也不是每个月都是要两千一百文的!有时候会便宜点!”

    “至于一年,灏儿,一年有多少个月来着?姐都忘了!”晓儿故意转过头问景灏。

    “十二个月!”景灏大声应道!(未完待续。)